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青年尋路 首部曲:搶救人才
許多外國青年對台灣懷抱熱情,卻因法令和薪資限制,無法留在台灣工作;他們希望,台灣能對外國人再友善一點。 記者廖國隆╱攝影

許多外國青年對台灣懷抱熱情,卻因法令和薪資限制,無法留在台灣工作;他們希望,台灣能對外國人再友善一點。 記者廖國隆╱攝影

他拿台灣獎學金 跑到北京找工作

「台灣政府當時為什麼要讓我過得這麼辛苦?」John,廿六歲的澳洲青年,大學時拿台灣獎學金來念書,想留在台灣,卻因法令規定外國專業人士來台,需有兩年以上工作經驗而無法如願。他為了在台灣待久一點,還休學去找一份薪水不高的實習工作,拮据度日。

台灣政府 為什麼讓我這麼苦

John回憶當時生活,比了一塊幾坪大的範圍說,實習薪水微薄,只能住租給特種行業女性的雅房,「唯一家具是洗衣機。」他說,由於是實習身分,縱使工作跟正職職員無異,但對履歷毫無幫助。

他認為,很多來台念書的外國青年想透過工作融入台灣生活,剛畢業是他們對台灣最感興趣之際,但因法令限制,紛紛跑到大陸去。John後來也去了北京,台灣當初給的獎學金,彷彿為人作嫁。

薪資下限48K 也成絆腳石

勞委會對白領外勞主要限制,除了月薪四萬七千九百七十一元上,且要有兩年工作經驗。目前勞委會放寬標準,研究所學歷的白領外勞,及在台灣念完大學的外籍畢業生,可不受兩年工作經驗限制,但四萬七千九百七十一元的薪資下限還沒放寬。

上述兩項限制,被視為是外國人才進不來的緊箍咒。勞委會職訓局長林三貴苦笑說:「企業主如果連這樣的薪資都不肯出,還寄望找到一流人才?」

香港對白領外勞薪資下限規範約七萬六千元,新加坡是六萬九千元,台灣的規定相對較低,勞委會因此不認為這是阻擋外國專業人士來台的障礙。

勞委會:必須保障本土勞工

勞委會這兩道「緊箍咒」也並非毫無通融的餘地。林三貴說,針對特殊外國專業人士來台個案,勞委會與該行業主管機關有會商機制,如果主管機關認為台灣的確缺乏這類白領外勞缺,就算雇主只給低廉的薪資,或工作經驗不到兩年,勞委會也會放行。經會商機制的特殊個案,放行率在九成以上。

四萬七千九百七十一元的薪資下限,主要是保障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林三貴表示,如果取消白領外勞薪資下限,雇主可能以便宜的薪資大量引進鄰近國家的大學畢業生,從事低階的白領工作,衝擊台灣年輕人的就業機會。

勞委會也評估認為,要增加台灣外籍優秀人才的數量,提高薪資待遇才是解決之道,而非一味把焦點放在薪資下限,「如果月薪給一千五百美元,要一個外國人千里迢迢帶著妻兒跑來台灣工作,有可能嗎?」林三貴說。

不去面對世界 路就越走越窄

由於太喜歡台灣,加上還有女友,John去年又回到台灣,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他認為,雇主用一個外國大學畢業生的考量,可能是他的語言能力、可能是他的國際視野,跟雇一個台灣的大學畢業生的出發點絕對不一樣,不太可能因此而衝擊台灣年輕人的就業機會。

「很多外國人想參與台灣社會,可是都被法令阻擋」,John說,當一個社會不去面對世界,想法會愈走愈窄;一個國家如果要瞭解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必須先看它如何對待外國人。「台灣要找那些賺了錢就走的外國人?還是真正認同台灣社會,把熱情、歲月留在台灣,與台灣人一起為未來打拚的外國人?」深愛台灣的John,拋出了一個台灣社會探討人才危機,鮮少觸及的問題。

話重點

John(澳洲留台學生):一個國家如果要瞭解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必須先看它如何對待外國人。

楊智鈞(中研院經濟所助研究員):台灣要短線操作,用高薪請來快退休的諾貝爾獎大師,買個名聲?還是找有潛力的學者落地生根?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