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民主路 向前行 實踐國會改革
立法院協商點--宴會廳 報系資料圖

立法院協商點--宴會廳 報系資料圖

國會問題/要透明 直播恐成楚門世界

新任立法院長蘇嘉全新人新政,未來要推動「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修法,轉播或網路直播協商實況。有人認為透明化有助於理性協商,也有人認為無助改善黑箱本質,但朝野都同意,只要立院通過的決議是符合民意需求,民眾其實不太在意過程。

黨團協商飽受「黑箱」批評,黨團協商透明化被視為監督的最佳方式,但有立委持不同意見。

「黨團協商並沒有黑箱問題。」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吳秉叡認為,過去協商過程,任何一個立委都能進入協商會場,只是沒有公開轉播。

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認為,黨團協商是「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專章規定的制度,有法源根據,過程沒有「密室協商」問題,還可提升議事運作效率。

淡江大學公行系副教授蕭怡靖則質疑,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規定朝野協商過程必須「全程錄影、錄音,並將過程發言刊登公報」,卻一直沒做,「怎麼沒有黑箱問題?」但她也認為,政治協商涉及黨團利益交換,原本就一定會存在某種程度「密室」,就像「馬習會」也會安排閉門會議一樣,「國與國間都如此了,何況是黨團間」。

朝野協商透明化,成為學界與公民團體努力目標。但也有立委擔心,將因此影響議事效率。

國民黨立委陳學聖認為,全面透明化的結果,只是讓立委再多一個「媒體舞台」,也讓很多原本應在檯面下的折衝,「更檯面下化」,「黑箱之後還有一個小黑箱」。

國民黨立委江啟臣認為,就是因為透明化可讓媒體監督,「每一句話都被檢視」,逼迫立委們更專精、專注在法案與預算案審查,讓協商更理性化,「協商透明化這條路,是一定要走的方向」。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也說,公開協商是追求「責任政治」,讓政治人物不會在外說一套,協商做另一套;不可避免的是,協商前可能有些私下溝通,但總不能大家私下聊法案也要錄影,這樣就變成「楚門世界」。

朝野立委與學者都認為,協商若能透明化很好,但配套很重要。「不可能每個議案審議都公開透明」,蕭怡靖認為,民眾對立法院「黑箱協商」反感,是因為對立院決議不滿意,如果立院通過的政策是符合民意需求,民眾根本不會在意審議過程。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