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大疫之下 大疫青年
空服員Kristina因疫情停飛後,擔心公司隨時裁員,她只能告訴自己:“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圖/Kristina提供

空服員Kristina因疫情停飛後,擔心公司隨時裁員,她只能告訴自己:“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圖/Kristina提供

疫情的迫降——翅膀被沒收的空服員

新冠疫情像生命亂流,打亂了這代年輕人原本的職涯衝刺與生命節奏。工作消失、前途未知。但這代由九二一震盪出生、成長的年輕世代,已準備好與考驗共存 。

這一切艱難,「肯搯拿(韓語:沒關係)!!」他們自我解嘲、也自我喊話:困頓是一時的,而未來還沒來呢!

願景工程訪問了大疫之下堅持前進的年輕世代,讓他們訴說自己的故事。


Kristina 28歲 前空服員 現為軟體服務公司產品副理

2019年底,我過了半年新手空服員的生活,才正要適應,疫情就爆發了。

我任職的新加坡航空為我們添購了護目鏡、口罩,要求我們反覆消毒雙手,才能服務乘客也保護自己。敵人在哪看不見,氣氛真的有些緊張。到了2020年3月,大部分班機取消,我就幾乎沒有飛過了。同梯的空服員決定放無薪假回台灣,我選擇留在新加坡待命。

這段時間壓力最大,偶爾會聽到大裁員的傳言,人人心神不寧。沒班的日子我靠運動來安定心情,一部分時間上課認識飛機機型和逃生流程,延續空服證照的效力。

2020年9月,最不想面對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們這批新進外籍組員都收到新航的資遣通知,我的空服生涯被迫終結。其實,我沒什麼時間難過,為了留在新加坡,我必須在三個月內找到下一份工作;但是因為疫情,當地公司優先錄用本地人,找來找去找不到適合的工作,最後我還是得回來台灣。

早知道先問問算命老師,運氣就不會這麼背了吧——開玩笑的啦。

考空服員之前,我已經換了三次工作,做過人資、業務。每份工作的工時都很長。因為作息不正常,大爆痘,面試新航時,還被要求處理痘疤!台南小孩來北部工作,光租金就占了薪水的三分之一。為了把每餐費用壓在一百元以內,我在台北最常吃「八方雲集」和「溫州大餛飩」;即使這樣省了,還是很難存到錢。

剛畢業那年,我對世界還很有熱情。我在澳洲打工度假一年,賺錢賺得快,也得到很多有趣的體驗。回來台灣,像被打回現實。

辭掉第三份工作的時候,我已經26歲。看到同學在各自的領域穩定發展,真的蠻焦慮的。

也是在那時候,我看到新航的徵才消息,心想這工作能幫我找回對生活的熱情吧!跟不同國家的人飛到世界各地,應該是很特別的體驗;重點是,下班就是下班了,不需要回主管訊息。

所以我很努力準備空服員考試,為了面試學化妝、貼牙齒美白貼片、做美甲。但公司很在意我臉上的痘疤,沒有馬上錄取我,又讓我等了四、五個月,才收到錄取通知。

我抱著期待的心情飛去新加坡受訓,一周內找好住處,為了付租金和押金向新航貸了大概四、五萬新台幣。雖然辛苦,還是很懷念那段日子,懷念飛到世界各地的雀躍感,懷念乘客下機後熱情向我揮手的樣子。

我有時候很茫然,不確定自己的決定是好還是不好,疫情倒是讓我上了一課——與其茫然,不如再更相信自己一點、更專注於當下,因為世界隨時可能變成我們不認識的樣子,至少我認真活過。

我跟自己說:“You have to start from somewhere.”就算沒有在穩定的路上發展,但反過來說,也代表很多事情都還有可能。多給自己一些時間再回頭看,才會知道自己得到什麼。

現在我在軟體服務公司擔任產品副理,要跟工程師、設計師、業務跨部門溝通,合作優化產品。不知不覺也做滿三個月了。科技業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領域,還有很多可以學習、挑戰的事情在等著我。


▌延伸推薦:

【導讀】大疫青年—韌性是如何煉成的?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