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從微小到迴盪 從微小到迴盪
願景工程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與主持人王文華對談,盼願景公共化後,能串連各方人才,把議題挖得更深,促進台灣轉型。記者余承翰/攝影

願景工程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與主持人王文華對談,盼願景公共化後,能串連各方人才,把議題挖得更深,促進台灣轉型。記者余承翰/攝影

願景工程董事長陳冲:串連人才共同努力,啟動台灣轉型

2021年,聯合報系成立滿七十周年、願景工程成立滿十年,並轉型為願景工程基金會。

在聯合報系七十周年論壇中,主持人王文華訪問陳冲,接任願景工程基金會董事長的感想與期許。陳冲指出,願景公共化是為了串連大家共同努力,以偏鄉教育為例,如果大家都有平等的教育機會,其實台灣很多問題可以解決,「這是台灣很好的轉型機會,大家一起trigger(啟動)」。

以下為王文華與陳冲對談全文:

王:您現在接任願景工程基金會董事長,我猜您的心情很興奮?您當初接任東吳法商講座教授時,曾引用電影《阿甘正傳》著名台詞:「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麼口味。」接到願景工程的邀約,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心情?

陳:很有趣,《阿甘正傳》的巧克力要是每顆都一模一樣,就沒有戲劇性效果了。因為盒子裡有各式各樣口味,才會有驚奇。其實我一開始很興奮,後來很緊張。興奮是因為過去十年來願景工程成績斐然,我未來能參與其中!

後來發現這可能是個「陰謀」,因為它已經做得很好了,要如何超越是個挑戰。願景工程為什麼要公共化?這理由很簡單,希望更多人參與。更多人參與其實是最困難的事情,很理想但很困難。「願景工程」這四個字幾乎定型化了,大家認為這是聯合報的。

我們現在希望告訴大家:這不只是聯合報的事,這是大家的事。願景工程過去越成功,挑戰越大,不容易。這是一顆巧克力,還是一顆很難咬、咬不動的糖?很難講。

王:您講得沒錯,這是有陰謀的,而且我公開承認,我是共謀者之一。為讓您未來多一點興奮,少一點緊張,我代表聯合報送您這份禮物,一盒六顆不一樣的巧克力!不知道下一顆是什麼,而且我相信,吃了這些巧克力,您將藉著願景工程給台灣更多巧克力。

您提到願景工程十年,成果豐碩,接下董事長會有些忐忑。最大的改變就是願景工程公共化了,現在是願景工程基金會,不再是聯合報內部的組織,而變成社會大眾的公有財。為什麼會有公共化的打算呢?

陳冲表示,願景工程的報導曾改善偏鄉金融,盼未來能促進更多正向改變。記者余承翰/攝...
陳冲表示,願景工程的報導曾改善偏鄉金融,盼未來能促進更多正向改變。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我詮釋公共化這件事,就是把任何事情看得更大、更深、更遠,聽起來像口號,實際上做起來不容易。我跟願景工程董事會提到,過去做過的142個題目,可不可以再做一遍呢?那是不是炒冷飯呢?有的事情可以炒冷飯,加入新元素,或用另一個方式呈現。

也許十年前做一個題目很好,十年後因為時代演進,有了不同風貌。而且,就算是很冷的冷飯,還是很多人沒有關心過這個問題,現在開始關心了,卻沒機會知道。那你不妨再炒冷飯給他吃吃看,用新的方式吃吃看。

比方說直播,讓某一年齡層知道社會上曾經有這題目,也許在這時代,我們有更新的方法,讓舊的題材有更好的呈現。有全新的題目固然很好,但舊的題目也要給她新生命,要動腦筋。除了以前聯合報成員以外,也加入社會上關心社會議題,尤其關心ESG的朋友,老中青三代,一起把議題發掘得更好,讓社會更能感受到問題的存在。

王:您談到董事會,過去願景工程就是聯合報內部的組織,如今變成願景工程基金會,有很多董事。據我所知,現在董事會的組成,聯合報同事占少數,大部分都是跟聯合報沒有關係的外界人士。這些董事都是對永續這題目有經驗、熱情?

您提到老中青三代,我看名單中有榮成紙業董事長鄭瑛彬,和「為台灣而教」的董事長劉安婷,真的是不同世代和不同專業,董事會開會應該是蠻精彩的。您跟董事們見過面嗎?大家對於未來五十年怎麼走,有什麼想法?

陳:因為大家關心共同題目,很巧,我們很多人本來就認識。您提到鄭瑛彬董事長,我是認識他的爸爸。我與董事們都不陌生,我跟劉安婷很熟,我是她的證婚人。

主持人王文華也是願景工程長期以來的倡議夥伴。記者余承翰/攝影
主持人王文華也是願景工程長期以來的倡議夥伴。記者余承翰/攝影

王:您提到炒冷飯這個問題,我們知道好吃的蛋炒飯一定要冷飯去炒,炒出來才粒粒分明。過去十年140多個專題,我可以用流金歲月去形容,非常璀璨,我很好奇未來您在行的金融這主題,會怎麼灌注到報導、活動,或者是政策推廣?

