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偏鄉教育 偏鄉教育
蕭再發說,學數學就像踢足球,第一次沒贏,一直練就會進步;給孩子很多「再來一次」的機會,讓他們不放棄學習。記者胡經周/攝影

蕭再發說,學數學就像踢足球,第一次沒贏,一直練就會進步;給孩子很多「再來一次」的機會,讓他們不放棄學習。記者胡經周/攝影

台東土很黏 蕭再發14年來盯課顧健康

60年次的蕭再發14年前公費生分發到台東長濱鄉靠海的小學校,第一年很不習慣,騎機車到鎮上買早餐,開到半路沒油,央同事用保特瓶裝油來援救,生活種種的不便,讓他很想回台北。但不久這個念頭就被一個接一個的感動打消了,「台東的土很黏」,他捨不得離開。

寧埔國小位在阿美族聚落、學生多是隔代教養孩子,還有「隔隔代」、被隔壁家阿嬤照顧的小朋友。

阿美族阿嬤不會說國語,蕭再發不懂阿美族語,只好請小朋友當翻譯,「你的孫子在學校不是很乖」,阿嬤聽了很開心,這件事他後來才知道被學生騙了,翻成族語時說自己「很乖」。靠著誠意和比手畫腳拜託阿公阿嬤要簽聯絡簿,阿嬤一次簽完一個禮拜的聯絡簿。

族人一開始對外地老師很疏離,覺得漢人不懂他們,「我們就是要吃檳榔,你不懂」。為了融入他們,蕭加再參加豐年祭、跳舞、去原住民家裡吃飯。漸漸地,阿公阿嬤看到老師對孫子好,孫子只聽老師的話,早上孫子出門不肯添衣服,就打電話拜託老師處理。「老師說」三個字,在偏鄉很管用。

看到學生不太在乎功課,他成立足球隊,從足球精神出發,培養孩子面對課業也可以「失敗了沒關係,再來一次」。蕭再發壓根兒沒碰過足球,也沒有足球教練肯到這所特偏小學教,他就上網找資料、看影片自己摸索,「其實是孩子逼我學的」。

孩子愛踢足球,他立了兩條規定,「功課做完才能練球」、「不輕言放棄」。這支球隊隊員從幼稚園到小六生都有,足球隊成立五年了,孩子愈踢愈棒,一路踢進全國賽,課業成績也跟著進步。

「數學第一次學不會,就像踢足球一樣,第一次也不會贏,一直練就會會進步;讀書也一樣,學不會就再來一次。」蕭再發給孩子很多很多的「再來一次」,讓他們不放棄學習。

中午,一群孩子圍著吃營養午餐,一邊跟著桌上MP3播音背英文單字,他們要去挑戰縣府辦的英文單字比賽。午餐的白飯用長方型大鐵盤盛裝,白飯畫成像大豆腐一塊塊,蕭再發盯著幾個瘦小男生,一定要把自己那一塊吃完。午餐是他們一天最豐盛的一頓,晚上晚家常只吃醬菜,有營養失衡問題,逾半數學童體位過輕。

台東縣寧埔國小一年級就只有兩個學生,老師正陪小朋友吃營養午餐,在資源少,買東西相...
台東縣寧埔國小一年級就只有兩個學生,老師正陪小朋友吃營養午餐,在資源少,買東西相當不方便的偏鄉,營養午餐不管是對學生還是老師,都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記者胡經周/攝影

偏鄉孩子的活動範圍除了家裡就是學校,缺乏文化刺激14年來,蕭再發每年寒暑假都帶著孩子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最遠去過台北兒童育樂中心,一趟出門所費不貲,都是他自掏腰包。每次出門,就有同事笑說,「你的輪胎被小朋友吃掉了」、「你的車子沒了喔」。

蕭再發說,堅持這麼做,是要帶他們接觸不同文化刺激,以前小男生會認為,自己將來會跟爸爸一樣做板模工;看過外面世界後,開始想當工程師。

坐四望五之齡,至今還孤家寡人一個。談到婚姻,他黝黑露出靦腆笑容「就...隨緣吧」;因為對學生付出夠深,學生跟老師比跟爸爸親。有一次,小男生跑來問,「老師,我爸要回來了,我要跟他說什麼?」

爸媽長期不在身邊,孩子會問「爸媽為何都不陪我?」他看到一個孩子帳號名稱設為「我是誰的小孩?」這個孩子家庭關係非常複雜,爸媽離婚又不只一次自各嫁娶,心裡有個角落住著「不安」。

問他還會想離開嗎?蕭再發說,這裡的孩子很怕被遺棄,只要學校沒廢掉,他會一直留下來。但14年前他來時,學校還有一百多人,現在只剩29人,校園裡的鐘聲還能響多久,他的眼神望著遠方的太平洋,靜默不語。

記者胡經周/攝影
記者胡經周/攝影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