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偏鄉教育 偏鄉教育
為台灣而教理事長劉安婷(前)與他的團隊認為偏鄉教育目前最大的困難在結構系統上的挑戰,不論是少子化趨勢、偏鄉家庭與產業結構,甚至是師資培育制度與方法都需要結合多方資源一起面對。 記者潘俊宏/攝影

為台灣而教理事長劉安婷(前)與他的團隊認為偏鄉教育目前最大的困難在結構系統上的挑戰,不論是少子化趨勢、偏鄉家庭與產業結構,甚至是師資培育制度與方法都需要結合多方資源一起面對。 記者潘俊宏/攝影

青年為台灣而教 TFT「捐出自己2年」

台灣有幾萬名流浪教師找不到教職,卻有許多偏鄉學校聘不到老師。近兩年一群來自「為台灣而教協會(Teach For Taiwan,TFT)」的熱血青年走到偏鄉教育最前線,希望涓滴之力有朝一日也能穿破這長年無解的困局。

TFT的知名度近兩年快速增長,部分原因是協會理事長劉安婷的理念感動了很多人,她則認為是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有心參與推動社會改革。

今年廿五歲的劉安婷,當年放棄台大,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公共及國際政策系就讀,畢業後也在美擔任管理顧問,她說「待遇十分優渥」,但心裡一直覺得少了點什麼。

劉安婷父母劉宜中及林宜蓉是林業生基金會的執行長和董事長,長期協助弱勢孩子,當時正與公益平台及誠致基金會討論如何解決偏鄉缺師資的問題,請劉安婷研究有無可借鏡的作法,她提議可以學「為美國而教」的作法,讓具使命感的年輕人投入有需求的偏鄉國小任教。

劉安婷說,她本來只負責研究、寫成「為台灣而教」的企劃書,公益平台董事長嚴長壽和誠致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等人聽完後,對她說:「應該由你們這個世代去做,這會很辛苦也可能失敗,但唯有走過這條路,你才能做更大的事,你們的世代才會有希望。」

這番話讓她感動也讓她覺悟。她說讀大學時曾去好幾個國家偏遠地區擔任教育志工時,發現偏鄉孩子的教育問題,除了家庭或學校的資源不足,更難解決是找不到適合的老師。繞了世界一圈,她這才體會到,能夠帶領台灣改革的,只有台灣的年輕人。於是她毅然告別美國的高薪和優渥生活, 回台灣從零開始。

為台灣而教理事長劉安婷認為必須與教育體制站在同一陣線,與體制內無奈的專業教育者一...
為台灣而教理事長劉安婷認為必須與教育體制站在同一陣線,與體制內無奈的專業教育者一起努力,重拾教育的熱忱幫助偏鄉弱勢孩童。 記者潘俊宏/攝影

她表示,教師一職不應被視為鐵飯碗,TFT想要培訓的是人願意將教學視為重要使命,去需要他們的地方,讓教育不再是弱者恆弱的幫凶。成立TFT是要讓台灣年輕人動手解決偏鄉教育問題。她和夥伴一致認為,最大的幫助來自於願意長期幫助的人。所以是TFT要求老師留在偏鄉兩年,才能與孩子建立有意義的關係,才能幫每個孩子做好教育規劃。

去年他們從近兩百位徵選者中,選出九位優秀老師,接受行前短期密集訓練以及兩年持續的培訓、支持與評估,分發到台南、台東九間學校服務。今年報名人數增加一倍,接下來三年TFT計畫送五十位老師出去。

劉安婷強調,到偏鄉教孩子兩年不是犧牲奉獻,是磨練同理心、抗壓力、團隊合作與溝通等能力的最佳機會,兩年後,無論他們想繼續當老師或者去別的領域,這裡練就的本領,可以幫他們克服各種挑戰,更重要的是在各領域長期共同發揮影響力,改變「教育不平等」的現況。

劉安婷舉例,TFT師法的「為美國而教」推動廿五年,產生的影響遠超乎預期;參加過的年輕人抗壓性高、習於溝通,成為社會上的優秀人才,有些人因這段經歷決定從政界學界去推動教育改革。現在哈佛每年的畢業生至少有三分之一想加入類以的公益組織。

「沒有對的人做榜樣、陪伴,再新的平板電腦,再多的書籍,都是枉然。」TFT的年報如是寫著,劉安婷說,「深遠的改革不可能是一蹴可及,這是關乎台灣孩子的權益,台灣未來的人才、價值翻轉的工程。」TFT才踏出第一步,路還很長,未來希望有更多人「捐出自己兩年」,一起為台灣的孩子打拚。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