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大疫之下 康復之後
「只不過是買個菜而已就中病。」許多重症患者對病程一點記憶都沒有,依稀記得迷迷糊糊睡了很久,醒來之後就躺在病床。圖為醫療院所搶救病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只不過是買個菜而已就中病。」許多重症患者對病程一點記憶都沒有,依稀記得迷迷糊糊睡了很久,醒來之後就躺在病床。圖為醫療院所搶救病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康復之後5/為什麼是我?確診者和家屬揮之不去的記憶

五月疫情最為嚴峻時刻,一名住在雙北重災區的8旬嬤,是個案大爆發時的確診者,當時在家發高燒超過一周,歷經1922、地方互踢皮球,她的遭遇無疑印證當時確診屢傳猝死的時期。阿嬤兒子林先生用盡洪荒之力,終於讓母親歷劫40天平安歸來,這對母子的無助並不是獨白,但卻是連日數以百計的確診中,少數否極泰來的案例。

「只不過是買個菜而已就中病。」阿嬤口氣透露出些許無奈,身為重症患者,對於病程卻一點記憶都沒有,依稀記得迷迷糊糊睡了很久,醒來之後就躺在病床。這時林先生插上一句,忘記也罷,那真的是一場災難。

原來林阿嬤5月初去過萬華,以及數個黃昏市場買菜,而雙北也是從當月的11日起,開始風雲變色,每日確診量從雙位數,到百位數快速上升。在疫情升溫、政府配套一團亂的同時,林阿嬤開始出現發燒症狀,與一般感冒並不相同,赴診所拿的藥都快吃完了,也未見緩解,足足燒了三天之久,林先生這才警覺事態不對,趕忙帶著媽媽到醫院採檢PCR。

PCR篩檢結果出爐有三天等待期,林先生請其他家人不准回來,並主動通報公司,母子兩人開始隔離生活。他分享,媽媽對罹病的印象只停留在篩檢這天,便燒到意識模糊,無助的他聯絡1922,都快把電話打爆了,對方也只是請他們在家「等」,「沒想到疫調更是離譜,只匡列我一人。」

林阿嬤在發燒一周後,PCR出爐確診,但長者經不起這樣折騰,且必須立即送醫治療;此時林先生自己也開始出現症狀,心急如焚的他,數度致電1922,希望將媽媽能獲得立即的醫療處置,惟得到的答案是「發燒屬輕症」,請他們在家繼續「等」,這個答案也讓林先生情緒爆發,直接向接線生開罵。

後續地方衛生局捎來通知,因為雙北的檢疫所早已爆滿,只能將阿嬤運往嘉義檢疫所,這個結果讓林先生十分不滿,因為母親年事已高、有高血壓病史,又加上高燒數日,「講難聽一點,可能會死在運送路上」,忍痛拒絕。

林阿嬤救命路像是被堵死般,救護車不來、苦等不到送醫。林先生至今難掩對政府的悲憤,「我當時好想自己衝出去救命。」看著高燒不退的母親,再也受不了,便通報大樓管理委員會,透過鄰里及主委動用里長關係,更請來地方議員協調,才終於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檢查發現肺部早已嚴重浸潤。

回顧三級警戒,有人說,雙北街頭整天傳來救護車鳴笛的聲音,因一夕間出現大量確診者,醫療體系瞬間癱瘓,沒有床位的民眾僅能在家或旅館隔離,又因缺乏監測機制屢傳猝死、到院前死亡,並不是虛假,如此景象無疑是在描繪林阿嬤等確診者的遭遇。

憶起確診過程對於病患或家屬,像揭開傷口,林先生願意分享,是希望中央有所警惕,把第一次社區感染作為經驗,至少下次若不幸發生大規模染疫時,1922分級標準不再只以通話為依據,應該請有醫療背景的人士視訊問診,考量病患病史後再做分流。


▌《康復之後》專題報導:

1.好不容易離開醫院 迎接他的是各種新冠後遺症

2.離開專責病房後 才是家屬折騰的開始

3.黃金復健期限將至 新冠後遺症復原路漫漫

4.焦慮、疑病 心理健康是新冠疫情下受忽略的隱憂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