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東印度洋走一遭 吳智仁選定緬甸發展

2016-05-19 14:56:06 聯合報 特派記者林以君、李碧蓮、黃義書、蔡秉儒 /緬甸報導 林以君、李碧蓮/多媒體製作

緬甸古亞漁村。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村。 記者黃義書/攝影

「吳桑」吳智仁是願景工作室在緬甸採訪時極少數的中年台商,他花了7、8年在東印度洋繞了一圈,最後又回到緬甸,只因為此地是他心中做活海鮮的「夢田(Dream Land)」。

緬甸台商吳智仁在船上。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台商吳智仁在船上。 記者黃義書/攝影

古亞(Gwa)小漁村

由緬甸第一大城仰光向西,車程250公里外的古亞(Gwa)小漁村總共不過千餘人,此地卻是面對7491萬平方公里,約占世界海洋總面積的21.1%的世界第三大洋,印度洋。

靠著吳桑的經驗及反覆嘗試,他找出讓鳳螺從出水包裝起算100小時仍保持鮮活的技術。他左拚印尼,右搏中國大陸同業,打出「鳳螺100 小時活跳保證」的招牌算是保守,他估計,最長紀錄可以到130小時。

對外,他一律說,從包裝好起算的100小時,保證消費者看到的是活的鳳螺,「死的算我的」。

古亞漁工正在挑選剛出水的鳳螺。 記者黃義書/攝影
古亞漁工正在挑選剛出水的鳳螺。 記者黃義書/攝影

吳桑挑上古亞作基地的理由

他吃過苦頭,印度人做生意有自己的邏輯,印度人覺得是「變通」,在對手看來則是「欺騙」。

甚至為了打開生意門,許多危險性高到可能危及生命的地方,吳智仁都去過。

巴基斯坦以伊斯蘭教為主要宗教,自上世紀與印度因種族及國土邊界時有衝突,喀什米爾地區主權是導火線,1948、1965及1971年印巴兩國三度開戰。1999年,雙方又在喀吉爾(Kargil)地區爆發軍事衝突。

近年,巴基斯坦西北部與恐怖組織塔利班結合,與鄰國阿富汗同類型的組織有競合關係,巴基斯坦又時常傳出爆炸案,治安不是很好的狀況,「吳桑」不是不清楚。

吳智仁說:「美國大使館『包』了三層。」最內層是圍牆,中間是鐵絲網,最外層是每個五噸重的水泥塊圍成的路障。

他說:「開槍就開槍,賺得到錢就好。」他遇過,白天如果車子在路上拋錨,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被搶,「晚上,百分之百被搶」。

請保鏢呢?一樣被搶,如果沒有錢,對方就搶手機。

緬甸台商吳智仁。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台商吳智仁。 記者黃義書/攝影

吳智仁是古亞的在地異鄉人

在緬甸做鳳螺出口,是「吳桑」的第二選擇,市場上看得到的鳳螺以印尼海域出產的最漂亮,但印尼人也做這生意,競爭激烈,台灣人很難出頭。

好的鳳螺,貴在牠的口感--脆。吳智仁形容他養的鳳螺吃來有海草的香味。

緬甸鳳螺是咖啡色花紋,花紋不是很平均,牠藏在15到20公分的海沙下。緬甸鳳螺平均生長期8個月,一公斤約60到100顆。台灣中秋節流行烤肉,出貨時會特別選大顆的,但平常這種「老妖怪」級的大顆鳳螺,一公斤僅10顆,並不是很好賣。

能夠讓鳳螺從出水到餐桌,100小時保持鮮活,必須有技術。反過來看,若是鳳螺死在養殖池,不立即隔離就會產生阿摩尼亞,「整簍臭掉」。一簍臭掉,很可能危及他整個漁棚超過兩百簍的產品。

緬甸古亞漁貨。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貨。 記者黃義書/攝影

「吳桑」的頭腦 「活化」了印度洋海鮮

全緬甸,只有吳智仁做活體鳳螺出口。看樣子,也只有他有這本事。「吳桑」的頭腦,「活化」了印度洋海鮮。

鳳螺,嬌得很。野生鳳螺待在海底,活動範圍有限,除非有食物落到海底,牠是不會主動覓食。鳳螺出水後,一曬太陽就死,從海底撈上來後又是賣相欠佳,除非經過漂洗,但漂洗如何不讓鳳螺的殼破裂,也是學問。

「吳桑」鳳螺通常黃昏時出水,打包灌氧後搭上由古亞回仰光的夜班巴士,這段250公里的路程並不輕鬆,許多路段沒有路燈,也面又不平,人、貨都辛苦。

鳳螺通常是隔天上午8點前抵達仰光機場,抽查驗關後上飛機,如果是搭上午10點40分左右的華航,下午4點半左右就到桃園機場。

吳智仁也安排過港龍、泰航、新航、緬航等航線,有時會經過東南亞中轉再飛到桃園機場。

海鮮類可以快速通關,等待在桃園機場的大盤商傍晚6點即可提貨,分送北、中、南、東鋪貨。

「吳桑」不但希望在餐廳點菜的消費者可以看到活跳的鳳螺下鍋或是上烤架,他下了工夫在保鮮,即便是在傳統市場的中、下游零售商,也可以讓菜籃族買到新鮮鳳螺。

緬甸古亞漁村凌晨魚船入港。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村凌晨魚船入港。 記者黃義書/攝影

漂浪生活

近六十歲的吳智仁不年輕了,他的年輕歲月都在海外,繞了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度這些環印度洋國家,也在南海周邊的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嘗試過海產出口。

他早在緬甸軍政府統治時期就在緬甸做海產生意,總覺得再多走幾步,路上的花朵會不會開得更豔?這一走就是20、30年。

這些年他習慣漂浪式的生活,古亞小漁村裡幾乎都認得這位台灣歐吉桑,除了海鮮以外的專有名詞,他的緬語流利到可以吵架,「坐車、開玩笑都沒問題」。

漂泊的代價是,現在回台灣連朋友都少,和親戚見面,對方以為他要來借錢。賺得到錢最重要,吳智仁說:「我到哪裡,都是一個人。」

待在港灣中的漁棚架上,「吳桑」其實不寂寞,他說:「晚上,這裡的海底,可以看得見有龍蝦在跑來跑去。」

緬甸古亞漁村一景。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村一景。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工出海放籠捕鳳螺。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工出海放籠捕鳳螺。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村。 記者黃義書/攝影
緬甸古亞漁村。 記者黃義書/攝影

打包好的鳳螺準備運上岸。 記者黃義書/攝影
打包好的鳳螺準備運上岸。 記者黃義書/攝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A- A+

相關新聞

空心磚當敲門磚 林恆有從智利到緬甸

2016-05-19

東印度洋走一遭 吳智仁選定緬甸發展

2016-05-19

紐約客變緬甸稻農 蔡磊堅飄洋過海

2016-05-19

緬甸的變與不變 讓人意想不到

2016-05-19

和緬甸人相處有學問 緬甸經驗大家談

2016-05-19

「沒人要去的地方我去」黃資傑走反方向的路

2016-05-19

嚴子昀…內湖房仲小屁孩在緬甸

2016-05-19

在緬甸 女人撐起半邊天

2016-05-19

甩開偏見、愛上緬甸 楊祐瑜擁有一方天地

2016-05-19

熱門文章

【對話世界】導讀

2016-12-2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