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搶救能源弱勢 搶救能源弱勢
在「旭海小學堂」住宿的孩童,夏天幾乎都要吹冷氣才能入睡,高額電費是很大的負擔 。記者游昌樺/攝影

在「旭海小學堂」住宿的孩童,夏天幾乎都要吹冷氣才能入睡,高額電費是很大的負擔 。記者游昌樺/攝影

愛心電器變耗電巨獸吃掉生活預算

我國因電價相對較低,目前還未達到能源貧窮(電費超過家庭可支配所得百分之十)的標準,但卻存在著能源弱勢現況,本報調查顯示,能源弱勢遍及各地。在屏東,旭海村學童課輔班電費超過捐款的兩成,每月的收入都必須在「開冷氣」與「買食物」之間掙扎。

高溫卅多度的夜晚,5.7坪的小閣樓擠了十多名學童,這是屏東縣牡丹鄉旭海村「旭海小學堂」的日常。沒開冷氣的夜晚,學童擠在唯一的吊扇底下,設法在悶熱的空氣中,分到一點點奢侈的涼風。旭海小學堂不是沒有冷氣,但除非熱到大家都受不了,沒有人敢打開冷氣,因為每當夏季電價來臨時,每月超過兩萬元的電費,幾乎超過小學堂的捐款與義賣收入的兩成。若電費超支,影響的就是處於發育中的孩童每日的餐食費。

台電屏東團隊檢視旭海小學堂的用電量,發現當年接受捐贈的二手定頻冷氣,即使貼上「節能標章」,仍是旭海小學堂最大的「吃電怪獸」。台電節能工程師徐梧喬說,小學堂用電量前三名是冷氣、熱水器和冰箱,改善方案可以改成變頻冷氣、熱水器加裝時控開關,冰箱別裝太滿、離牆遠一些,鐵皮屋上可裝灑水器降溫。「我們知道變頻較省電,但哪買得起 ?」潘儀芳苦笑,經費捉襟見肘,已經難以購置新電器,善心人士捐贈的還能用就省著用。

「能源弱勢」仍存在各地,除了偏鄉照護場所、小型課輔班等「類社福機構 」被遺忘,文化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陳潁峰也說,也有許多獨居長者會「過度實踐」節電,在家愈不開燈、不用電的長者,身體就愈差,「不見得是財務的窮,但身心會變得貧窮。」文化大學行管系副教授陳潁峰指出,能源弱勢如果只靠改善硬體,當下或許能解決一部分問題,但五年後隨著技術規格落後,可能會出現新型態的能源弱勢。光給釣竿無法徹底改變能源弱勢,陳潁峰說要讓能源弱勢者具備足夠知識,摸索可能的解決方案,才能一步步擺脫能源弱勢的困境。

像是另一個個案,位於新北市金山區的皇后鎮森林,是近年北海岸興起的露營區,皇后鎮森林團隊特助郭冠雄說,從一○七學年開始,每周固定三天,他聘請老師指導十三位學生,這些學童的父母親幾乎都在外地工作或農忙,根本無暇照顧孩童。陳潁峰觀察,皇后鎮森林團隊幫助的家庭並非能源貧窮,但卻可能處於能源弱勢。

郭冠雄指出,目前每周三次的課輔老師人事費,一年約十多萬,由公司贊助,但最近他覺得課程上還是有所不足,想要找一些才藝類課程。 要增加課程,資金怎麼來?郭冠雄表示,綠電是下一步合作的對象。台灣第一個綠能全民電廠「陽光伏特家 」預計最多會在四座屋頂鋪滿太陽能板,不僅可以降溫三度,也將會有售電金額百分之四的回饋給金山區弱勢家庭孩童課輔計畫。陽光伏特家共同創辦人陳惠萍表示,只以經濟模式來看,北海岸每日日照時數不到三小時,遠低於其他地方,但若以公民電廠價值來看,除了實質挹注課輔班資金,也有機會帶動更多屬於原本這塊能源弱勢的地區成長,包括能源教育、低碳觀光旅遊等。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