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青年尋路 首部曲:搶救人才
大陸北京大學教授巫和懋,多年前從台大國企系被大陸挖角,如今的研究室就在清朝的恭親王府裡。 記者盧振昇╱攝影

大陸北京大學教授巫和懋,多年前從台大國企系被大陸挖角,如今的研究室就在清朝的恭親王府裡。 記者盧振昇╱攝影

不滿教改政策 他們集體出走…

早在二○○六年六月中國大陸啟動「千人計畫」攬才的前幾年,台灣大學國企系教授巫和懋、台大經濟系教授朱家祥,以及政大金融系教授霍德明,是國內「首發」集體跳槽到大陸北京大學授課的台灣菁英學者,當年他們因不滿台灣的大學體制改革、校園學術風氣弱化而出走,一度引發學術界大震撼。

如今,三位教授的研究室坐落在北京大學東北角最美的「朗潤園」內,對於台灣近年面臨的教育、人才危機,現任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朗潤講座教授巫和懋依然關心也憂心。他認為,只要台灣教改和大學法有關「校園民主體制」、「教授計點制度」不改,台灣人才出走問題終將難解,恐會自食惡果。

走進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所在地「朗潤園」,有如進了清宮戲裡的王爺府,這裡是北大重點文物保護的前清王府,古典的建築院落,外圍環繞著北大最美的「未名湖」,未名湖一九二一年由國學大師錢穆命名,展現了知識分子追求「淡泊名利、寬容無爭」的心境。

接受台灣媒體專程到訪,巫和懋原不願再提當年過往。但心疼台灣近年因教改、教學體制變革導致日益愈嚴重的人才外流、產學失衡等問題,巫和懋忍不住重話挑明 「再不改革!台灣人才沒有救!」

兼任中國人力資本與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中國經濟學年會秘書長的巫和懋,十年前就喊出「台灣大學教育制度出問題,改革誤導方向」;如今,台灣人「自食惡果」,「若還不能改正制度,台灣人才問題終將難解」。他說,大學法、教授評比、中學教育、教改等政策,都要全盤檢討,而且要由總統統籌,要把人才當成國家安全的重要議題。

他指出,台灣施行所謂的「校園民主」,系主任由系內老師選出,院長由院內老師選出,校長由老師來選。系主任因有選民壓力,誰也不得罪,每選一次,系內就分裂一次,對立、鄉愿心態更嚴重,結果「該淘汰的,最終都沒能淘汰」,這種以「選票」為前提的校園民主,一開始就不對。

巫和懋表示,美國制度是從上而下,校長是由董事會指定、院長由校長指定、系主任由院長指定,這種制度之下,系主任才可要求老師,因為「大學是菁英、不是民粹」。但台灣的校園民主由下而上,造成大學裡派系叢生。

另外,一九九三年國科會提出「教師評量制度」更是問題。老師研究發表以點數計算,學者為了「拚點數」,一個成果發表可能寫成輕薄短小的三篇,但欠缺重要性、學術延貫性;相較於美國、大陸對教授的評量,在乎的是學術價值和學術貢獻,台灣校園在這種人際關係充斥、玩點數的遊戲下,劣幣逐良幣,大學本該是人才培育中心,如今反成了人才危機的核心。

十年教改,是巫和懋心頭的另一個痛。他說,教改導致台灣的大學林立、大學生素質滑落、技職教育荒廢,當年教改的後遺症,讓大家都嘗到苦果;台灣如果真想搶救人才危機,就要趕快把當初錯誤的制度一一調整回來。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