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偏鄉教育 偏鄉教育
記者鄭超文/攝影

記者鄭超文/攝影

漁光國小誰來午餐? 小兒科醫師把世界帶進教室

漁光國小一年級只剩一個學生,導師黃鴻志(右)和金善一對一教學。圖片提供/聯合報
漁光國小一年級只剩一個學生,導師黃鴻志(右)和金善一對一教學。圖片提供/聯合報

偏鄉小校拚特色遊學,仍難敵少子化的宿命,好山好水的坪林茶鄉,山路蜿蜒而上,曾經引領台灣特色遊學風騷的迷你小學漁光國小,2002至2005四年間,吸引四萬名外地學生前往遊學,囊括教學卓越金質獎、全國學校經營特優、校長領導卓越等教育界大獎,但仍無法逆轉裁併命運;一所迷你學校年度預算一千多萬元,地方政府養不起,2005年正式併入坪林國小成為漁光分班。

漁光分班現在剩五個年級、十二名學童,坪林區公所的戶口資料顯示,未來兩年不會有新生入學。目前一年級只剩下一個小女生金善,為了給獨一無二學生多一些學習的刺激,導師黃鴻志盡量帶著金善去校外教學,讓她多看看外面世界,但這畢竟非常態,他心想何不把外界的世界帶進漁光教室,於是發起「誰來午餐─職業達人計畫」,以「一頓餐」換「一堂課」,利用學校的「漁光自耕小農場」生產的羅勒、金針、龍鬚菜等食材,由他與學生一起下廚,招待客人吃午餐,代價是來賓要為孩子上一堂課。

新北市坪林國小漁光分班,偏鄉小學老師一對一教學,老師與學生一起動手作午餐。記者鄭...
新北市坪林國小漁光分班,偏鄉小學老師一對一教學,老師與學生一起動手作午餐。記者鄭超文/攝影

漁光國小黃鴻志老師與學生正神情專注地為客人準備午餐。圖片提供/聯合報
漁光國小黃鴻志老師與學生正神情專注地為客人準備午餐。圖片提供/聯合報

記者鄭超文/攝影
記者鄭超文/攝影

消息經聯合報報導後,很多人透過FACEBOOK跟他互動,導演、律師、醫師、年輕舞者、還有美國的教教授跟他聯繫,願意把國外資源帶回來。

第一個現身「誰來午餐」的是萬芳醫院小兒科醫師王聖儒一家三口,帶著聽診器、耳溫槍、耳燈、針筒、藥缽,不是來出診,專程來為金善上一堂「認識小兒科醫師」。他和妻子劉淑惠也來當「助教」,還替八歲兒子「小麥」向學校請假,一起到漁光校外教學。

「幾歲以下的人生病要看小兒科醫師?」、「發燒,會不會燒壞腦袋?」、「耳朵裡面躲著一隻蝸牛,它的名字叫耳聒」...平日對實習醫生、醫學系學生講慣課的他,卻為了幫小一學童上課,花了三個晚上準備簡報。他笑說,「這是很大的挑戰,我是來偏鄉學習的。」

萬芳醫院醫師全家來到新北市坪林國小漁光分班,為偏鄉小朋友上課。記者鄭超文/攝影
萬芳醫院醫師全家來到新北市坪林國小漁光分班,為偏鄉小朋友上課。記者鄭超文/攝影

王聖儒平常一場演講酬勞不少,到偏鄉小學上課只賺到一餐飯,他卻說「這份酬勞太多了」。少子化問題讓這位小兒科醫師感觸很深,十幾年前當住院醫師時非常忙碌,現在人孩子生得少、產檢做得好、疫苗打得齊,很多感染症已經看不到了。他覺得,現在小孩比以前更可憐,「多元入學是用錢堆出來的」,都市的家長有能力送孩子去學很多東西,但偏鄉孩子沒機會。

「小麥」那天也體驗漁光國小森林小學式的學習,跟金善一起種小白菜、玉米,還在桐花樹下上國語課。活潑好動的都市小男生,和偏鄉靦腆害羞的小女生,一起上課,搭起城鄉交流的橋梁。

新北市坪林國小漁光分班,每年級只有一位學生,偌大的校區卻沒有學生玩耍。記者鄭超文...
新北市坪林國小漁光分班,每年級只有一位學生,偌大的校區卻沒有學生玩耍。記者鄭超文/攝影

鼓動另一半來偏鄉上課的劉淑慧說,黃老師「誰來午餐」的idea非常棒,讓都市人看見偏鄉的需要,有機會付出,進而帶動整個社會的互助,翻轉教育的理念;偏鄉老師也要被支持,如果大家把他當傻子,沒人理他,繼續下去,台灣很多偏鄉老師都會待不下去。

「沒有學校就沒有村落,滅校就是滅村。」劉淑慧說,偏鄉學校有存在的必要,願意投入偏鄉教育的老師更是難得。

漁光分班老師黃鴻志住在台北市東區,每天開車到坪林山上教書,守護偏鄉學童十餘年。學自然科學的他,深信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校園也要有多樣性,偏鄉孩子的希望在教育,少子化人口結構慢慢形成倒金字塔,更要把每個孩子都教好,提升更多能量,整個社會才能一起向上提升。

黃鴻志說,國外有一個以教育改革為目標的慈善網路募資平台DonorsChoose.org,讓老師提出課堂教材的需求和提案,用最少一美元的小額捐款,讓大眾一起資助計畫;他希望「誰來午餐」計畫也可以發展為媒合都市資源浥注偏鄉的平台,都市人到偏鄉為孩子上一堂課、或者當志工,讓偏鄉孩子看到希望。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