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願景選讀 願景選讀
誤以為「其實他沒那麼壞」,可能自陷險境,拉開距離,棄愛渣男,才是活命之道。 圖/Pixabay

誤以為「其實他沒那麼壞」,可能自陷險境,拉開距離,棄愛渣男,才是活命之道。 圖/Pixabay

與渣男分手的平安心法--七成謀殺,發生在決定分手後

在理解人格偏差者的潛在暴力風險後,分手時要注意什麼?能不能針對他們的這些特點,做出最合理的分手策略?

首先,要先理解多數人類的暴力事件,是相對上的「小概率」事件。我們一生中跌倒、出小車禍受傷……各式創傷的機會,都比真正被另一個人以暴力直接攻擊的機會要來得大。

由於「自傷」和「傷人」都是小概率事件,這很容易讓我們的各種預測產生「狼來了」效應。

你以為會出現的暴力攻擊,結果沒有產生,但你以為應該沒事的時候,暴力就硬生生地出現了。前者的預測錯誤,讓我們誤以為「其實他沒那麼壞」,而後者的預測錯誤,輕則陷自身於險境,重則傷身,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險。

一、隨時相信「風險」無時無刻都存在

此時,最正確的方式,是隨時相信「風險」無時無刻都存在。

不要輕易放下戒心,特別是當你已經很清楚地釋放出堅定的分手要求時。任何暴怒咒罵固然是暴力的可能徵兆,甜言蜜語的哀兵姿態,也不保證下一秒就不會見到他亮出刀子。

在隨時警戒,提醒自己風險一直存在的同時,如前面所述,我們第一個要面對和處理的,就是對方面對失落後的反應。

二、切忌把「擁有」掛在嘴邊

健康而對等的親密關係,切忌把「擁有」掛在嘴邊或放進心裡,這是任何想要和另一半維持親密關係的重要原則。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也都該一直有著對等的尊重。沒有誰「擁有」誰,沒有「誰是誰的人」這種說法。

這樣情話雖然甜蜜,但背後隱含的概念,也等於抹煞另一半的獨立人格和物化了對方。在這種分手的場合,「失去」所帶來的痛苦,也會格外嚴重。

因為在這種狀況下,渣男會想到的,只會是他的一個「東西」即將被他人奪走。

那個潛意識底下的黑暗存在,不會是多數女性在檯面上能夠聽到的。那個在他潛意識中的「東西」,也許是個女傭、也許是個廚娘、也許是棵搖錢樹、也許只是具性愛娃娃。

在健康的關係中,沒有誰「擁有」誰,或「誰是誰的人」這種說法。 圖/Pixabay
在健康的關係中,沒有誰「擁有」誰,或「誰是誰的人」這種說法。 圖/Pixabay

那個「東西」即將被奪走,所以莫須有的,「一定有另一個男人」的指責,也必然會出現。不論你如何解釋,也不管事實真相是什麼。

這時候,在實務上,我見過多數最平順無傷的處理方式是「轉移」

也就是渣男有另一個「獵物」時,通常才是最有可能「安全下莊」的時候

以邊緣人格為例,即使是很有經驗的心理治療師,也有可能被邊緣人格個案搞到灰頭土臉,往往只有邊緣人格個案又「盯上下一位受害者」時,當事人才有機會鬆一口氣。

三、堅定地確立自己一定要和渣男結束關係的信念

這時要考慮的是預防因失落而誘發的暴力風險,除了堅定地確立自己一定要和渣男結束關係的信念之外,分手的訊息傳遞最好能夠兼顧「盡量降低對方的挫敗感」

四、分手的訊息最好能夠兼顧「盡量降低對方的挫敗感」

如前述「拿走三百元和還有兩百元」的研究,即使客觀事實一樣,但讓當事人比較能夠聚焦在「還擁有什麼」,就比較有可能降低失落所產生的挫折。

具體來說,關係的結束,比較好的方式是傳遞「你沒有什麼不好,也沒有人想改變你,也不需要改變你,而我,也不可能改變。在這樣的前提下,兩人都不可能走下去,所以希望將這段關係結束」的概念。

五、別再爭論「誰對誰錯」,這只會讓情況更糟

因為多數關係破裂的時候,兩方都很喜歡爭「誰對誰錯」,也通常都已經經歷了很長時間的相互指責。

所有過來人都很清楚,即使真的可以有對錯,但對當事人雙方而言,在這上面糾纏,只會讓事情更糟,所以不如睜眼說瞎話,不用再爭對錯了。

六、讓對方盡量有足夠的支持系統,例如朋友或家人

另外,也需要做到的,就是讓對方盡量能有足夠的支持系統

就算是渣男,也還是有可能願意站在他那邊的朋友、親人、潛在支持者。傳遞「我要和他分手,他在這段時間可能需要很多關心」的訊息。這一點對順利的分手,也會有幫助

「他就是他,不需要改變;我也就是我,同樣不需要改變。這樣的兩人,無法維持關係。有問題的是這段關係,要停掉的,也是這段關係;沒有任何人被拋棄,被放掉的,是這段關係。」

七、就算有「更好的對象」,這段期間,也要盡量延緩

因為將焦點放在「關係」之上,所以切記,就算有「更好的對象」,這段期間,也要盡量延緩。一旦讓被分手的一方感受到「我是被替代掉的」,那麼,幾乎前面希望降低當事人「失落」感的一切努力,都會化為烏有。「被搶走了」,是所有失落型態裡,最容易誘發憤怒的。

渣男有另一個「獵物」時,通常才是最有可能「安全下莊」的時候 圖/Pixabay
渣男有另一個「獵物」時,通常才是最有可能「安全下莊」的時候 圖/Pixabay

緊接著要處理的,是「無法同理、自我中心」的致命傷。

強調「這段關係必須結束」,雖然已經是盡量降低對方失落、維持對方價值感的方式了,但通常接下來還會面臨的,至少有兩種狀態:

△渣男提出那套「我一定會改」、「你要負責,不可以拋棄我」的情緒勒索。

△各種「你不對、你該改、你一定有別的男人」之類的道德綁架。

別忘了,同理的能力其實和「大道理」沒什麼關係。對於人格違常的人來說,它更像是一種天生的缺陷。當事人之所以被眾人罵是渣男,就是會沒有自覺地以自我為中心,並且完全忽視你的感受。所有的辯論都會失焦和離題,甚至會讓你深刻體會到一個偏執的人格,可以將過去的現實記憶顛倒黑白到什麼程度。

此選讀摘自《渣男,病態人格──精神科醫師剖析7種人格違常渣男,遠離致命愛情》

作者 王俸鋼

出版 寶瓶文化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