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荷蘭當年一把火…他們懂這種痛

2016-06-26 13:48:54聯合報 記者陳皓嬿、韓瑩/荷蘭福倫丹報導

二〇〇〇年底,幾支為了跨年夜助興的仙女棒,引燃北荷蘭福倫丹小鎮上一家小酒館,火勢沿酒館天花板的聖誕裝飾快速延燒,裝飾崩落在正喧鬧的數百位年輕男女身上,造成十四人死亡、二百四十一人二至三級嚴重灼傷。十五年後,當年這些十來歲的孩子已屆而立,他們想跟在八仙事件中受火吻的年輕人說:我們走過來了,疤痕成了讓我驕傲的勳章,除了外表有些不同,我們和大家一樣工作、戀愛、成家,做每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們可以,你也可以!

希莉.史密斯,31歲,電台記者。對每天都乖乖早回家的希莉來說,那是她第一次半夜跑...
希莉.史密斯,31歲,電台記者。對每天都乖乖早回家的希莉來說,那是她第一次半夜跑趴,只為了和在小酒館工作、心愛的男孩約會。事發時,所有人都擠向唯一的出口逃跑,希莉不慎跌倒,火在頭上燒、她的臉貼地,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十五年,我這輩子要結束了… 記者胡經周/攝影

希莉.史密斯(Gerie Smit)31歲,電台記者

再睜開眼已經是一個月後,醫生說我的狀況很糟,手、肩膀、腿部和背都被燒壞,失去知覺,全身被包紮起來,只有臉因為朝地而保持完好;醫生摸摸我的頭問我還好嗎時,我才意識到我的頭髮全被剃光。

我氣壞了!因為我竟然沒有頭髮,而且還浪費了一個月的生命在昏迷! 跟我談戀愛的那個男生也受傷了,但他狀況比我輕微,只有右手臂燒傷,而我卻是背上有一大片焦黑,嚴重到他們以為是整棵聖誕樹砸在我身上。

為了手術跟復健,我休學了一年才回到學校。在福倫丹上學不太困難,因為大家都知道妳發生什麼事,但我高中跑到阿姆斯特丹上,就開始會有人問我「妳怎麼了?」

強顏歡笑 謊稱遭燙傷

一開始很怕讓傷疤見人,大家會問「妳就是在福倫丹大火燒傷的人喔?」我都強顏歡笑,「沒啊,只是被滾水燙傷啦!」

但我在學校的小圈圈中,有朋友因為得癌症而失去一條臂膀,另一個朋友因為先天疾病所以長得特別矮小,所以我開始了解,我並不是唯一一個「跟人家有點不一樣」的人。

人們還是盯著我瞧,但我慢慢習慣不去在意,不再因別人的竊竊私語感到受傷,因為我必須前進。

成長之路 疤讓我堅強

長大的路上,我認識許多內心很美麗的人們,告訴我他們真為我感到開心:「妳仍然念書、工作、一如往常地參加這些派對」,我因而不再覺得傷疤是讓我感到丟臉的存在,甚至為其感到驕傲,因為傷疤是我仍活著的證明。

我十五、六歲時曾想過:我這麼醜,以後一定不會有人想跟我在一起。但結果卻是:我因為傷疤而獲得男孩們的青睞。他們顯然不在意這些疤痕,反覺得我性感。他們說:「妳的笑容、眼睛都是如此的美麗」,他們看到的,是傷疤背後的那個我。現在年過三十,身邊的人已不再看著我的疤,他們甚至忘記我曾經燒傷;其實現代人很忙碌,大家真的沒那麼多時間精力「關注」妳的模樣。

我還是我,一直都是我,雖然曾嚴重燒傷,但最重要的是腦子裡的東西一切安好;正因為我差點死了,所以我做一切事情讓自己享受人生,我有份喜歡的工作、結了婚有個好丈夫,寫報導、出書,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接下來想周遊列國。

勒內.托爾,30歲,圖像設計師。十四歲,不是能進酒吧的年紀。因此當勒內跟媽媽說要...
勒內.托爾,30歲,圖像設計師。十四歲,不是能進酒吧的年紀。因此當勒內跟媽媽說要和朋友一起去那跨年時,媽媽還笑著說:「你不可能進得去啦!」可惜媽媽猜錯了。下一次見到媽媽,是勒內昏迷十幾天後第一次甦醒,但他竟只是動也不動地直直看著前方,對媽媽來說,那比昏迷還更令人難熬… 記者胡經周/攝影

