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偏鄉教育 偏鄉教育
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曾是921地震災校,學校鼓勵學生多元學習,辦校成果佳,甚至吸引都市學生轉學。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曾是921地震災校,學校鼓勵學生多元學習,辦校成果佳,甚至吸引都市學生轉學。記者劉學聖/攝影

走出部落 布農女孩驚覺人生還有不同選項

什麼叫做城鄉差距?孩子走出部落,才有了具體感受。

「光從山上到山下,就有城鄉差距了,」剛滿20歲、就讀中興大學法律系的全恪柔,出生於南投縣人和村,那是布農族的部落,小學時她和族人一起生活、讀書,她形容那時「村子小,活在幻覺裡,覺得自己很好,」直到升上水里國中,從山上到山下,才知道課業完全跟不上。

全恪柔還記得,國中時有一半的同學補習,他們在國小時就已經學過國一課程,因此老師拚命趕進度,她也天天晚自習到9點半,周六周日也到學校上課,深怕跟不上學業。

距離全恪柔出生的村子好幾座山頭、57公里外,中寮鄉爽文國中有半數的孩子來自弱勢家庭。國一生黃佩瑜說,「很想讓學業更好,但家境不允許補習,父母更沒時間接送他到市區補習,」對她與許多同學來說,數學是弱項,但週末多數人要幫家裡務農、照顧果樹,也有同學只有週末才見得到母親,享受天倫,沒有人盯功課,更沒有資源補救。

對這群孩子來說,山裡什麼都沒有,沒有百貨公司,沒有小七,更沒有書店。但原本這一切沒什麼不好,直到城鄉差距來到面前。都會區轉到爽文國中的女孩,在鄉下孩子的眼裡就像公主般,她告訴同學,「夢想是當女主播。」

有著一頭黑長髮,相貌秀麗的黃佩瑜十分吃驚,在她的人生選項中,沒想過「女主播」這個燦爛奪目的選項。山裡的孩子多半看著父執輩的行業,穩定的工作就是軍警與教師,弱勢家庭只想著下個月房租在哪,想到孩子的未來,只求薪水安穩,不敢另做多想,欠缺文化刺激的孩子也因此侷限自己。

「和同學聊天後才發現,這社會有許多職業可以選擇,」全恪柔當年靠著原住民加分考進台中女中,從水里到台中市,落差感更大,「害怕和同學聊天,有一種我什麼都不懂的感覺。」全恪柔說,從小以為唸書就是為了當醫生,可以賺錢幫助家裡,直到高中看到同學想當設計師、建築師,讓她十分驚訝。

「偏鄉的孩子連有英語雜誌都不知道,更不曉得未來自己有多少選擇,」全恪柔說,山上沒有書店,也沒有人告訴他們可以利用哪些資源加強學科能力,一直處於學習弱勢,更不敢想像自己的未來。

高中3年,她每天徹夜讀書到凌晨3點,睡4個多小時,一早7點半趕早自習,週末也都在補習班度過,卻仍覺得課業趕不上。許多和她一樣的孩子,到高中時因為學業跟不上便輟學,全恪柔一度也想過輟學回部落,「但想到家庭辛苦投資這麼多錢供我唸書,就不敢軟弱放棄」。

全恪柔是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學童,因此家裡生活費可以減輕一點,小時候她跟著在博幼基金會擔任部落課輔媽媽一起上課,接受課輔服務,現在週末返鄉也會到基金會教小學生,她成為服務別人的人。

台大研究所畢業,決定返鄉日月潭定居的邵族青年林育正說,鄉下小孩從小求學坎坷,沒都市人會唸書,但他自豪「五育均衡」,後勁與爆發力也比都市孩子強,他自己就是這樣從埔里高工考上海大,最後還讀完台大碩士班,他建議家長,「等待這些孩子,不要急」。

「部落小孩只看到眼前,不會想太遠,不會計畫太久遠,求知慾也比較低,對什麼東西好奇,但不會自己去找答案,而是依賴別人給答案。」走過辛苦學習歲月的全恪柔對正在原鄉、偏鄉學習的孩子說,「看久遠一點,雖然挫敗痛苦,但請不要放棄。」

記者劉學聖/攝影
記者劉學聖/攝影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