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民主路 向前行 尋找經濟活路
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談國土規劃。 記者侯永全/攝影

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談國土規劃。 記者侯永全/攝影

李鴻源談爭議開發案…「我們對土地不了解」

從早年的拜耳案、國光石化案,再到近年的南科、中科擴建開發案,大家看到的共同現象不外乎是,農民、環團抗爭、土地徵收困難,要嘛無疾而終,要嘛讓廠商痛不欲生,問題出在哪?「在於我們對土地不瞭解,老是挑錯地方。」台大土木系教授、前內政部長李鴻源一語道破。

他解釋,開發土地必須要考量到土地容受力,北、中、南、東適合住多少人?水能供應到多大程度?會不會淹水?有沒有土石流、斷層?當地有無白海豚、石虎等瀕臨絕種的生態?開發前都要綜合評估,開發單位絕對不能便宜行事,只想高舉經濟開發的大旗,等著上環評大會一一擺平大家。

李鴻源回憶,南科開發之初常淹水,那時他還在省府擔任水利處長,有一回行政院請他去了解原因,他一看,忍不住皺眉說,這裡原本是甘蔗田,每一、兩年就會淹水,此外,這裡不僅淹水,還會缺水,他直言,南部的水資源不足,實在很難支撐起一座南科。

他表示,中南部缺水,要蓋科學園區、工業園區,不可避免一定會跟農民搶水,更何況中南部還是台灣的米倉,「經濟開發很重要,沒有錯,但是永遠選錯位置蓋,必然會有農民、地主抗爭,環評委員看到這麼多人有意見,自然也不會輕鬆放過。」

中科四期如此,國光石化打算蓋在缺水的地盤下陷帶,桃園航空城坐落在年年必鬧水荒的桃園,都足以說明在開發過程中,政府沒有從國土安全、土地容受力的高度,讓台灣每一吋土地可以恰如其分地盡其利,李鴻源苦嘆。

他表示,園區開發過程碰上爭議,環評過不了,原本政府開給投資者的承諾就容易跳票,久而久之,大家就認為政府講話不算話。另外,台灣的環評也是很有問題,世界各國的環評制度,多是請專家給意見,再由政府拍板要不要,但是台灣抄人家的環評制度,卻變成合議制,20個委員有20個意見,意見無法收攏,環評這麼一拖,就是三、五年光陰過去了。

李鴻源說,不徹底做國土規劃、摸清台灣的土地容受力,不僅投資案容易受阻,就連國家、城市的定位也會是模糊的。他理想中的區域劃分應該是,北北基要能與上海、香港等國際城市媲美,桃竹苗作為台灣的矽谷,中彰投作為距離大陸最近的口岸,雲嘉南是精緻農業區。

他認為,唯有做好國土規畫,了解土地,才能標誌出城市與國家的定位,否則就只能淪為台北、台中與高雄相互模仿,一天比一天更流失競爭力。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