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飲食革命 飲食革命/回響
余宛如說,消費者透過吃,正在決定世界的物種。 攝影/韋麗文

余宛如說,消費者透過吃,正在決定世界的物種。 攝影/韋麗文

余宛如:讓飲食把物種多樣性帶回餐桌

捷運車廂裡,播放著夜市小吃的觀光廣告,十分歡樂繽紛。然而食安問題連續爆,台灣究竟算是個美食之島嗎?台灣公平貿易推廣協會理事余宛如輕輕嘆了口氣,台灣的飲食文化缺乏土地連結,大為盛行的台灣小吃,滿街都是的文青式裝潢的咖啡店,不斷的複製,台灣的美食文化缺乏深度與底蘊。

透過食物革命,讓物種多樣性帶回餐桌。 圖/ingimage
透過食物革命,讓物種多樣性帶回餐桌。 圖/ingimage

「慢食」一詞已為人所知,很多人卻誤會其內涵為「慢慢吃」。余宛如說,慢食(Slow Food)是相對速食(Fast Food)而言。速食帶來工業化生產,對土地帶來太大的壓力、迫害與威脅,其經營方式已逐漸破壞食物生產的生態多樣性,也讓世界飲食文化趨於單調。

慢食運動則試圖找到原生食材、傳統食品、過去因應生態環境發展出來的各種食物處理智慧以及烹調技術,透過食物保存多元的飲食文化,連結生產者、消費者與生態環境。余宛如註解,台灣的美食文化,應該找到與土地的連結,重建那些快要消失的食材種類、栽種、烹調與料理的方式。

台灣是個殖民島國,飲食文化多來自中國與日本,真正本土的原生種食物比較能從原住民飲食文化中探索而來,像是紅糯米、糯小米、紫糯米、馬告、小米、紅藜等,我們卻認識的極少。當氣候變遷猛然襲來時,人工育種的外來種恐難撐過衝擊,需靠復育原生種支撐。

飲食單一化不僅出現在台灣,而是世界現象,因此像是飲食革命蓬勃發展的英國,也正在復興原生牡蠣。由於太平洋牡蠣便宜、體大、生存率高、全年無休產卵,大受食客的歡迎,逐漸取代英國原生牡蠣,剝奪了原生牡蠣的產地與生存機會。

此時,全球牡蠣帶已經消失85%,如果你要問,牡蠣帶消失與你何干?余宛如說,牡蠣帶具有海洋生物棲息地、天然濾水器、淡化沿岸海水,海草在牡蠣帶上生長,減緩海浪速度,以保護脆弱的海岸。

除了環保議題之外,復興牡蠣,倫敦青年食物運動開班授課,教人撬開硬殼、品嘗牡蠣,讓英國人重新認識原生牡蠣。因為牡蠣還蘊含著英國的共同記憶,像是如今倫敦的捷運票卡,就叫做「牡蠣卡」,是為了承襲莎士比亞用翹開牡蠣比喻為打開世界的文學榮光。因此這批年輕人積極鼓勵英國民眾多吃原生牡蠣,以倫理消費來支持原生牡蠣的復育,讓原生牡蠣重新回到人們的餐桌。

過去我們說,「You are what you eat」(人如其食),余宛如說,此刻,消費者在決定世界的物種。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