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偏鄉教育 借鏡陸、美、日
粟島人口外移問題嚴重,結構高齡化,有人推算二○四○年全村將只剩一百六十三人。東京記者雷光涵/攝影

粟島人口外移問題嚴重,結構高齡化,有人推算二○四○年全村將只剩一百六十三人。東京記者雷光涵/攝影

日本/離島引進留學制度 包吃包住新風潮

皺著眉的六歲圓臉女孩兒知佳一開口,上門牙的兩個缺口就露出來,「答案到底是多少呢。」老師與她對坐,上的是小一數學;黑板前有另一個女孩兒在解小二的數學題。

二○一五年日本新潟縣粟島小學只收到四名本島的孩子,中學生三人,混齡教學是日常風景。低年級老師勉強讓兩套教學同時進行,今年唯一小一生知佳升上三年級以後,國語、數學等科目恐怕要一人獨享教室及老師。

日本「人口問題研究所」推估粟島二○四○年全村剩一百六十三人、減幅高達百分之八十三,跌到個位數的學生數令村人憂心,二○一三年引進「留學制度」,讓外地學生來島上念書。全日本離島有八十幾所學校引進「留學制度」,包吃包住,學生每月繳三到五萬日圓不等。

粟島中小學共用四層大樓,走廊高掛粟島中學排球、棒球隊在縣內得獎的發黃獎狀,如今全校只剩桌球社,是一名老師與一位學生便能支撐下去的社團。校長星和富說,「多虧留學生加入,今年中學部得多聘一名老師。」本島出生的中學生只有三個人,今年加留學生、移住者才有十七人。

粟島小學生的生活課有全日本獨一無二的騎馬課。記者雷光涵/攝影
粟島小學生的生活課有全日本獨一無二的騎馬課。記者雷光涵/攝影

十三歲的柳谷駿斗說,未來想從事與馬相關的工作,遠從兵庫縣來粟島念書。記者雷光涵/...
十三歲的柳谷駿斗說,未來想從事與馬相關的工作,遠從兵庫縣來粟島念書。記者雷光涵/攝影

粟島小學生每天放學後,都來小公園玩一個下午。記者雷光涵/攝影
粟島小學生每天放學後,都來小公園玩一個下午。記者雷光涵/攝影

中學一年級的脇川玲菜三年前曾和知佳一樣,是學年唯一學生,但現在上課,不再有一對一的拘束感,這堂社會課,三個男同學的妙語逗得她笑得合不攏嘴。

教到世界最高峰,男孩七嘴八舌說起各自的登山經驗,玲菜搭了一句,「你們好好喔。」中一班上,只有她是島上出生長大的孩子,其他人留學生,他們問,「老師,島上最高的山多高啊。」粟島最高峰是海拔兩百六十五公尺的小柴山,玲菜難以想像一千多公尺高的箱根山是什麼樣的景致。她說,有留學生的加入,上課氣氛比較熱絡,「雖然有時候吵過頭。」

玲菜小五的時候學校引進「潮風留學」制度,她與一名從法國回來的女生成為好朋友,向她學鋼琴。然而粟島再怎麼美、生活再怎麼悠閒,終究不是留學生的故鄉,她的鋼琴小老師一年就轉學了。「合約」一年一簽,這屆的新同學都是今年四月剛搬來。午休時間,玲菜在音樂教室彈起昔日同窗教她的阿拉貝斯克,快速流動的音符,彷彿透露她笑容底下的不安。

粟島「潮風留學」的十個學生同住一屋簷下,有苦有樂。記者雷光涵/攝影
粟島「潮風留學」的十個學生同住一屋簷下,有苦有樂。記者雷光涵/攝影

如果沒有留學生加入,玲菜(右)就是粟島中學一年級的唯一學生。記者雷光涵/攝影
如果沒有留學生加入,玲菜(右)就是粟島中學一年級的唯一學生。記者雷光涵/攝影

從粟島中學的教室望出去就是大海,下課時間三位留學生眺望美景。記者雷光涵/攝影
從粟島中學的教室望出去就是大海,下課時間三位留學生眺望美景。記者雷光涵/攝影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