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為未來種一棵樹 種樹種情
雲林古坑的山峰國小推動種班樹,連操場也種樹,翻轉刻板的校園景觀。 記者鄭朝陽/攝影

雲林古坑的山峰國小推動種班樹,連操場也種樹,翻轉刻板的校園景觀。 記者鄭朝陽/攝影

樹下的同學會…傳承責任 照顧班樹 滋養孩子

「種樹讓我想到媽媽對我的照顧,長大後我也要照顧她。」嘉義市北園國小特教班四年級的林祺叡緩緩說出他種樹的感想,他期待和同學合種的光蠟樹能快快長大,既能幫西曬的洗手檯遮蔭,也能讓獨角仙搬來住。

這是北園國小校長吳長頴兩年前開始推動各班種的「班樹」,一到六年級學生票選自己喜歡的樹種合力種下,同時一起打勾勾約定:從國中到成家有孩子之後,都要回來班樹下開同學會。

早在廿年前,北園國小就推動種「畢業樹」,每年畢業典禮,六年級生須交接樹木給學弟妹照顧,象徵責任傳承與情感的延續。

全校十四個班級種下的班樹,由學生共同維養。種樹似乎有種呼喚的魔力,學生會自動分工幫樹澆水,下課會跑來觀察樹的生長,「那種喜悅跟情感的連結,慢慢在心裡滋養」。吳長頴說,種樹是最好的生命和情感教育,可豐富孩子的涵養,深化土地認同。

「教育和種樹都是百年樹人的工程。」當年帶特教生種樹的輔導主任蘇念慈說,種樹當下,學生不見得能馬上被啟發,但時間累積下來,從孩子的言行舉止和學習都能見證改變,看到孩子學習如何為生命負起責任。

雲林縣古坑山區的山峰國小也種班樹,特別的是,班樹主要種在操場上。下課時間,只見三五學生打著赤腳,直衝「操場」追逐嬉戲,和大人一樣高的樹苗,成了孩子追逐時躲避對方的另類遊具。

校長黃錫培不但拒絕政府提撥操場PU跑道的建設經費,原本的紅土跑道也長成草皮;各校都有的司令台,則變成半封閉會議室和孩子的攀岩場。各校積極爭取班班裝冷氣,黃錫培也沒興趣,只想要「多種樹」。

種樹是一種生命教育,美國林務署就在小學規畫種樹課程,讓孩子從小愛樹,長大就會愛環境。林業試驗所副所長吳孟玲說,美國小學生從小幫樹量胸圍、身高,學習種樹、養樹知識,若校園沒地方可種樹,了解生活周遭樹木也是教育一環,值得台灣學習。

看更多報導:樹的無聲吶喊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