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徵文佳作】徐士茹/願,用兩年的時間換些什麼

2017-10-16 11:00:28 聯合新聞網 徐士茹(東華大學教育系學生)

如果有兩年的時間,可以做些什麼事?可以攻讀一個碩士學位?可以進行一趟極具深度的世界之旅?可以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或是……可以陪一個孩子成長?

離開北台灣的便利,一位剛褪下高中制服的18歲女孩踏上花蓮的土地求學,她的行囊裝滿著未知與好奇,不奢求大學時光有多少豐富絢爛的生活,只想著:「希望能在這四年為自己做些值得留念的事。」然而,她可能從來不知道,那些她將遇到的事,可以深深烙在她的記憶之中,久久而不散去……

「數位學伴計畫」是一個透過電腦、網路與視訊鏡頭替偏鄉學生做國語或數學的一對一課後教學工作,教材製作方式為課輔老師親自設計適合自己學生程度的教學投影片。數、位、學、伴,那女孩在內心唸出這四個字,然而這個計畫是將重點放在「數位」、「學」,還是「伴」呢?她不懂教學的技巧,不懂偏鄉的困境,甚至不懂如何與小孩相處,就這樣帶著一股傻勁與熱忱投入這個教學行列,成為她第一份課輔工作,也是頭一次利用科技平台為學生上課。

小宏,是她第一位學生的名字,花蓮縣瑞穗山區偏鄉小校五年級的阿美族男學生。充滿著新奇與考驗,女孩開啟了一段充滿挑戰的教學旅程。

「老師好。」第一堂課,視訊鏡頭傳遞著那孩子的容顏,簡單的小平頭,微胖的身軀以及帶著一副粗黑框眼鏡。他面帶微笑且有禮貌的跟女孩打招呼。然而從這一刻起,女孩的身份儼然從一位大姊姊轉成一位課輔老師。

「小宏你好,我是你這學期的課輔老師。」回以一個微笑,女孩帶有自信的與他打招呼以及自我介紹。小宏說他參與數位學伴邁入第三年,但曾經換過好幾位課輔老師,然而女孩是他的第三位課輔老師。這時女孩心中許下了個願,她希望她能成為這孩子在這個課輔計畫裡最後一位老師。

但,教學僅憑藉著一股熱忱與真心是有用的嗎?當然不夠,很快的女孩遇上了挫折。以前的中學生活不外乎就是上課、考試與唸書,鮮少有製作投影片的機會,因此,女孩根本不會設計教學投影片,第一次正式上課就遭到小宏嫌棄,更別提上課的表達方式與教學豐富程度。每天晚上,女孩都抱著電腦設計與修改教學投影片直到凌晨,熬夜早已成為她的家常便飯,趴在電腦桌前休息的樣子更是不計其數。她失去與班上同學交流互動的時光、失去參與系上活動的機會、失去一位大學新鮮人該抱持的新鮮感,只為了這個五年級的孩子。但儘管疲倦,幫小宏上的每一堂課她都會盡量保持最活潑的講話方式與最燦爛的微笑。

小宏是一位很乖的孩子,上課不像別的同學吵著要看影片玩電腦,不論女孩說什麼,他都會淡淡的點頭說「懂」。起初女孩天真的以為這孩子真的都懂,但到後來越來越熟悉,她可以透過視訊鏡頭觀察小宏的眼睛,並從中得到他是真懂還是裝懂的資訊。很顯然的,十次有九次是裝懂。這時候女孩會用另一種方式解釋剛剛上過的內容,猶記得她曾經在同一堂課像鸚鵡一樣重複解釋三角形的面積公式為「底成高除以二」不下二十次。有時她畫圖解釋,有時找網路資源輔佐,有時甚至直接口頭敘述,即使他每一次都說懂了,但遇到題目卻老是把「除以二」給忘得一乾二淨,他就是無法理解為何三角形面積的算法不同於長方形面積。

與小宏相處越久,越可以知道他在學科上的弱點,國語科的閱讀與生字辨認能力較差,數學科則是看不懂題目導致不善列式運算,也容易在解題時粗心大意。因此上課的時候她特別會注意小宏的這些弱點,多多提醒或是重複講述。很快的一學期的課程到了尾聲,她不知道說再見以後能否再次見到他。但她深深地記得小宏在最後一堂課說:「老師,謝謝妳這學期的教導,希望下學期再上妳的課。」好,老師一定會再幫你上課。

