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綠生活實踐+ 綠生活實踐+
野鵝快跑戶外音樂祭與青瓢合作,推廣全面禁用一次性餐具。 記者鐘聖雄/攝影

野鵝快跑戶外音樂祭與青瓢合作,推廣全面禁用一次性餐具。 記者鐘聖雄/攝影

租借餐具 萬惡塑膠變環保尖兵

四月,初春的蒼鬱山谷添了攜家帶眷的野營人潮及不絕的樂響。舉辦第三年,素有「親子版富士音樂祭」稱號的「野鵝快跑戶外音樂祭」,二○一九年由台北都會移師宜蘭南澳「那山那谷」;不為別的,只圖讓文青爸媽參加音樂祭時,還能帶孩子親近自然,藉機進行環境教育。

但人潮勢必為山林帶來負擔,享樂如何兼顧環境保育,成了野鵝快跑的難題。

主辦單位估計,現場露營攤位近兩百頂帳篷,三天活動帶來三千至五千人潮,大量人潮如何垃圾減量?解方之一,來自訴求減塑的新創社會企業—青瓢。

拚減塑 專注重複使用

青瓢二○一六年創立,初衷是為環境永續提供解決方案。創辦人林志龍說,「我們的目標是Be Part of the Solution(成為解決方案的一分子)」,主打租借餐具服務,以重複使用替代一次性浪費,讓民眾可以兼顧便利與環保,大幅降低減塑門檻。

「青瓢兩年多來,認知到大家不是不(重視)環保,而是用免洗餐具真的很方便,所以青瓢要做的,是讓環保餐具更便利。現在很多人願意自己帶整套餐具碗筷出門,這很好,但還是少數,消費者在意的是便利性,我們就儘量讓它更便利,讓垃圾與一次性餐具可以減量。」

主打減塑,青瓢提供的卻不是許多人認為環保的紙容器,或其它再生素材,而是被視為「萬惡」的塑膠餐具租借服務……為什麼?林志龍引用日本東京大學研究報告解釋,單一材質塑膠餐具兼顧輕便、衛生與耐用,只要重複利用七次以上,對於地球資源的消耗與碳排放,反而比一次性使用的紙容器更低,顛覆眾人既定印象。

他強調:「有人質疑為何提倡環保減塑,卻用塑膠杯?主要觀念是要減少一次性使用,塑膠做到好的重複使用,能比玻璃、陶瓷的碳排放更低,攜帶也更輕便,又不容易破損。塑膠某個層面來說,不是不環保……主要問題是一次性使用,垃圾量太多,導致它跑到海洋或其他不該去的地方。」

換言之,「塑不塑」不是重點,一次性浪費才是關鍵。

最理想的減塑,是每個人隨時自備環保餐(杯)具,然而現實不如理想,許多時候人們對輕(方)便的追求勝過環保;又或者,許多場合真的難以自備環保杯。舉例而言,近年風行的路跑活動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成本高 比紙杯貴十倍

多數的路跑活動不會要求參加者帶著環保杯邊跑邊喝,而是在補給站中提供紙杯,讓跑者能補充水分。然而這類型活動卻在無意間大量製造一次性浪費,且實際上難以回收利用的紙杯垃圾。此時,就是最適合青瓢進場的時刻。

只要主辦方願意與青瓢合作,直接把補給站紙杯替換成環保杯,再把本來要回收紙杯的垃圾桶,置換成環保杯回收籃,每場活動就能防止上千個紙杯的浪費。

然而,這個簡單又環保的服務,首要面對的難題就是「成本」。

考量到環保杯租借需要面對倉儲、搬運、管理、汰舊、清潔等成本,青瓢提供的環保杯租借服務,大約是每個單次七塊錢;像路跑這樣的大規模租借,則可能將單價壓到四、五塊錢左右。問題在於,每個紙杯的成本不過五毛錢左右,和環保杯相比價差高達十倍,若非主辦單位有心支持環保,否則將本求利,沒有理由與青瓢合作。

慢慢來 價值漸受重視

林志龍坦言,青瓢成立兩年多至今仍未獲利,很大原因就在使用者的成本考量。青瓢在推廣環保理念時,首要面對的就是「價值」與「價格」的衝突,也是最容易感到受挫之處。

但他強調,台灣人已經逐漸意識到紙杯是一次性浪費,背後也有太多外部成本沒有被納入考量,後續回收處理也困難。現在有愈來愈多活動主辦方,會衡量「價值」勝過「價格」,所以他相信青瓢後續仍大有可為。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