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青年尋路 首部曲:搶救人才
高溫超導物理學家、中研院院士朱經武。 (本報資料照片)

高溫超導物理學家、中研院院士朱經武。 (本報資料照片)

朱經武:只要能幫台灣 大陸人又有何妨

「我看到台灣人才培育有個很大的隱憂,社會有太多的怨氣,假如我跟你不同,絕對是你不對,只有我對,這是很糟糕的!」享譽國際的高溫超導物理學家、中研院院士朱經武,從制高點角度探討台灣人才危機,他表示,美國也有同樣的問題,但美國人以國家利益為優先,而非考量黨派的利益。

朱經武也是教育部人才培育白皮書指導委員之一,從美國及香港的經驗提出建言,認為應從國家利益來思考問題。他舉例說,美國人認為招收研究生不賺錢,因此有人認為不應讓太多外國人到美國讀研究所。但他據理力爭說,在美國一個小孩從出生到大學畢業要花一百萬美金,讓外國優秀學生讀研究所,「進來一個省一百萬,如果留下來會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為國家利益,最後可以達成共識。

朱經武表示,美國很重視留住人才,外籍博士生一畢業就給一張綠卡,同時也想辦法幫助他們留下來創業。美國的想法是「全世界的人才都是我的」。他認為,台灣也要有這種胸襟,「大陸人才如果能夠幫台灣創造新的奇蹟,為何不用他?」

七歲來台,在台中清水眷村長大,朱經武說,台灣現在遭遇的情況不是最壞的時候,他生長時代的台灣,經濟比現在更糟,只是台灣現在很多人「人在福中不知福」。

一九八○年代,台灣開始發展半導體,朱經武有一次到工研院研究室看砷鎵半導體,實驗室有個燒單晶的爐子,沒有任何安全防護措施,砷非常毒,他問當時的工研院院長林垂宙,「這東西很毒,怎麼處理?」林垂宙回答:「上面籠子有隻金絲鳥,金絲鳥還活著,代表砷毒沒外漏。」

朱經武說,台灣當年如此艱困,願意冒險打拚,才做得出成績。但現在「被寵壞了」,年輕人也不願冒險,嫌薪水太少不去做,這是不對的。

人才攸關競爭力。二○○一年至○九年,朱經武擔任香港科技大學校長時,利用他的人脈延攬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入校,讓香港科大擠入QS世界大學排名亞洲第四。從國際看台灣,他看到不少問題。

「台灣給大學的科技經費不少,但有很多條例,買東西也要管,教授還被約談,這很ridiculous(荒謬),好像台灣教授都在貪汙。這是會計制度有問題。」朱經武指出,他擔任香港科技大學校長,隨時可以到外出差,但台灣需要批准;他想聘什麼人、做什麼事,不受會計人員干涉,除非他雇用自己的親信,會計人員認為不對,可直接向校董會反映。

令朱經武不解的是,在國外,除非是犯法的事,會計都要聽校長的話;但在台灣,會計人員不受校長管,這很奇怪。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