很快的下學期的課程轉眼間就開始,她的學生姓名依舊是小宏,上課開始前她像個孩子般迫不及待打開視訊鏡頭。

「嗨,小宏,好久不見,寒假過的好嗎?」

「老師好,真的又是妳呢!我隔壁的同學好像又換老師了,我以為我也會換老師。」

不,小宏如果在數位學伴待到畢業,女孩絕對會努力陪他過完高年級生涯,因為她捨不得看他再次適應新的課輔老師,也不願意讓他失望……

第二次相見歡。圖/作者提供
第二次相見歡。圖/作者提供
教導小宏的第二學期,女孩不再複習課本上的國語知識,她開始讓自己的國語課程融合台灣地理,因為小宏的地理概念不佳,有時還會把屏東搬到台北,因此她決定像他介紹台灣北中南東的地理與文化,時不時也會融入各地區原住民族的介紹,切合他的生活,並利用地理教學資料設計出類似閱讀測驗的題目,或是將生難字詞拉出來要小宏練習書寫與認字。數學課程則是運用故事闖關的方式,雖然依舊是跟隨學校的進度,但她絕不允許上課只有純粹的學科內容,時不時會補充一些有趣的課外小知識。然而這學期開始,小宏會開始明白的告訴她哪一題或是哪些觀念不懂,不會再假裝自己都已學會。第二學期有個相見歡的活動,數位學伴都是利用視訊鏡頭讓課輔老師與小學生彼此看到對方的面貌,大家卻從未真正見過自己的學生。那天,她搭了長達兩小時左右的遊覽車,途中還換成小台的巴士,因為道路狹小,遊覽車無法駛入。經過蜿蜒的山路到達小宏所在的學校。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山區偏鄉小校,路途十分遙遠,市區常見的便利商店在他們平常生活的山林根本見不著,更別提餐飲店或是加油站,那簡直就像是不存在於這世上的東西。

走進校門,一群小學生迎面而來開始找自己的課輔老師,女孩也開始搜索平頭小宏,沒想到因為學生人數很少,她一眼就看出那孩子身在何處,而小宏也是一眼就認出他的課輔老師是誰,原以為他們可以開心相見,孰料小宏一看到她就開始拔腿跑開,似乎是有點害羞。由於小宏不願搭理她,她只好去找小宏的級任導師聊天。這時才知道一段令人鼻酸的故事—小宏的家庭並不完整,他從不知道生父是誰,三個兄弟姊妹跟自己全都是同母異父且姓氏不同,放學在家裡除了要幫忙做家事照顧妹妹,有時還會遭喝醉酒的親戚家暴,因此他的媽媽寧可他參與數位學伴也不要讓他放學回家受到危險。聽完關於小宏的家庭故事,女孩才知道原來為何小宏上課只要聊到父親他便會安靜下來,也很心疼乖巧的小宏即使遭遇這些卻還是樂觀面對生活,每一次上課都很活潑回應。這是她在相見歡活動中的最大衝擊,要不是與導師聊天,她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小宏明亮的雙眼中埋藏的灰暗。直到相見歡快要結束時,小宏才願意開始跟女孩親近並交換禮物以及合影留念,或許這次相見歡女孩並沒有太多與小宏相處的機會,但她卻更加了解他,也明白哪些是他的傷口,往後上課的日子絕對不可以提起。

「老師,我想當米蟲。」這是一個十二歲孩子的夢想,不同於多數小孩志願是醫生、老師、護士、郵差……而是米蟲。

當小宏的課輔老師進入第三個學期,升上六年級的他說他未來的志願就是當米蟲,因為他說身旁的大人每天都是喝酒聊天偶爾務農,生活過得愜意又愉快,所以他不想學習也不需要有夢想,當一隻米蟲就好了!因為這句話,女孩在那一學期的國語課都結合了職業介紹,希望小宏對社會上的各行各業有一些認識與想像。第三個學期小宏開始會開女孩玩笑,偶爾也會分享他的校園點滴,經過上一學期相見歡的活動與一年來的認識,兩人逐漸熟悉,上課的氣氛也越來越好,因為常常分享近日發生有趣的故事,也常常忍不住在大笑,引起其他課輔老師側目。

「小宏,你五年級明明就很乖,現在怎麼開始會開老師玩笑或是騙老師呢?」小宏常常很認真的跟女孩分享一些事,當女孩點頭說是的時候,他便會告訴女孩其實那是假的,然後他再自己一個人笑的很開心。

