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為未來種一棵樹 種樹種情
張琇荔出生那年,父親種下的苦楝,如今已高大茁壯。 記者黃仲裕/攝影

張琇荔出生那年,父親種下的苦楝,如今已高大茁壯。 記者黃仲裕/攝影

種家族樹 情感座標 伴你到老

「這是爸爸的紀念植物園,在不同角落都有爸爸的背影。」六十五歲張琇荔站在與她同齡的樹下,閉著眼、雙手環抱四個人才能圈圍的大樹,懷念仙逝的父親「清江伯」。這是一棵近七層樓高的苦楝樹,張琇荔感覺這棵樹如同父親背影,未曾遠離。

這棵苦楝是張琇荔出生後,張清江為她種下的「女兒樹」,原本打算出嫁時,砍下來做成幾張長板凳當嫁妝,但樹愈長愈大、樹形優美,就捨不得砍了。

抱樹思親 如同爸爸未曾遠離

張秀荔說,爸爸生前那幾年,常抱著孫子站在苦楝樹下,「那個背影我一輩子都忘不了」;農村裡的人覺得苦楝名字不吉祥,但她感恩爸爸種下這棵樹,對她而言是幸福樹,「爸爸走了,但樹可以長命百歲,彷彿爸爸仍守護這片山林,沒離開我們」。

早年張家在雲林古坑的荷苞山承租七甲林地,種麻竹筍、菠蘿蜜、咖啡樹養家。十二年前,七十八歲清江伯對家人說「夠本了,這片山養大七個小孩,該回歸自然」。清江伯開始種樹,過世後由兒女接手,迄今種下近三萬棵;對張家來說,這片森林是爸爸獻給自然的禮物,而苦楝是全家人幸福座標。

張清江的決定源自「種樹的男人」盧銘世。盧銘世廿年前讀完小說「種樹的男人」後,造訪普羅旺斯深受感動,回台推動沿著北回歸線種樹,多年來超過五百個社區響應種「村上村樹」、「用樹打造美感角落」等生活運動,共種了五萬多棵。

盧銘世(右二)帶妻子與三個孩子種家族樹,在土地種下情感座標。 記者黃仲裕/攝影
盧銘世(右二)帶妻子與三個孩子種家族樹,在土地種下情感座標。 記者黃仲裕/攝影

臨終掛念 仍是滿山遍野的樹

清江伯一有「把山還給自然」的念頭,盧銘世就建議他乾脆來種樹,且奉上台灣櫸等原生樹苗。清江伯前兩年就種下兩萬棵樹,讓盧銘世大為驚豔。張琇荔說,第三年爸爸生病了,「臨終前最掛念的還是樹」,交代兒女要同心照顧樹,家人謹遵遺言,「路崩了就修,樹倒了就補苗,老人家雖然不在了,山裡的樹卻緊緊抓住全家人的心」。

種女兒樹 離家女孩緊緊相繫

「種一棵樹,定位地理上的情感座標。」盧銘世推廣種樹逾廿年,強調種樹要融入情感與生活,不必考慮數量,一棵情感樹讓你和家人、生活有連結,這是理想家園形式。

盧銘世在嘉義辦女兒節,會送給十八歲女孩一株樹苗當成年禮,種在她的原生家庭接受祝福。他說,女孩通常十八歲後會到外地念書,這棵樹讓她和家人彼此惦記,「在這個時節,你那棵女兒樹開花了,有空記得回來看看」,以樹為名,讓彼此沒有距離。

種兄弟樹 打造出最美的樹屋

「這棵是我大哥種的。」位於嘉義太保盧家的樹花園,有棵壯碩的楓香,盧銘世在樹上搭樹屋,訪客最愛在樹屋上遠眺,「曾有舞者來訪,望著風中搖曳的玉蜀黍,直說是最美的舞蹈」。盧銘世笑著說,如果當年大哥沒種這棵兄弟樹,現在就沒樹屋可用了。

十年前,盧銘世的父親過世,他帶著家人一起種下卅公分高的錫蘭橄欖樹苗,如今已成三層樓高的大樹,估計今年有機會首度結果。盧銘世已想好屆時要在父親靈前報告,將橄欖做成蜜餞祭拜,「但我幫您吃掉」。

攜子種樹 讓樹陪伴家人成長

九年前盧銘世的長子盧果有出生,他抱著襁褓中的「有兒」,同樣種下一株橄欖。今年春天,他帶著女兒菈菈、蔓蔓在兒子的橄欖樹旁種樹,八歲菈菈挑選吸引獨角仙的光蠟樹,么女蔓蔓則種葉子到樹皮都是寶的土肉桂;盧銘世與妻子種下「一日三色」的山芙蓉當夫妻樹,山芙蓉清晨開白花,中午泛粉紅,傍晚轉紫紅,就像愛情一樣繽紛。

盧銘世說,從小樹苗種起,會有奇妙變化,往後會發現,當初彎腰澆水的樹苗變成大樹,你得抬頭仰望,彷彿長者般看著你成長、陪伴你變老。

看更多報導:樹的無聲吶喊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