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青年尋路 首部曲:搶救人才

釘子碰到怕…獵人三關五卡 企業總部出走

長期承辦跨國企業稅務,並協辦海外白領來台的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發現,十幾年前,外資企業來台成立子公司或實驗室,一次申請動輒三四十人,近年外國白領申辦案件少之又少,偶爾接案,也只是一兩人的申請案件。

關鍵原因,除了台灣不復當年經濟榮景,更大關鍵是外國白領來台工作的申請作業繁瑣,讓企業老闆打退堂鼓。

一家外商主管表示,他自海外挖角市場行銷人員,原本三周的申請流程,竟被卡住。因為這位行銷人員在國外二年工作經驗,銷售的是A商品,和他公司主要販售的B商品沒有工作經驗的關聯性,申請案就這樣被打回票;氣得他只能就近找台灣勞工,不想再去碰釘子。

另一家馬來西亞跨國外商金融主管去年被派到台灣工作,為了要幫太太、小孩申辦來台居留手續,他得一一備妥結婚證書、小孩出生證明等,來來回回翻譯、申請,搞了五個多月還辦不出來;這和他之前派往新加坡、香港的經驗完全不同,最後老婆氣到不願跟他來台灣。

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也抱怨,曾經好不容易透過各式管道,重金挖角某國際飯店的經營專家,萬事俱備,卻沒想到,台灣規定白領階級來台,只能隨行帶一位「外國佣人」,他家中另有二位外佣進不來,這個小規定,害他費盡心思挖到的高階人才放棄台灣不來了。這個結局讓潘思亮不禁要問:這樣的管制,因小失大,到底有何意義?

種種限制也讓台灣在亞洲失去競爭力。美僑商會人員透露,跨國企業近年多將亞太區總部放在香港、新加坡或上海,台灣的國際地位大不如前。新說法是,被派到台灣的跨國人士很多都是「比較失意的」,台灣不再是外國白領熱中的「跳板」,因為最大的市場在中國。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