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社會企業 社企讓青年圓夢
「O School」執行長劉慶權:看到社會的痛,只要不走開,就能找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
舞者陳思瑋:一個人可以達成的東西就只有這樣…看看熱情能讓我走多遠。 特派記者曾吉松/攝影

「O School」執行長劉慶權:看到社會的痛,只要不走開,就能找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
舞者陳思瑋:一個人可以達成的東西就只有這樣…看看熱情能讓我走多遠。 特派記者曾吉松/攝影

新加坡篇/O School看到社會的痛 創意找解方

現在的「O School」是有一萬五千位學員參與的舞蹈學院,每天黃昏時門口總有排隊上課長龍;每次舞蹈賽有三到四千人參與。「O School」還把活動聯結到日本,讓優勝者可以到日本參賽。

台灣有人慕名而來,一下飛機先到「O School」朝聖、付費上幾節課,享受星式律動。新加坡「O School」執行長劉慶權認為,「每個社會企業的起源,都因為看到一個問題」;他更希望所有人「看到社會的痛,只要不走開,就能找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

七年前的新加坡除了傳統民族舞蹈,沒有其他舞蹈空間,愛跳舞的年輕人無處可去,為什麼沒地方讓他們一展長才?「O School」表演藝術中心於是在二○○六年以政府社企基金協助成立,雇用有能力、潛力的舞者,他們在此受訓、教學賺薪水,他們在街舞、嘻哈、街頭爵士舞中看到生命力。

成立五年,「O School」已成為新加坡最大的街舞學校。

陳思瑋原本是新加坡郵局的行銷人員,如今是「O School 」舞者。解除身體裡律動細胞的束縛後,陳思瑋不但成為街舞老師,還編導、製作,更用原來行銷專長,協助推動「O School」國際化。

「看看熱情能讓我走多遠。」她說,「一個人可以達成的東西就只有這樣,但有一點空虛」。如果幫別人追夢,追不完,她開始用熱情傳承,讓其他人也站上舞台追夢。

而劉慶權原本就設有「新啟學院(City College)」給中輟學生「第二次機會」,「O School」的盈餘也成為供給新啟學院營運的柴火,「這是年輕人幫助年輕人的模式,只是(跳舞的)年輕人不知道。」

推動社會企業的熱情,並沒有讓劉慶權把營利放在一邊;他更看重的人的價值、潛能。他說:「Google、Apple賣的也像是一種價值。」

站在舞台往前看,劉慶權看到的是每個青少年都像一塊拼圖,「可以用凸出來的部分伸出去,也可以讓別人搭進來」;拼圖完成前,他是那個看到社會的痛,沒有離開現場的人,而且用了創意,找到解決方法。

O School是表演型社企。在萬般皆下品,唯有成績高的新加坡,吸納高風險青年人...
O School是表演型社企。在萬般皆下品,唯有成績高的新加坡,吸納高風險青年人,藉舞蹈表現自我,充實自信。 特派記者曾吉松/新加坡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