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疫情滑梯社會 問題篇
賣手工餅乾的憨兒在街頭頻頻推銷,呼喊「大哥哥、大姐姐」,就是沒人要買餅乾 。
記者曾吉松/攝影

賣手工餅乾的憨兒在街頭頻頻推銷,呼喊「大哥哥、大姐姐」,就是沒人要買餅乾 。 記者曾吉松/攝影

問題篇/誰來幫一把 300萬人籌不出救命錢

「滑梯社會」意指人遭逢急難滑了一跤,就再也站不起來的社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對經濟弱勢衝擊更大,本報製作專題,探討危機與出路。

5月以來猝不及防的疫情讓台北市萬華區成為新冠疫情重災區,對擔任里長20年、轄區內有茶室也有龍山寺的富民里里長范添成來說別有感觸。龍山寺再有吸引力,也可能因為觀光客心裡疙瘩,未來一、兩年沒辦法回到過去的香火鼎盛了。(延伸閱讀:瘟疫蔓延 經濟弱勢哀鳴

雙北地區今年5月15日起進入三級警戒,富民里的里辦公室隨之暫停服務,范添成反倒更為忙碌。「有事找里長」,他得幫發高燒、疑似確診的里民找議員喬市立聯合醫院的床位,還得每天到龍山寺周邊繞一繞,鼓勵遊民戴上口罩。

龍山寺正對面的艋舺公園裡有一、兩百位遊民棲宿,范添成說,遊民連身分證都沒有、遑論到銀行辦戶頭領紓困4.0的救濟金;台北市萬華區區長詹天保也說,萬華是台北市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獨居長者、新住民最多的區,他們平時大多從事勞力或打零工維生,每個月已無固定薪水收入,現在又疫情爆發,可能連工作機會都沒有。

社福團體 景況窘迫

社福團體對這波疫情也很憂慮,熊米屋訓練憨兒賣手工餅乾12年了,向家長承諾要讓孩子有尊嚴地活著,從不向政府申請補助,也不向社會大眾募款,一直以來靠自己。老師每天帶著憨兒從基隆搭車到台北市政府捷運站、貴婦百貨(BELLAVITA)一帶,「大哥哥、大姊姊,手工餅乾,一包50元」地喊著,卻不再迎來路人爽快地從皮包裡掏錢,取而代之的是「離我遠一點」。

熊米屋社會企業負責人趙又琳說,5月中旬之後,銷售溜滑梯,少了六分之五,還好孩子們堅強,只要有人願意買,又會瞬間開心起來。身為舵手,這是趙又琳第一次感到有點經營不下去,「這次最嚴重,最主要是人沒有出來」,她也開始思考是否該尋求有關單位協助。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主要國家大印鈔票,資本市場牛氣沖天,有錢人賺錢更快,經濟弱勢呢?台灣金融研訓院去年在疫情第一次爆發之後,斥資300多萬元進行的調查就顯示,國內15歲以上民眾,將近兩成(19.5%)的人,無法在一周內籌到10萬元。

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黃崇哲指出,今年疫情的規模遠大於去年,對於經濟弱勢或在疫情前就已經有極大財務缺口的家庭,台灣社會安全網的功能發揮就更為重要,因為當生活碰到困難,第一個從社會階梯上跌下去的就是最弱的那些人。

黃崇哲說,成熟社會的指標在於是否有相互救助的社會安全網,「當他們跌落滑梯時,就看網子堅不堅固而已。你我不能老活在同溫層,放任貧困族群的形成」。

全島一命,除了防護病毒,防止弱勢族群的財務能力崩壞,也是穩定社會的重要工作。

學者:海嘯來最嚴重

專門研究災難與貧富差距的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宗弘也示警,這波疫情有可能是2007至2009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嚴重,研訓院調查將近兩成國人欠缺籌措應急金的能力,比率跟他觀察的差不多。

林宗弘表示,我國15歲(含)以上有就業意願的勞動力人口目前約1,196萬人,從勞動力人數推估,一周內籌不出10萬元的人數,「兩、三百萬人跑不掉」。

林宗弘表示,每一次的災難,受害最大的都是最弱勢的族群。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家庭可支配所得最新資料就顯示,2007至2019年間,家庭可支配所得最低的那一群,13年來儲蓄年年為負,代表家庭的當年度可支配所得,根本不足以支付食衣住行育樂等生活支出。

我國家庭最低所得組2019年時大約174.7萬戶,林宗弘指出,其「入不敷出」的現象,除了人口老化,65歲以上退休無薪資收入者占比增加的因素之外,更重要意義為,金融海嘯對國內窮困人口的衝擊,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