勒內.托爾(Rene Tol)30歲,圖像設計師

十四歲,絕對不是能進酒吧的年紀。因此當勒內跟媽媽說要和朋友一起去那裡跨年時,媽媽還笑著對他說:「祝你好運啊,因為你不可能進得去啦!」

可惜媽媽猜錯了,勒內早在那成功鑽進鑽出好幾次,只是那次他沒有成功溜出來。下一次見到媽媽,是勒內昏迷十幾天後第一次甦醒,但他竟只是雙眼圓睜、動也不動地直直看著前方,一周都沒開口講過話;對媽媽來說,那比勒內昏迷還更令人難熬……

事發後,勒內的背、肩膀、脖子、臉和手都燒得很嚴重,所以打了很多嗎啡,花了兩周才完全清醒,「那種感覺真的很怪,就是有意識、但記得的片段不多。」想起那段日子,勒內依然覺得恍恍惚惚。

十四歲也許還並不是理應出現在酒吧的年紀,儘管勒內的父母對他出入酒吧有不高興,但受傷後也未把他逐出家門,「畢竟當你接到電話說小孩重傷在醫院,不會有人會真的發火啦!」勒內笑著說。

意外之後 沒影響生活

除了皮膚燒傷,勒內表示他沒有什麼器官受損,儘管當時肺灼傷得很嚴重,但清創之後運動都沒問題。如今的勒內騎單車、上健身房、深海潛水,傷都已經不痛了,那次意外也沒阻止勒內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一件件的達成人生清單。

至於帶著傷疤在外面走會不會遭人側目?勒內指出他不太注意他人目光,所以也沒感覺到有沒有人在盯著他看,「但就算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勒內說他看到新奇的東西時也會盯著看一下,正常啦!

可能是因為記不得事發細節,勒內自承他沒有過什麼低潮期。幾周前他才翻到姊姊當時寫的日記,記錄了勒內受了多少傷、吃了多少苦的文字,看起來真的好糟卻又好不真實,他說,因為他還真沒這樣覺得過,他不會過度回顧過去,這太浪費時間了。他現在要專注的是如何「享受人生」。

不僅享受,還要用力,勒內告訴自己他一定要用力享受人生,而這也是他現在在做的事情。他舉例說,之前才去環遊世界十六個月,現在正準備轉行當小學老師;他不想因為自己沒做什麼事情而感到後悔,並且強調不會讓身上的燒傷阻止自己完成這些人生清單。

童言童語 問我疤哪來

「去年我在阿姆斯特丹當實習老師,帶幼稚園小朋友,他們真的很直接,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才走進教室,他們就直盯著我看,說『天啊你怎麼了,為什麼你全身都是紅色的?還都是疤!發生什麼事情!』」,勒內突然想起這件事向採訪團隊分享。

他提到,還有一個最小的傢伙跳到一旁大喊「你好可怕!」,勒內不禁失笑,跟他說「來嘛!我才不可怕,你來看看我呀!」。先是困惑、再把眼光看向勒內的手指,最後問勒內「我可以摸摸看你的手嗎?」。

勒內說,所以他就站在那裡讓他們摸了自己五分鐘,也告訴他們自己的故事,這些孩子就懂了。往後他們會跟別人介紹說:「這是勒內、是我的老師,他之前燒傷了,就這樣。」

對,就只是這樣。

延伸閱讀

八仙1年了 你仍覺得「我不會碰上這種事」嗎?

荷蘭音樂會 風雨來襲…2招急撤數萬人

台灣瘋媽祖 火爆搶轎 平安「險」中求?

英國取經…怎麼讓活動現場有序受控

【八仙追蹤】數位專題:八個人的八仙

【八仙追蹤】影音專區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陪伴哲學:深深關心 但淺淺微笑

2016-06-26

顏損心理:小心眼光 惹二次創傷

2016-06-26

荷蘭當年一把火…他們懂這種痛

2016-06-26

熱門文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