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隱私網戰 數位資本主義
疫情改變全球民眾日常生活,為防疫採取的科技監控,也讓政府跟企業有機會掌控更多個資大數據。圖為捷運站的體溫篩檢。本報資料照片

疫情改變全球民眾日常生活,為防疫採取的科技監控,也讓政府跟企業有機會掌控更多個資大數據。圖為捷運站的體溫篩檢。本報資料照片

科技疫調 空白授權 恐遭濫權

疫情讓政府採取更多新科技防疫措施,但民眾足跡的數據資料,是否遭不當使用,人權團體提出不少質疑,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李念祖提醒,台灣民眾從戒嚴時期學到的教訓之一,就是法令對於人民權利的特殊限制、管制,應訂有終止期限、定期檢討等機制,目前為防疫的立法不僅過度授權,對政府管制手段,更是綠燈一路開到底。

數位監控未設期限

國際特赦組織四月發布的全球人權報告,針對台灣政府自去年一月起推出系列防疫措施,包括為追蹤與追溯人民的移動紀錄,建立大規模監控的數位系統,並連結政府的資料庫加以整合,質疑政府對於如何利用平台資訊並未透露太多,也未說明何時會停止蒐集。

從健保卡註記、電子圍籬、到在各交通要道增設人臉辨識系統,甚至疫苗接種者資料的掌控,執政者握有民眾大量隱私資訊,但是否用來作為攻擊政敵的工具,如前陣子的疫苗特權爭議事件,便不乏執政者選擇性釋放特定人士打疫苗的訊息,帶風向操弄特權說等質疑。

此外,萬華疫情爆發後,政府未告知便自動註記認定的「高危險群」,造成民眾被診所拒收的案例,「標籤化」形成差異對待、歧視,更造成人權侵害。

立法模式如同戒嚴

政府總以「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七條規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辯稱於法有據。多位學者批評,此一立法給政府過大空白授權。李念祖更直言,這種立法模式簡直如同戒嚴時期,也凸顯政府的濫權可能。

疫情更加速面部辨識技術大量被應用,「刷臉當護照」被視為可減少接觸與降低染疫風險。日本東京成田及羽田機場今年四月推出「Face Express」登機手續。在台灣,松山機場今年三月廿七日起趕上這波「刷臉潮」,民眾擔心的是,刷臉事小,個資事大,將來是否會串聯到其他系統作為監督管理?

AI刷臉難保個資

台南市府引進「AI智慧防疫系統」,透過AI影像辨識技術估算場域人數及民眾是否戴口罩,在市場、公車站點等,讓民眾出入足跡無所遁逃。

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兼資訊法中心主任邱文聰提醒,全球有關人臉辨識科技的十大公司,有七大在中國大陸,當政府使用這些科技進行防疫時,誰來確保民眾的隱私個資安全?

檢察官陳瑞仁則指出,美國最近就人臉辨識蒐集的資料運用也有不少爭議,包括人權團體質疑辨識的準確性,尤其對特定族群的誤判率高,可能強化對黑名單的控制等。

立委高虹安指出,全球在肺炎疫情延燒下,隔離、入境管制、封城、蒐集足跡等已侵犯隱私權,但也因這些限制,讓疫情在全球大爆發時,台灣管控仍有良好表現。不過,政府仍應說明,如何保護跟利用資料的界線。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