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校園營養午餐 營養午餐吃得到
小賢在家中散落的空酒罐旁天真的說,喜歡爸媽喝酒,因為喝了酒就不會打架,會早點睡。記者劉學聖/攝影

小賢在家中散落的空酒罐旁天真的說,喜歡爸媽喝酒,因為喝了酒就不會打架,會早點睡。記者劉學聖/攝影

「一天中唯一吃到的東西」學校的這一餐對他超重要

學校午餐對其他小孩來說,是一頓理所當然的飯,但對小賢這樣的偏鄉弱勢童,恐是一天中...
學校午餐對其他小孩來說,是一頓理所當然的飯,但對小賢這樣的偏鄉弱勢童,恐是一天中唯一吃到的東西。記者劉學聖/攝影

社會福利保護傘外的孩子。達邦國小里佳分校五年級學生小賢,一天當中,學校午餐是他一天中完整的一餐,政府的四章一Q政策,對邊緣的孩子,實在太遙遠。

延伸閱讀╱偏鄉童靠營養午餐撐一天

「學校午餐對其他小孩來說,就是一份理所當然的午餐,但對這孩子來說,是一天中唯一吃到的東西。」嘉義阿里山上達邦國小里佳分校老師汪瑪麗,說起分校五年級唯一的學生「小賢」,眼睛裡忍不住泛起晶瑩,她說,每次想到孩子的生活條件是這樣,就覺得於心不忍,「好想哭」。

里佳分校師生共有十六人,汪瑪麗說,只有小賢是個特別的孩子,他也最需要學校午餐,因為除了學校午餐以外,他幾乎沒有東西吃。

汪瑪麗說,小賢並非低收入戶,並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費都是老師們張羅,或找民間團體募款支助,平時,她就幫小賢多準備一份早餐,老師們也會帶些餅乾、罐頭,放在教室裡讓小賢需要時帶回家吃。

寒暑假時,學校沒有午餐,老師們心疼小賢,要他也到學校來,跟值班老師一起待到中午,老師可以煮午餐讓他好好的吃一餐。

小賢的爸爸常常喝醉酒,對於小賢幾乎溺愛,從不讓他動手做任何事,長期下來,小賢失去了自理能力;小賢天真的說,他喜歡爸媽喝酒,「因為喝了酒他們就不會打架,會早點睡」,當爸媽吵架打架時,他都一個人躲在房間裡。

汪瑪麗說,她知道政府在學校午餐推四章一Q,但是「真的離我們太遙遠了」,老師們只能想到孩子夠不夠吃,有沒有吃飽。

延伸閱讀╱35元的營養午餐 你的孩子吃了什麼?

小賢非低收入戶,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餐費都由老師們愛心張羅...
小賢非低收入戶,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餐費都由老師們愛心張羅。記者劉學聖/攝影

學校午餐往往是小賢一天中唯一的一餐。記者劉學聖/攝影
學校午餐往往是小賢一天中唯一的一餐。記者劉學聖/攝影

小賢非低收入戶,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餐費都由老師們愛心張羅...
小賢非低收入戶,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餐費都由老師們愛心張羅。記者劉學聖/攝影

小賢非低收入戶,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餐費都由老師們愛心張羅...
小賢非低收入戶,不在國家社會福利的保護傘下,學費、學校午餐餐費都由老師們愛心張羅。記者劉學聖/攝影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