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囚居晚年 回響與追蹤報導
老宅困老人的問題,是多年累積的嚴重社會問題。記者季相儒/攝影

老宅困老人的問題,是多年累積的嚴重社會問題。記者季相儒/攝影

回響/老後的長輩 誰來養?

閱讀願景工程「囚居晚年」系列報導之後,沉吟良久。老宅困老人的問題,是多年累積的嚴重社會問題,只能採取「雞尾酒療法」,多管齊下,沒有立竿見影的解決方法。

這個嚴重問題源自於面對高齡化社會,政府與市場都沒有準備好。政府的政策通常落後於人民的需求,但「老宅困老人」的問題,政府不是不知道,而是沒有積極作為。至於市場,老人住宅市場只出現針對金字塔頂端的富有客層,推出結合居住硬體與服務軟體的高端產品。能負擔的,也是原本就相對有能力的長者。「居住+服務」的住宅商品,雖然價昂,卻供不應求。現在很多建商雖然推出號稱「養生宅」、「共生宅」的商品,還是賣房子而已,服務輸送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可嘆,對中間端的長者居住需求,市場完全沒有供給。眾多長者的居住需求,是沒有出路的!

以租屋來看,租屋市場中九成是小房東,基於對「孤獨死」的恐懼,排斥年長房客,即使高齡者付得起,卻租不到。所以,租屋一途,難以期待。政府必須獎勵民間發展出專業的老人出租住宅,類似台大「太子學舍」,委外經營,提供服務。只是學舍的服務對象是大學師生,置換成由老宅遷出的困居老人。但在房價不斷飆漲時刻,開發商/壽險業者都想賺快錢,只願投資獲利高買賣不動產,不願投入回收慢的出租住宅經營,除非政府主管機關基於ESG強制要求大型企業進場。

如今看來,政府還是要加快社會住宅興建的腳步,雖然對照人口老化速度,社宅的起步真的是太遲了,但還有龐大的老年人口接著一直來,政府必須直球對決。政治人物拿來討好青年選票的社會住宅,也必須有一定比率優先提供給困居長者;並將老人移出而空出的老公寓,以優惠價格租給年輕人。

另一方面,單靠政府還是緩不濟急,所以必須以政策工具誘導市場力量投入費用相對可負擔的中端老年租賃住宅,並結合市場或民間組織提供一定水準的福利服務輸送。台灣也需要專業夠強的社工,為「初老」、「中老」及「老老」不同階段的長者規畫不同的客製化服務,連結各種資源,或協助監督住房硬體及服務軟體,成為老年生活提升品質的重要樞紐。

雖然在「囚居晚年」系列報導中,提到要有遠見,四十、五十歲就要為老年居所超前部署;但這除了需要遠見之外,務實點看,還要看有沒有能力:一是金錢,二是有時間。台灣的現況是,中年人大半囚困於職場(另一種「囚」),奔波終日,根本沒時間想未來!悲哀的是,等老到臨頭,身體、腦袋和口袋都已經無法負擔找房、改造或搬遷的挑戰。

政府近來強力推銷托育政策的目標是「零至六歲,國家一起養!」但展望台灣必將更形嚴峻的高齡社會,不禁感嘆:「老後的長輩,誰來養?」政府是否能有魄力也喊出「國家一起養」呢?

▌數位專題:

‧老宅困老人 台灣難解的雙老難題
‧居家醫療 拯救被老屋困住的長者
‧四代同堂、家中有家 打造理想老後居所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