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治安死角…桃園航空客運園區 簡直小偷樂園

A- A+
2015-08-24 00:00:00 聯合報 本報記者郭政芬、鄭朝陽

桃園大園航空客運園區被閒置。 記者黃威彬/攝影
桃園大園航空客運園區被閒置。 記者黃威彬/攝影

四十米寬的大馬路上,流浪狗安心地躺在路中央做日光浴,兩旁空地上的雜草長得比人高,放眼望去看不到邊界;眼前這幅景象,任誰都不相信就是當年政府擘畫的桃園航空客運園區。

四百盞路燈失明

現在,這裡沒有客運進出,只有自由活動的狗兒和零星幾棟建築;在一百九十七公頃的園區裡,盡是荒蕪。

「這裡一千多盞路燈,四百多盞都『失明』。」園區所在的桃園南港里里長許茂指著剛被剪斷的路燈電線說,這裡入夜後漆黑一片,一半的路燈電線都被小偷搜刮一空,變電箱三分之二遭破壞未修,十個路上的大型人孔蓋也因無看管不翼而飛,成了治安死角。

桃園大園航空客運園區淪野狗天堂。 記者黃威彬/攝影
桃園大園航空客運園區淪野狗天堂。 記者黃威彬/攝影

中央地方踢皮球

許茂提高聲量說,這亂象十年了,沒人要管,中央和地方互踢皮球,園區開發也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里民自嘲「航空城」已淪為「喊空城」,道盡無奈和心酸。

桃園航空客運園區是桃園航空城的先期發展計畫,二○○六年依行政院「亞太營運中心」政策,在大園地區徵收大規模農地,斥資十幾億完成各項公共設施至今,目的在紓解桃園機場聯外交通壓力,同時藉客運園區發展國際觀光旅館、國際會議中心、電信事業及宗教專區等,帶動大園發展。

桃園市大園區南港里里長許茂。 記者黃威彬/攝影
桃園市大園區南港里里長許茂。 記者黃威彬/攝影

但目前只有桃禧航空城酒店和一旁的倉儲物流中心進駐營運,以及民航局北部航管作業中心遷入,絕大多數用地雜草叢生,「蚊子園區」十年不變。

「通到機場的道路至今還未接通。」許茂說,說好的國際觀光旅館、國際會議中心等建設全都跳票,留下每年上千萬元公共設施維護費的爛攤子,中央把這塊燙手山芋丟給地方,地方以沒有點交、也未撥維護費為由拒絕接管,「變成我這個里長要管這近兩百公頃的園區,像話嗎?」

我在鬼地方上班

在外界不看好的情況下,桃禧航空城酒店二○○六年率先進駐投資,雖是園區裡的「孤鳥」,但懂得把劣勢轉成優勢,至今業績不墜。

「附近工業區老闆宴客都來這裡,韓客、陸客也來這裡過夜。」桃禧航空城酒店董事長李三連說,因為僅此一家,加上有中轉搭機出境和搭高鐵南下的地利之便,酒店生意不錯,如果能有其他同業一起競爭,可以把餅做大。

但對酒店員工來說,這裡只有一線公車,班次少、距離遠,晚點下班就很不方便,幾乎都得靠同事接送;員工苦笑說,常被朋友笑是在鬼地方上班。

為活化航空客運園區,政府從二○○七年起間歇性地釋出利多計畫,每丟出一個構想,周邊的土地就會漲一波,一段時間後跌回原點,已走過幾次循環。

桃園大園航空客運園區。 記者黃威彬/攝影
桃園大園航空客運園區。 記者黃威彬/攝影

爽投資客慘小民

當地房仲業者說,像二○○七年交通部曾說要遷入航空科學館,投資客就把地皮炒過一輪,兩年後航空科學館變芭樂票,地價就掉下來,「你丟我撿,就看哪個傻子被套牢。」

「一開始我們都被騙了!」桃園市議員徐其萬望著夾帶噪音飛越頭頂的班機說,打從當年政府在大園蓋機場就錯了,機場帶給大園人的只有永無止盡的飛航噪音和家園被剝奪,直到航空客運園區,還是「帶動地方繁榮」的騙局,可憐的是被迫搬遷的大園人。

徐其萬說,桃園市政黨輪替,不能再漠視園區荒廢,應與交通部力爭活化。桃市府都發局簡任技正黃穗鵬說,今年會爭取鬆綁都市計畫管制,放寬建地用途吸引投資。

市府也承諾三年後打通園區到桃園機場道路、國中遷入園區,地方人士說,希望來真的,別又只是一場煙火秀。

航空客運園區內遭人破壞的路燈電桿。 記者黃威彬/攝影
航空客運園區內遭人破壞的路燈電桿。 記者黃威彬/攝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A- A+

相關新聞

回響/台中大里兒藝館 擬轉型博物館

2015-09-21

回響/兒藝館轉型 文化界:切切作一盤變什錦麵?

2015-08-26

回響/蚊子館是政黨共業

2015-08-25

回響/消滅蚊子館 主管單位別裝蒜

2015-08-25

欠缺營運力…小村狂蓋文化館 空殼一棟棟

2015-08-24

治安死角…桃園航空客運園區 簡直小偷樂園

2015-08-24

4大病因 蚊子館如癌細胞蔓延

2015-08-24

滅蚊標準低過頭…人數做帳假活化 誰知道

2015-08-24

閒置工業用地 工業局全盤掌握

2015-08-24

來兩次就膩…台中兒藝館撐8年 終歸沉寂

2015-08-24

熱門文章

回響/大潭人行天橋 拆了

2016-12-07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