「老師,因為那時候跟妳不熟阿,所以都是用裝的,現在熟了就不用裝了,這才是我的真本性。」邁入第二年的相處,他才認為上課是可以好好放鬆的。

雖然這些對話內容另女孩哭笑不得,但她很高興與小宏之間存在著亦師亦友的感情,歡愉的課程氣氛中也不忘精進自己的教學,不斷調整課程,希望做出更符合小宏需求的課程投影片。

「老師,妳下學期可以教我Scratch嗎?」Scratch是一套初階的程式設計軟體,適合剛接觸程式設計的學生或是社會人士使用。小宏說他有興趣也很想學,希望可以在數位學伴的課輔時間做額外的學習。

「小宏,你為什麼想學程式設計?」女孩聽到這席話的不免驚訝也很好奇。

「老師,因為我想當程式設計師,這能賺很多錢。」單純的他給了女孩這樣一個淺顯易懂的答案,因為,他想賺錢。

「小宏,那你知道真正的程式設計並不容易學嗎?而且還有很多程式語言需要學習,你確定真的想學嗎?」女孩並不是要勸退小宏,而是她希望小宏可以不要單純為了賺錢而學習,這樣的學習會混雜著太多功利的層面,她不願看到一個孩子為了金錢迷失自我。

「老師我知道阿,所以我才想請妳教我,可以嗎?」小宏的語氣堅定。然而那是女孩教他一年半以來從未見過的神情。

「好,老師會努力試試看,我們下學期見!」其實女孩壓根不會程式設計,那些程式語言也是她從未碰過的東西。但她覺得既然學生有興趣想學,即使是一個毫無基礎的老師,一步一步和學生一起前進也沒有關係,畢竟教學相長,沒有誰是誰永遠的老師。

第四個學期也就是小宏六年級下學期,他身旁的朋友又換了好幾位課輔老師,只有他的始終如一。雖然彼此已經沒有那種初次見面的新鮮感,但熟悉的感覺卻比新鮮感更來的有價值。這學期的課程女孩開始利用時事新聞融入國語課程,因為她發現小宏很容易相信不實的報導,有些生活上的小知識也較缺乏,因此開始向他介紹一些有趣且富有科普小常識的課程。數學領域的教學更加融合日常生活,盡量讓題目與他的經驗有所關聯,並從中穿插一些相關的課外補充等等。除了國語數學,女孩也勇敢地加上了程式設計的課程,當然,她有請其他善於程式設計的朋友協助。

「老師,妳教的我都會耶!」第一堂程式設計課,她上了最基本的軟體使用介紹,然而小宏給了那女孩這樣的答案。

「那麼小宏,你對這套軟體的認識到哪邊呢?」女孩問了問小宏,或許學校電腦課剛上過這些了吧。

「老師,我是我們學校五月要派出去校外參加比賽的選手。」語畢,他開始設計一套小遊戲,而該遊戲的後台程式,是女孩完全不懂的。

「老師我設計好了,妳要不要玩看看?」女孩還來不及將他是選手這件事放進自己腦中,小宏就已經設計好了。

「小宏玩給老師看吧,老師檢查你的程式有沒有設好。」其實女孩真的完全不懂這些東西,她只是希望自己有一點時間可以消化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但其實不用她檢查,小宏很快就發現自己程式設錯在哪,這比他檢查數學訂正還要快上十倍。

「老師,我自己檢查好了,妳下次要教我什麼?」速度之快,不到十分鐘他已經自己設計好一個遊戲、玩過一輪並檢查修正錯誤,最後再玩一次確認無誤,慎還想和老師分享這遊戲。

「下次,我們來設計更難一點的遊戲吧!」女孩被迫拉回思緒,平淡的回覆小宏。但其實女孩心想著要開始準備搬救兵,一個什麼都不會的老師遇上選手程度的學生,說實在的,女孩根本沒有自信可以教好他,不過她會願意為了這殷切期盼的孩子放手一試。因為當時說要當一隻米蟲的他,突然有了夢想也想努力實踐,身為一個老師,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孩子的程度好,老師當然就要更加精進,即使是從零學起,也要硬著頭皮走下去。