陳:大家知道,我兩年前中風過一次,腦出血,在這之後我對很多事情都有不同想法,我希望把時間做最有效利用。金融當然可以擺在題目當中,大家都喜歡講聯合國SDGs,這當中很多項都跟金融有關係。

例如偏鄉金融的問題,偏鄉沒有好的金融服務,金融需求者可不可以取得服務,這很重要;數位時代的需求者,可不可以在數位時代用數位方式取得,又牽涉到數位落差。所以金融問題不是單點,而是全面性的,牽涉到很多層面,不同政府主管機關,社會上不同領域的人。

所以我們希望把不同領域、政府機關串連起來。講一個有點八股的--讓台灣更好。

王:串連其實很重要,不只是串連人,像董事會的人才,也串連想法,例如偏鄉金融。其實過去十年願景做過偏鄉交通的題目,報導過後,偏鄉真的就有公車開進來了。現在把偏鄉交通延伸到金融,讓偏鄉朋友的生活不只有交通車,也能搭上金融這班車,這是非常有意義。因為有全方面的關照,過去十年的題目會有新的面貌產生,成為另一桌滿漢全席。

陳:偏鄉很多問題可以談,例如偏鄉教育。劉安婷小姐的先生呂冠緯,台大醫學院畢業後成為醫師,他希望偏鄉兒童能取得更好的教育資源,因此做了線上教學,也幫忙募集偏鄉小孩的資訊設備。我舉這例子是說,偏鄉問題或許很多,社會學提到貧富差距,如果大家都有平等教育機會,其實很多問題可以解決。我們有很多可愛的年輕人,你說他做醫生就好,為什麼跑來做這事情?或者開補習班不是更賺錢嗎?為什麼做偏鄉教育呢?

串連就是希望大家共同努力,這是很好的台灣轉型的機會,大家一起trigger。

王:感覺串連更是一種挖深,比方講偏鄉交通的問題,他是表面的,是生病之後的徵兆,但骨子裡面的病因,是因為數位落差,是教育落差,所以要解決,不只要注意病徵,還要挖到骨子裡,把教育、數位落差的問題解決,才能把這個病治好。

陳:我發現你很適合當中醫喔,中醫不只看病徵,還要治本。這很重要。

王:您在金管會工作時也給我們很多靈感,金融危機時您是金管會主委,談到很有趣的概念,紅酒指數,倫敦有個紅酒指數,往上時代表台股好日子要來了,當時台灣沒有這個觀念,大家都津津樂道。董事長未來會持續把台灣人沒聽過的觀念,從國外陸續引介進來?

陳:紅酒指數,是全世界五百支最好的紅酒,和少數白酒的銷量、價格,把它變成指數,觀察有錢人的動向,因為富人比你早想到問題,從他的動作可以看出經濟發展。我們是可以從國際借鏡,有些有趣現象,但現在有人藉紅酒作為投資標的、炒作價格,就失真了,我們現在不看這個。但我們總是有新指數,國外值得參考的發展。所以為什麼要有聯合報老成員,也要有新的朋友,我們大家要一起腦力激盪,不只是國內,國外新觀念也希望引進。

王:多元化不只在董事會成員,老中青三代,另一層次是國內外新觀念,要在台灣實踐,當然過程避免走樣和誤解很重要。最後我想聊您的故事,串接到您的心情,證交所董事長推出台灣第一個ETF,台灣50,當年是一個嶄新發明,您在開幕典禮上講說,ETF有個另一種講法就是Expect Taiwan to fly,期待台灣高飛。這麼多年過去了,如今您擔任願景工程董事長,應該也有這樣的心情?

陳:ETF也快滿二十年了。台灣從對ETF完全沒概念,發展到今天,有這麼多、各種各樣的ETF,很主動性的ETF。觀念的改變非常不容易,我們也希望將來不管在願景工程,或跟其他人合作推廣,有更生動、更大的願望,我們都希望台灣有更好的發展。有一首老歌:明天會更好,用在願景工程,是一句白話文,我們都是希望台灣更好,希望大家共同貢獻智慧。

王:ETF轉眼就快20年了,當初是創新如今成為主流。我相信願景工程也會這樣,明天更好、後天更好、大後天更好,成為台灣社會主流,我們期待。謝謝陳董事長接下這工作,我們未來跟你一起吃巧克力,享受過程中的苦與甜。

願景工程十周年線上展覽:從微小到迴盪

▌延伸推薦:

願景SROI認證 媒體效益最大化

願景工程十年有成 成立基金會公共化 陳冲任董事長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