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青年尋路 首部曲:搶救人才

加碼挖來的A咖 竟被罵肥貓

白領人才進不來,學界和產業界一致疾呼,台灣必須先敞開心胸,放棄繁瑣嚴苛的行政程序,才能打開攬才的大門,否則「國際化」永遠是空談。

政大商學院副院長陳春龍說,饒富名望的國際學者和高階人才不願來台;近年即使要聘剛拿到博士學位的年輕人才,籌碼也少得可憐;美國普度大學商學院聘一個剛拿到會計博士的年輕人,年薪廿四萬美元(約台幣七二○萬);台灣新聘助理教授月薪才台幣七萬左右。

更讓他感慨的是,台灣想提供人才「加碼待遇」,還要擔心被貼上「肥貓」標籤。「拜託!我們這裡的肥貓,到國外像老鼠!」

什麼是國際化?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說,「國際化」就是「國際標準」,舉例來說,美國教授升遷,半頁文件就搞定,但台灣的大學教授升遷都是厚厚一本。他強調,台灣要追求國際化,就得先從「國際標準」做起。

台灣的防弊文化,郭位也覺得不可思議。美國的制度,先對人信任,發覺有問題才不信任;台灣則相反,對所有人都不信任,等證明你可靠時再相信你。

產業界還發現,台灣個人所得稅率偏高,是國際化的另一障礙。新加坡、香港個人稅負為百分之十七及百分之十六點五,台灣個人綜所稅累進稅率最高達百分之四十,等於四成收入要繳給中華民國政府。

稅務稽查更常讓國際大師「忍無可忍」。工總秘書長蔡練生說,台灣是「單據證明主義國家」,所得稅申報時的各種免稅額、扣除額,都須出示單據。國外沒有戶口名簿,很難找到所謂「父母的生存證明文件」,只好以父母親為名的房子水電費或電話費資料,來證明海外父母「還活著」。這些為了防弊而衍生的消極或負面管制,讓台灣更難引進國外人才,再不改變,台灣將陷入人才進不來的死結。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