每一次上程式設計的課之前,女孩都接受了約莫兩小時的培訓,確認自己都會了才開始設計教材,希望小宏可以從自己身上得到新的東西。

「老師,妳會來今年的相見歡嗎?我已經長高了喔,應該比妳高了,我有163公分喔!」是呀,終於又有相見歡了,已經一年沒再見過小宏了。

「會呀,老師會參加,我期待看到你。」女孩參加相見歡的時候,原本才154公分的小宏真的已經是一個約莫163公分的大孩子,成為他們全校最高的學生。而他的面容也與五年級差很多,看似變的更加沉穩。

「小宏快畢業了呢,想念什麼國中呢?」女孩知道自己與小宏的上課時光已經不多了,但還是想知道他未來要去哪間國中就讀。

「我想念有籃球校隊的國中,可是媽媽不准,她要我念普通國中就好,因為要花時間照顧妹妹不要練球。」小宏真的很喜歡打籃球,他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六點準時到學校自己在籃球場練習投籃,就算沒有很高超的球技,也有一顆熱忱的心。聽到他說這席話,女孩真的很想抱抱他,但這孩子已經悄悄進入青春期,已經不是個能隨意擁抱的年紀。看著他的眼眸,忽然覺得比五年級的時候更加灰暗了,這孩子內心到底還藏匿了多少故事?

「小宏,那你覺得老師這學期上程式設計,你有多學到什麼嗎?」女孩決定轉個話題。

「有啊,老師教我檢查程式哪邊有錯,也教我設計其他有趣的小遊戲,我覺得我學到很多。」講到程式設計,小宏落寞的雙眼又燃起一道光芒,他的這段話給了女孩一個莫大的鼓勵。

「老師,我輸了,我沒有得獎回來。但我覺得沒關係,從這次比賽我知道自己會因為時間有限而緊張,導致輸掉比賽,我也看到很多選手有多厲害,我可以再繼續學習。」很快的小宏比完賽回來了,他告訴女孩後續的結果。其實女孩有偷偷上網查比賽成績,因此心裡早已有底。原以為小宏會很難過,但沒想到他卻自己開始檢討哪邊可以再精進,一點也沒有氣餒。小宏的態度正面積極讓女孩內心很感動,原本在內心上演千遍萬遍的安慰戲碼全部可以拋諸腦後,因為小宏根本不需要別人安慰,就可以自己站起來繼續前進。只可惜,他已經快畢業了,進入國中後不知道還能不能接觸更多程式設計的東西。

對呀,小宏就快要畢業了呢,回首這兩年,女孩從一個菜鳥課輔老師,逐次修正自己的教學方式,從課內教到課外,從地理概念、職業介紹、時事解說到程式設計,每一學期都在改變。然而這位菜鳥課輔老師,也已被評選為優良課輔老師。是小宏讓女孩成長這麼多,她看著他年紀與心態上成長,他也在無形中讓她的能力成長。

六月二十日,是小宏畢業的日子。女孩為了去參加小宏的畢業典禮,與父母起了爭執,因為小宏的學校位處偏遠山區,交通不便十分危險。但女孩真的很想再去見他一面,她不曉得未來還能否見到他,想好好祝福他畢業。後來女孩找到了陪同的友人才終於可以如願前往。女孩帶了一大包禮物,有小宏最愛的籃球、需要的運動護腕、愛吃的巧克力餅乾,還做了一本相片卡,相片卡是這兩年與小宏相見歡拍的合照,配上一些文字,希望能將祝福傳遞。小宏是個樂於分享的孩子,他總是會將女孩送給他的零食分給自己的朋友以及家人,所以畢業典禮那天,女孩帶了很多很多零食,希望小宏自己也能吃多一點。

那天有五個畢業生,女孩看著小宏在台上表演,他不像班上其他同學站在舞台中間跳舞,而是默默站在一旁的角落隨音樂起舞。他就是這樣,不太會與人搶風頭,也不會讓大家特別注意到他,但在女孩眼中,他就像舞台上最亮的一顆星。小宏得到了熱心服務獎,這個獎項配他實至名歸,有時他上課會遲到,遲到後會馬上跟女孩道歉,而遲到的理由則是幫忙師長搬東西或是幫自己妹妹處理一些大小事,女孩不忍責怪他,因為他就是這樣懂事又貼心,何必去責罵一個乖巧的孩子呢?典禮結束後,女孩被小宏拉去一起參加他們的餐宴。

「老師,小宏現在畢業了,那妳之後教我好不好?我想要妳教我!」小宇興奮的說著,小宇是小宏的好朋友,之後要念五年級。女孩給了小宇一個微笑,沒有特別表態,因為她知道,隨著小宏畢業,她可能也會離開數位學伴。

「老師謝謝妳!謝謝妳教我們家小宏!」講出這句話的是小宏的母親,她那天也參加了典禮,看見女孩對她深深鞠躬表示感謝。

「老師,再見!」小宏與他的朋友們奮力的揮手與女孩道別,直到女孩下山離開他們的視線前,他們的雙手不曾停止揮舞。再見,小宏,老師會想你的!

