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體檢行的正義 被遺忘的偏鄉
六十三歲的達仁鄉王美枝(左)是「幸福輪轉手」受惠人之一。 記者侯俐安/攝影

六十三歲的達仁鄉王美枝(左)是「幸福輪轉手」受惠人之一。 記者侯俐安/攝影

白牌車一趟3千 南迴邊緣人病痛不敢出門

心臟疾病、關節炎、蜂窩性組織炎,再加上體重逾百公斤,六十三歲的達仁鄉王美枝,一年前因心臟阻塞昏倒。從鬼門關救回來後需要每月複診,但上下車需要攙扶的她,從家到醫院只能搭乘來回三千元的白牌車,除了司機不友善、經濟更難以負擔,只能仰賴同居人到西藥房取藥,卻讓身體更加惡化。

六十九歲的陳伯伯夫妻兩人早年務農,近年卻因疾病纏身、難以久坐,「他坐下五分鐘就會痛」,到花東求診多家醫院難以找到原因,但每趟包車都是極大負擔,太太協助他之餘,還要照顧中風臥床的母親與剛出生的孫女,一家五口仰賴老人津貼,如今就連太太心臟也出問題。

陳紹吉與呂夏英夫妻近來終於能搭「幸福輪轉手」的車就醫。 記者侯俐安/攝影
陳紹吉與呂夏英夫妻近來終於能搭「幸福輪轉手」的車就醫。 記者侯俐安/攝影

偏鄉醫療缺乏、急重症難以救助。去年七月,南迴協會上凱道向交通部疾呼正視偏鄉「行的正義」。「這裡每個個案背後都是盤根錯節」,南迴協會理事長潘美緣形容,台東唯一的客運只經過主幹道翰部分大村落,村民家中沒有車,老弱幾乎有如「沒有腳」,基本生活、就醫、就學都嚴重受限。

達仁鄉今年首度爭取到「幸福巴士」,不過對當地來說仍是杯水車薪。「幸福輪轉手」在台東大武、達仁鄉接送有就醫需求的長者,王美枝、陳伯伯夫妻都是受助對象,過去幾乎要被白牌車掏空的受助者都直言「不可置信」。

曾任十七年議員、暱稱「三姐」的朱連濟也成為尋找個案的關鍵角色。三姐加入南迴協會後,花很多時間聊天、突破心房,好說歹說勸人就醫,也串起不少在地居民擔任義務駕駛,在退休後重新打起精神、接受培訓,也幫助村內長者,駕駛、長者只盼能延續,別再成為「行的孤兒」。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