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大疫之下 大疫之下
車禍是義消最常處理的案件種類,這位老太太在騎機車時摔倒,救護員幫她確認心跳與外傷,上急救頸圈,避免晃動頭部,接著後送醫院。圖/子恆提供。

車禍是義消最常處理的案件種類,這位老太太在騎機車時摔倒,救護員幫她確認心跳與外傷,上急救頸圈,避免晃動頭部,接著後送醫院。圖/子恆提供。

罹癌的童年教我助人 我是消防救護員

新冠疫情像生命亂流,打亂了這代年輕人原本的職涯衝刺與生命節奏。工作消失、前途未知。但這代由九二一震盪出生、成長的年輕世代,已準備好與考驗共存 。

這一切艱難,「肯搯拿(韓語:沒關係)!!」他們自我解嘲、也自我喊話:困頓是一時的,而未來還沒來呢!

願景工程訪問了大疫之下堅持前進的年輕世代,讓他們訴說自己的故事。


子恆 22歲 救護義消

我是應屆大學畢業生,曾經是兒童骨癌患者,也是一名即將挑戰消防特考的考生。助人是我的夢想,我已經準備了好幾年,去年還加入高雄旗山分隊,擔任救護義消。

消防員大略分兩種,救災和救護。可能很多人不了解救護的工作,我們就是在現場做急救,除了火場外,還有日常內外傷通報、老人家就醫。最多是車禍,我們負責先初步處理,再協助後送。

例如前陣子有一起車禍案,有人在國道上打滑撞車,卡在駕駛座裡,車頭扭曲變形,駕駛意識尚清醒,副駕駛座的乘客卻陷入昏迷。

我們接獲通報,馬上背起一堆工具開車衝去現場,像救護箱、長背板(擔架)、血壓機、心肺復甦機,這些都是必備品。那台車撞得好慘,板金爆掉,龍骨和引擎都暴露在外,滿地玻璃碎片。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參與這麼嚴重的車禍救護,我當下真的被嚇到。但現場再困難,我們絕對不能慌。

從報到當義消的第一天起,學長就不斷提醒大家,要隨時保持冷靜,展現身為消防員的專業,這樣民眾才能放心。讓民眾知道,不用害怕,我們來了,請相信我們。

第一次參與國道車禍救護,子恆回憶,這場嚴重的事故帶給他許多經驗和反思。圖/子恆提...
第一次參與國道車禍救護,子恆回憶,這場嚴重的事故帶給他許多經驗和反思。圖/子恆提供。

抵達現場時,學長已經先用破壞鉗撐開車門,駕駛有明顯外傷,出血,沒傷到動脈、心臟等關鍵部位。確認他還能自主行動那瞬間,我真的好高興,這次也救得回來。

但副駕乘客傷勢非常嚴重,必須立刻搶救。我們趕緊剪斷安全帶,爬進變形的車體裡,大家接力把他抬出來。測了第一次脈搏,已經停止呼吸。不能放棄!可能只是儀器的問題吧?說不定還有機會啊?我們又測了第二次,結果依然沒有反應⋯⋯

當下我對自己說,OHCA不代表回天乏術,我們要盡力到最後一刻。接著把患者送上救護車,隨車不斷作CPR,把握任何一絲絲機會。再來就麻煩急診室醫師了,我們的工作到這裡暫時結束。

後來得知,這位患者還是不幸亡故。我只能對自己說,生命無常,我們唯一可為患者可做的事,就是繼續盡力去急救,也盡力活好自己的人生。

這不是我第一次面對傷患離世,心情還算平靜,但多少有一點點沮喪,好希望能幫上更多忙。

因為我的這條命,也曾經是被救回來的。

我從小覺得奇怪,為什麼我要常常去看醫生、吃很多藥,似乎和其它同學不一樣。大概國小二年級吧,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兒童癌症患者,在六個月大時診斷出骨癌,從小就開始化療。

幸好治療過程非常順利,也緩解多年。到了國小高年級,我還加入游泳隊。快畢業前教練對我說,他知道我曾患重病,但看著我努力練習,成績不輸給其他選手,這件事非常鼓勵他,也讓隊友更有勇氣,他希望我繼續保持這樣樂觀、積極的心。

因為旗山很小嘛,我們現在還有聯絡,他很高興我找到自己的夢想。我真的很幸運,這輩子遇到這麼多貴人幫助,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該如何回報社會?

後來高中讀了理科,大學卻考上文組科系,現在又想要當一名救護員。每條路都很跨界,但我知道,這條被救回來的命,有無限可能。

那些斜槓經驗也很有用,像特考最難的科目是「火災學」,我們要學怎麼解析火勢。其實消防員面對一場火災,就像在解題,火場空間大小、建築結構和空氣流通等等數據,會影響延燒的速度與範圍。

我的數學成績不差,也相信自己這幾年的努力,能夠用平常心準備特考。而且學長們都很願意分享心得,他們自己都考過,又有實務經驗,是最好的教科書。

因為義消只能參與比較簡單的案件,我們常待在局裡送學長出勤。當下真的會很緊張,希望大家都能安全回來。同時也有點遺憾,覺得自己幫不上忙,這是我決定投入特考的動機,我想要為更多人服務。

我大學時考到EMT(緊急救護)資格,後來陸續取得ACLS(高級心臟救命術)、ETTC(急診外傷)等證照。青春大半時間都花在這上面,但我不後悔。只要是能救人的技能和證照,我全都想要,我願意花百萬分力氣去學習。

消防員忙著撲滅樹林起火,子恆站在消防車上協助檢查水量。圖/子恆提供。
消防員忙著撲滅樹林起火,子恆站在消防車上協助檢查水量。圖/子恆提供。

之前有部連續劇《火神的眼淚》講消防員的故事,裡面拍了很多消防員的煩悶生活,我想說,那都是真的。

消防員的技術和工具,甚至消防員的權益,全都是靠人命堆出來的。即使如此,學長們的出勤內容依然包山包海,辦公室裡文書工作也堆積如山,壓力真的很重。

尤其在疫情期間,我們要仔細確認報案民眾的TOCC(旅遊史、職業別、接觸史、群聚),若判斷現場有一丁點風險,還要換上防護衣,每次出勤都汗如雨下,也深怕耽誤了救災救護。

幸好南部疫情不嚴重,我們轄區也算和平,對日常救災、救護工作的影響不大。這裡的情況和北部差很多,我想到台北的消防學長們這一年壓力有多大,很想對他們說聲:辛苦了。

如果有幸通過特考,我不敢說自己能做到幾歲,能發揮什麼力量;至少我想效法各位學長,不只救人、救災,還把經驗傳給我,成為我的榜樣。

我也要去保護未來的學弟,讓消防員得到更完善的環境,能夠安心為人民服務。我會一直提醒自己,不忘這份初衷。

對子恆來說,只要是能救人的技能和證照,他願意花百萬分力氣去學習。圖/子恆提供。
對子恆來說,只要是能救人的技能和證照,他願意花百萬分力氣去學習。圖/子恆提供。

▌延伸推薦:

【導讀】大疫青年—韌性是如何煉成的?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