小宏畢業後,主動將女孩加入通訊軟體的好友。

「嗨,小宏,暑假過的好嗎?有沒有出去玩呢?」

「老師好,我暑假在打工,每天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去幫忙搬牧草和收割花生。」

「八點上班你有沒有吃早餐?」

「沒有。」

「工作是你自己找的嗎?還是媽媽要你去工作的呢?」

「是我自己找的,老師我先去做事,休息時間結束了!」

「好,記得多喝水,要吃早餐!」

女孩不清楚小宏的家計狀況,只是很心疼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每天在烈日下工作八個小時還沒有吃早餐。女孩其實不常跟小宏聊天,偶爾會看看他在網路分享的東西,其實大部分都是一些國中生會喜歡的遊戲。是阿!他畢竟也還是個孩子嘛,雖然成熟了點,但內心還是有孩子的樣子。

暑假過後,女孩忍不住關心小宏國中的生活。

「小宏,國中生活還好嗎?住校還是每天回家呢?」

「老師好,我住校,周末才會回家!」

「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老師了,你可以叫我姐姐就好,我的年紀跟你哥哥差不多。」

「我還是習慣叫妳老師,因為妳是我的老師。」

「你吃晚飯了嗎?這時間差不多已經放學要吃飯了吧?快去外面買點吃的吧!」

「媽媽叫我自己煮。」

「那你用刀子和開火都要自己小心一點!」

「好,老師我先去煮飯。」

剛升上國一的孩子,下課後要張羅自己的晚飯,沒有家人的照顧,他變得越來越獨立。唯一沒變的是,他還是都沒吃早餐……

女孩隨著小宏畢業,也從數位學伴畢了業,她私心希望在她的學伴時光只有關於這個孩子的記憶。這兩年,她曾因為教學上的挫折而埋首哭泣;曾因為放棄了系上許多事務而感到惋惜;曾因為課輔捨去許多自己休閒與休息的時間;曾因為他和家人起爭執;曾因為他的程式設計課程要求讓自己花更多時間進修。但即便如此,她不曾後悔這兩年的選擇,這兩年她看見一個孩子的轉變,看見一個孩子跟自己逐漸熟稔的過程;看見一個孩子從沒有夢想到許下志願;看見一個孩子從懂事變的更加成熟;看見一個孩子逐漸長高長大;看見一個孩子在高年級生涯的心態轉換。兩年前她許下一個願,說要陪這孩子直到畢業,只要他還在課輔計畫裡的一天,她就不會讓他再去適應新老師。她做到了,她的確陪這孩子直到畢業。女孩花了兩年與一個孩子培養默契、建立關係,這種感覺比起參加任何活動都還珍貴且深刻。女孩只是個單純平凡的大學生,因為大一時期的熱忱與傻勁,參與了這孩子成長的足跡。若是搭時光機再回到兩年前,女孩還是會選擇參與這個課輔計畫,或許要為了這孩子失去部分屬於自己的時間或是活動,但她願意,她願用兩年的時間,換得一個孩子的信任與成長。

數、位、學、伴,女孩現在唸出這四個字,是該將重點放在「數位」、「學」,還是「伴」呢?對她來說,是「伴」,小宏在她課堂學到的東西或許總有一天會忘記,但她相信,小宏不會忘記國小高年級這段時光,有個老是愛問他今天有沒有吃早餐的姐姐。或許總有一天,小宏可能會與她失去聯繫,也可能會忘記她的名,但這些都不重要,只要他記得國小高年級的課輔生涯是快樂且豐富的,那就夠了。

