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囚居晚年 老宅不修處處險
行動不便的獨居長者多半仰賴居家服務員、社工,甚至消防隊幫忙才能下樓。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行動不便的獨居長者多半仰賴居家服務員、社工,甚至消防隊幫忙才能下樓。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中年居服員成護老大軍 過勞力竭竟是常態

過往住宅的居家環境,缺乏扶手、移步機等輔具,一但家族中有人失能、生病,往往令照顧者手忙腳亂。台中市社會局長青科科長蘇嫺敏說,家屬第一時間面對的困境便是「我該如何準備適當的照顧場域?」

蘇嫺敏觀察長照居家服務員的困境,她發現,民間各基金會面臨獨居老人問題亦然。失能的獨老族在硬體上處處碰壁,「沒有錢、資源改善,唯一能仰賴就是居服員介入」。若長者有家屬,就從旁協助,指導家屬如何一起陪同下樓並就醫。

蘇嫺敏說,目前第一線居家服務員多是女性、年紀偏高,年輕人投入長照意願低,多是中高齡擔任居服員,單獨一位女性也很難攙扶獨居長輩外出,這是全台長照共通問題。

不過,居服員年齡偏高、女性多並非都是壞處。蘇嫺敏認為,她們相對於年輕人,比較有同理心及耐心,人生經驗豐富,便更能設身處地為長輩設想,用長輩聽得懂的「語言」來互動。

以台中老五老基金會北屯服務中心為例,居服員男、女比為3:38,年齡介於40至60歲,51歲至60歲的居服員甚至高達20人。一名女性居服員說,從事長照也會有職業傷害,協助搬物資、扶長輩移動,都要很小心,若一天需服務多名長輩,也很吃力。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的居家照顧服務員平均年齡44歲,全台八區的男、女比為1:10,等於10名居服員只有1名男性,40歲以下占3成。

弘道台中服務處組長劉培菁說,人力少、男性少是現實狀況,第一線的照顧秘書遇到長輩無法下樓但需就醫,已被訓練到「不害怕」,要能根據不同環境思考解決問題。

弘道目前因應「老屋獨居」長輩下樓的方式有兩種:「安排兩位照顧秘書或搭配一名男性照顧秘書,另一種是申請居家醫療」,解決長輩無法下樓的就醫問題。也曾有一名照顧秘書陪著失智爺爺復健,讓居住在五樓的他慢慢習慣獨自下樓,解決沒有電梯的不便處。

台中市社會局長彭懷真認為,居服員的結構問題「並非沒有解方」。很多台灣民眾願意當志工,企業也紛紛投入回饋鄉里,政府可成為「媒合平台」,讓企業志工根據其專業「分類」協助。雖然多數組織仍偏向從事環保,不過台中市已開始宣導「專業型企業志工」概念,兩年前就與台中市室內設計公會合作,協助三十年歷史的「潭子身障館」進行耐震健檢、補強。

彭懷真說,政府要宣導、媒合、借用企業的專業,例如建築相關產業,就可幫忙老屋改善建議。至於居服員年齡偏高,要建立起社工、長照相關科系大學生的打工制度,在學期間或寒暑假可協助長照領津貼,從學生時期便接觸實戰現場,也有助於他們了解長照現況,學用合一。

弘道執行秘書林博樺表示,台灣已邁入高齡化社會,老屋跟不上無障礙設備更新,長輩「困境類型」五花八門,硬體設備更新牽涉層面廣泛,例如北部地區,房屋型態較多是無電梯的老舊公寓,除了靠人力背、扶外,只能申請設備型服務輔具,例如「多扶爬梯機」、「行無礙爬梯機」,後者台北市、新北市經輔具中心評估後可獲得社會局補助。

▌數位專題:

‧老宅困老人 台灣難解的雙老難題
‧居家醫療 拯救被老屋困住的長者
‧四代同堂、家中有家 打造理想老後居所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