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偏鄉教育 偏鄉教育
林儷穎老師說,應該在白天完成所有學習,當孩子因落後被留下來課後補救,那種標籤化滋味不好受。記者劉學聖/攝影

林儷穎老師說,應該在白天完成所有學習,當孩子因落後被留下來課後補救,那種標籤化滋味不好受。記者劉學聖/攝影

林儷穎:都市的師培、教法,偏鄉完全用不上!

潭南國小沒有操場,體育課就是繞著校舍跑一圈。記者劉學聖/攝影
潭南國小沒有操場,體育課就是繞著校舍跑一圈。記者劉學聖/攝影

「老師,百貨公司是什麼?」當林儷穎教到department store(百貨公司)這個單字時,課堂上的孩子們一臉疑惑。南投縣山裡的潭南國小四周什麼都沒有,孩子根本無法想像什麼是百貨公司,城鄉差距不只存在學習成績上,還存在於他們的食衣住行中。

頂著紫藍髮…老師哪國人

九二一地震後,重新用鋼骨搭蓋的潭南國小校舍小而美,全校四十九個孩子們沒有操場,體育課就是繞著校舍跑一圈。一九八九年次,染著紫藍色短髮的林儷穎,很不像這山中會出現的年輕老師。她是台中師院公費生,被分發到潭南國小第三年,她還記得三年前第一堂英語課,「我以為全英語教學是理所當然的,」一進教室就講英語,台下的孩子瞬間傻眼,流露恐懼地竊竊私語:「老師是美國人嗎?」

「都市的師培、實習教法,在偏鄉完全派不上用場,」林儷穎說,全校共六班,每班五個至十三個孩子,單親、隔代教養的狀況很普遍,學校承擔起部分家庭功能,周一到周四必須把孩子留到晚上八點,除了陪孩子吃晚餐,也順便盯功課、補救教學。

都市的教法 山裡用不上

相較於都市的孩子從幼稚園開始補習,小學一年級就會講國中單字,潭南國小的孩子到小學六年級,還有四分之一不會二十六個單字,甚至有孩子只能數到F,每班有三分之一孩子需要補救教學。

林儷穎說,學習成績還是其次,主要是文化刺激不夠,就像沒見過「百貨公司」,生活和那個單字無法產生連結,就不容易記得。大部分孩子沒吃過麥當勞、沒點過餐,甚至機場沒見過、手扶梯沒搭過,都市孩子習以為常的東西都沒見過,無從「情境教學」。

唱歌學單字 英文不難嘛

她決定丟棄在都市裡學來的教學法,發現潭南國小的孩子都是布農族,他們喜歡表演,喜歡「被看見」。林儷穎教他們唱英語歌、玩森巴鼓,學校午休時間也會播放英語歌,儘量讓孩子熟悉英語環境,近兩年的努力,已經讓小六畢業生可以無縫接軌國一課程。最近她又和博幼基金會合作,推動差異化分組教學,拉拔學習落後的孩子。

博幼基金會透露,多數的老師合作意願不高,要打破老師的「地盤」,願意讓基金會培養的老師在白天一起授課的正規老師不多,而林儷穎卻大方接納。

山林大冒險 當心蛇出沒

林儷穎認為,「應該在白天完成所有學習,當孩子因學習落後被留下來課後補救,那種標籤化滋味不好受。」更現實的是,潭南國小只有她一個專任英語老師,分身乏術,無法拉拔所有孩子。

和林儷穎同屆的師院同學中,有人在台中市區教課,上課面臨被學生嗆「這補習班都教過了」,以及嚴重的英語雙峰現象,偏鄉的教學生活反而讓林儷穎感到教學成就感。

然而,偏鄉的生活不容易。「隨時要有斷水斷電的準備,以及注意蛇出沒,」林儷穎笑說,在潭南國小第一年時,騎著機車往返宿舍與學校,夜晚山區沒路燈,霧又大,有回颱風天還遇到土石崩落,驚險萬分,後來只好學開車。不過,年輕老師的偏鄉加給只有三千元,連開車油錢都不夠,「只好當作偏鄉大冒險。」

打扮時髦的潭南國小英文老師林儷穎,是該校多年來首位專任英文老師。記者劉學聖/攝影
打扮時髦的潭南國小英文老師林儷穎,是該校多年來首位專任英文老師。記者劉學聖/攝影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