「小宏,你看這張照片!」女孩離開數位學伴後,成為面對面授課的才藝班老師,授課地點在瑞穗,而那張照片就是瑞穗火車站的景色。瑞穗,是小宏生活的城市。

「老師,妳來瑞穗喔?」

「對呀,老師離開數位學伴了,現在每個禮拜都要去瑞穗教才藝,希望哪天可以再見到你。有空的時候,我們就在瑞穗車站附近見個面吃飯,好嗎?」

「好。」

好,她會期待哪一天,可以再跟這孩子見面。或許再次見面,他又長高了點,又可以跟她分享許多在國中遇到的趣事,然後兩人笑的不亦樂乎,或許……她也可以用那顆畢業時送小宏的籃球來進行一場球賽,然後,她可以買份早餐給他吃。他一直都不是不愛吃早餐,而是沒有早餐可以吃。

或許,用兩年的時間,陪伴一個孩子成長是一種承諾。然而這承諾,或許需要一點契機與緣分,但履行這份承諾,最終的感觸是深刻且甜美的。

大學四年的時光,小宏絕對是女孩最值得留念的事情之一。她與他的成長故事,或許也不只那短短的兩年。期許來日能夠再見面。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A- A+

相關新聞

孩子的書屋「陳爸」 拍廣告盼小額捐款

2017-11-07

回響/「讓願留下的好校長 有機會長期貢獻」

2017-11-01

回響/優秀偏鄉校長 可任12年

2017-11-01

回響/遲緩兒療育是國家照顧義務

2017-10-17

【徵文佳作】湯智達/遲來的抱歉

2017-10-16

【徵文佳作】萬宗綸/偏鄉教育的異義

2017-10-16

【徵文佳作】徐士茹/願,用兩年的時間換些什麼

2017-10-16

【徵文佳作】張簡忠逸/海子怕海

2017-10-16

【徵文佳作】鄧文奕/我的教師之路-在雲南的故事

2017-10-16

【徵文參獎】邵鳳蘭/逃

2017-10-16

【徵文貳獎】王如璇/擁抱教育 愛無限

2017-10-16

【徵文首獎】蔡美芬/天使不慢飛 這些年我在偏鄉的療育路

2017-10-16

【得獎公布】udn文教X願景工程 萬元募集偏鄉教育故事

2017-10-16

「我的偏鄉教育故事」萬元徵文 10月1日截止

2017-09-14

台東「孩子的書屋」賣咖啡了

2017-02-19

唱出感謝的心 書屋孩子「出輯」

2016-11-27

家鄉重創仍不放棄…台東孩子划獨木舟抵台北

2016-07-13

海上看台灣… 書屋學生:美得像明信片

2016-07-12

台東孩子獨木舟環島 遇颱不放棄

2016-07-12

體重上百公斤 他獨木舟環島更愛台灣

2016-07-12

獨木舟環島670公里 8弱勢生找到自信

2016-07-12

社工美眉牽小手 單親兒有了媽

2016-04-05

志工支援 留英大學生帶回世界觀

2016-04-05

退休師教學換宿 從貴族私校教回偏鄉母校

2016-04-05

她到台東當英廵 減法教學讓學生成績變好了

2016-04-05

「找出適合偏鄉的課程」王政忠帶好成績,更要引發動機

2015-06-22

培養部落知識菁英 馬彼得要搏原住民復興

2015-06-22

「任意門」龐大慶 免費課輔燎起部落升學動力

2015-06-20

4把小提琴打造部落弦樂團 學姊以愛循環不休止

2015-06-20

走出部落 布農女孩驚覺人生還有不同選項

2015-06-20

拒絕放棄人生 詹敬農:山上學生不是只能唱歌跳舞

2015-06-19

環島最終站 鄭豐繽留下為屏東小孩開課輔班

2015-06-18

赴馬祖教英語 26歲女老師:嫁人不急,遠方孩子需要我

2015-06-18

台東土很黏 蕭再發14年來盯課顧健康

2015-06-18

林儷穎:都市的師培、教法,偏鄉完全用不上!

2015-06-18

漁光國小誰來午餐? 小兒科醫師把世界帶進教室

2015-06-17

退隱江湖蓋書屋 陳爸:孩子再壞也要救!

2015-06-16

黑道也來捐款 夢想之家為都會弱勢生孵夢

2015-06-16

我的志願? 這位小六生的答案讓人想掉淚

2015-06-16

「獎狀罰單一起來」 蚊子館挪做免費課輔狠遭拒

2015-06-16

熱門文章

孩子的書屋「陳爸」 拍廣告盼小額捐款

2017-11-07

回響/優秀偏鄉校長 可任12年

2017-11-01

回響/「讓願留下的好校長 有機會長期貢獻」

2017-11-01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