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願景選讀 願景選讀
川普不顧後果的膨風和不相稱的自信,是為了贏得父親認同,並隱病態脆弱和不安全感。 圖/美聯社

川普不顧後果的膨風和不相稱的自信,是為了贏得父親認同,並隱病態脆弱和不安全感。 圖/美聯社

川普是如何煉成的?──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

要理解是什麼造就今日的唐納跟我們所有人,我們需要從我祖父佛瑞德(註:川普總統的父親)與他自己的認同需要說起。這個需要驅使他鼓勵唐納不顧後果的膨風和不相稱的自信,好隱藏唐納的病態脆弱和不安全感。

當唐納長大,他被迫成為自己的啦啦隊。首先,他需要父親相信,他是一個比長子佛瑞迪(Freddy)更好、更有自信的兒子。

....

得益於七歲半的年齡差距,唐納有足夠的時間,旁觀佛瑞德(父親)羞辱哥哥,與哥哥得到的羞愧感中學習。佛瑞德不尊重他的長子,所以唐納也不會尊重。

理解任何家庭內的家務事是困難的,對該家庭成員來說,更是難中之難。無論長輩如何對待孩子,孩子幾乎不可能相信長輩對他們蓄意造成任何傷害。長子佛瑞迪更認為,自己才是問題所在。換句話說,保護他對父親的愛,更優先於保護自己免受父親虐待。

唐納從父親對待哥哥的表象開始相信,「爸爸沒有傷害佛瑞迪,他只是試圖教我們如何當個真男人,而佛瑞迪失敗了」。

虐待可以是安靜與潛伏的,就跟咆哮與暴力一樣,甚至更常發生。就我所知,祖父不是一個肢體暴力者,甚至不是特別容易憤怒的人。他不需要如此,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幾乎總是如此。

長子根本不是祖父理想中的那種人。佛瑞德將長子的人格與天生能力的每一個層面降值降等,把他大卸八塊到面目全非,只剩下自我傷害,還有拚命取悅一個用不著他的男人。

唐納逃脫相同命運的唯一理由,就是他的人格對父親的目的有用。這就是社會病態者的作法:拉攏其他人,利用他們達到自己的目標。冷酷、有效率,不容忍異議或反抗。

川普的心理學家姪女說他是:冷酷、有效率,不容忍異議或反抗的人。 圖/美聯社
川普的心理學家姪女說他是:冷酷、有效率,不容忍異議或反抗的人。 圖/美聯社

祖父佛瑞德也摧毀唐納,但不是對待長子佛瑞迪那般扼殺他。反之,他讓唐納發展和體驗人類情感光譜的能力發生短路。限制唐納接觸自己的感覺,佛瑞德扭曲兒子的世界觀,損害他的存活能力。

當唐納上學後,影響更明顯了。他的雙親都沒有幫助他理解世界,促成他無力跟他人和睦相處。對他來說,閱讀社會線索也極端困難,這個問題更延續至今

理想上,家規反映社會規則。當孩子們去到外面的世界時,通常知道如何表現。孩子們上學理當知道不應拿其他小孩的玩具,不該欺侮或取笑其他小孩。唐納對此則一無所知,因為大宅的家規,至少是男孩適用的家規,就是不計代價地強硬,說謊是行得通的,承認錯誤或道歉就是軟弱,和他遇到的校規相衝突。

父親佛瑞德對世界如何運作的根本信仰什分清楚:只能有一名贏家,其他的每一個人都是輸家(排除共享的能力),親切就等同脆弱。

唐納知道這一點,因為他曾在佛瑞迪身上看過,無法服從父親的規則,就會受到懲罰,不但嚴厲,且常是公開羞辱。所以,就算是在父親視線範圍之外,他也持續堅守規定。不意外地,他對「正確」與「錯誤」的理解,和大多數小學教導的課程也相牴觸

唐納越發自大,是一種針對遺棄感的防衛及缺乏自尊的解方,充當不安全感加深的防護罩。結果是,唐納疏遠大多數人,對他來說,那樣比較容易。不管是表達,或是面對,大宅內的生活,讓所有孩子對情緒感到不自在。男孩的情況更糟糕,我從未在家族內看過男人哭,或看過他們與人用握手以外的方式表達相互感情。接近其他孩子或權威人士,感覺就像冒險背叛父親。

儘管如此,唐納展現自信、覺得自己不適用社會規則,他過分地表現自我價值,還是吸引到一些人。

唐納展現自信、覺得自己不適用社會規則,他過分地表現自我價值,還是吸引到一些人。 ...
唐納展現自信、覺得自己不適用社會規則,他過分地表現自我價值,還是吸引到一些人。 圖/美聯社

唐納早就發現,將蒼白的弟弟羅伯特惹毛到崩潰有多容易。這是他玩不膩的遊戲。沒有人會去打擾羅伯特,他太瘦、太安靜,但唐納喜歡展現他的權力,就算對象只是瘦小、臉皮極薄的弟弟。有一次,出於挫折和無助,羅伯特將浴室門踹出洞來。

某一年的耶誕節,男孩們收到三輛湯卡(Tonka)玩具卡車,很快成為羅伯特喜愛的玩具。唐納一發現,就把玩具卡車藏到弟弟找不著的地方,並假裝不知情。最後,羅伯特發了脾氣,唐納要脅他再哭的話,就要當著他的面毀了玩具卡車。羅伯特跑去找母親,瑪麗的解決方式卻是把玩具卡車收到閣樓,誰都別想玩。實際上懲罰到無辜的羅伯特,讓唐納覺得他無敵了。他沒有因自私、頑固或殘忍獲得獎勵,但他也沒有為那些缺點受到懲罰。

十四歲的佛瑞迪將一碗馬鈴薯泥倒到七歲的唐納頭上,讓弟弟的自尊受傷,當瑪麗安在二○一七年白宮生日晚宴敬酒場合又重提舊事時,川普仍對此陳年往事心懷芥蒂。唐納即使才七歲,他已覺得沒必要聽從母親。她在生病後就未能修補親子裂痕,讓他輕視母親。羅伯特的哭泣與唐納的數落都太過頭了,一個即興的反應變成家族傳奇:長子佛瑞迪拿起手邊的一碗馬鈴薯泥。

每個人都笑了,笑到停不下來。這是唐納首度被人羞辱,而且這些人還是他相信比自己次等的人。從此之後,他絕不容忍自己再次感受這種感覺。從此之後,是他揮舞武器,絕不被鋒刃所指。

此選讀摘自《永不滿足: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

作者 瑪莉‧川普

出版 聯經出版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