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願景選讀 願景選讀
寂寞、空虛、痛苦深入每一個細胞,是憂鬱擱淺的感受。圖/取自Pexels

寂寞、空虛、痛苦深入每一個細胞,是憂鬱擱淺的感受。圖/取自Pexels

憂鬱擱淺的我,也想好好工作

小編報告:願景工程近日推出〈不OK,也OK?〉專題報導,探討憂鬱症、躁鬱症患者自承「不OK」後,在職場、生活上受到的衝擊。

初入社會的阪口裕樹,也曾因憂鬱症失去工作與正常的人際關係。他寫下《憂鬱擱淺的我,也想好好工作》的憂鬱自白,而「不再故作堅強」是他回歸世界、活下來的契機。以下為書籍摘錄:

在一點五坪大的房間,找回工作節奏

一般說到創業圓夢,大家都以為必須跟很多人交際應酬才行。好比要尋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宣揚自己的夢想和願景,或是尋求成功人士的建議,四處奔波調度資金等等。

不過,我認為「忍受孤獨」也是圓夢的必備要素。

像我選擇製作網頁這份工作,就得一個人枯坐在電腦前面作業。即便你有優異的知識和良好的器材,在研討會上也結識了很多人脈,還是要獨力製作網頁才賺得到錢。

況且,我很清楚自己意志有多薄弱。我容易隨波逐流,而且又害怕別人的眼光。我只要跟其他人見面,就會不自覺跟對方比較。當我發現自己一個人傻傻做網頁,收入還差人家一大截,一定會被那種自卑感打垮。

所以,盡可能忍受孤獨,不要跟其他人見面,對我來說才是勝負的關鍵。

我要實踐自己的想法,屏除一切多餘的雜念,建構一套可靠的獲利系統,讓我可以遨遊全世界。我一直很專注在思考,到底自己要的是什麼。

然而,連續幾個月不跟別人交談,也沒有吐苦水的對象,在即將入冬的季節,獨自悶在小房間裡持續奮鬥―這樣的孤獨太難忍受了。

我最後一次感受到別人的溫柔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拚命回想,但怎麼也想不起來。

原來,這就是孤獨。

想要接觸溫暖的事物,卻不知該往何處追尋。想要品嘗柔順甜美的幸福,卻不知該向誰求助才好。想要一吐心中苦水,也沒有人願意傾聽。寂寞、空虛、痛苦、乃至深入每一個細胞裡的心酸委屈,我都得一個人吞下去。

是啊,這就是孤獨,孤獨就是這麼一回事。

為什麼要讓我認清自己的孤獨,認清自己有多麼悲慘難堪呢……?

我想靠工作轉移注意力,偏偏手指只顧著在鍵盤上發抖。我現在離絕望的深淵很近,一不留神就會墮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我盤起雙腿收歛心神,咬緊牙關忍受錐心之痛,靜靜等待發抖的症狀緩和下來。

我得工作,要多做一點進度才行。沉浸在哀傷和淚水中,也換不來一毛錢。

活著,需要成就感

終於賺到一個月的生活費!

我看著螢幕裡顯示的酬勞,十二月我終於賺到快七萬元了。

七萬元相當於我一個月的生活費。來到這裡四個月,我終於快掌握謀生的能力了。

現在,我的工作內容也比較有條理了。

我到街上瞭解各種煩惱和問題,製作相關網頁提供解決之道。急著結婚的婦女,我就提供相親或占卜的廣告。想買瞳片的辣妹,我就提供物美價廉的瞳片販賣網址。交不到男友的女性,我就提供男女溝通的相關資訊。

總之,我會先思考各種煩惱的解決之道,並且做成網頁回饋市場。記下網頁內容後,我再到街上尋找點子,閱讀大量的雜誌。

路上的行人都是我的觀察對象,也是我持續改良網頁的靈感來源。一個人胡亂摸索工作的方法,終於有了一點頭緒。

越努力工作,成果就會反應在酬勞上。日子雖然清苦,但靠自己的能力賺取生活費,這種喜悅是無可取代的。

吃別人的頭路,你的薪水是別人給的。而現在,我真的有一種靠自己賺錢的踏實感。

螢幕上顯示的每一分酬勞,都會告訴我是來自哪個網頁的收益。每一個數字都有我努力的血淚,每一分錢都是我的勞力證明。那種感動,是上班族體會不來的。

從一點五坪的小房間,眺望這一片美景的自由,無疑是我自己掙來的。

我有了獨自謀生的能力,沒依賴任何人,也不必受人指使。

同樣是孤獨,這種孤獨跟我過去被社會遺棄的孤獨完全不一樣。

此選讀摘自《憂鬱擱淺的我,也想好好工作》

作者 阪口裕樹

出版 采實出版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