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到動物園看跳蚤打架──當動物園上演動物表演

2020-08-12 16:39:04遠足文化 鄭麗榕

台灣從前有個動物園,訓練獅子跳火圈,宣稱「運動」有助動物健康。 圖/聯合報系資料...
台灣從前有個動物園,訓練獅子跳火圈,宣稱「運動」有助動物健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從前,從前,有個動物園......動物明星得表演

一九三○到五○年代,是世界動物園利用動物表演的高峰期,臺灣則盛行於一九五○到七○年代間。戰前國際上的動物園與馬戲團之間即常進行動物交易,有些馬戲團將老邁的動物送往動物園,讓牠們在園內持續娛樂民眾以至老死

最流行的動物表演是利用靈長類動物,訓練牠們盛裝在餐桌旁演出吃西餐等節目,除靈長類外,能講人語的鳥類也很受歡迎。以上兩種演出,是動物園藉動物表演滿足城市中產階級文明想像的一面,也有馴服動物野性的意味,讓動物作出人的行為,例如「可愛的」小動物像孩子般與遊客親吻,甚至讓動物溫順地從人的手中食用餅乾或加工食餌,都能讓大眾產生「好可愛」的滿足感。

有學者認為,人們喜歡觀看動物──如熊、狗──以兩足站立,或許與這種站立姿態和人類相像有關;而直立式的鳥類,如鸚鵡會人語,貓頭鷹是智慧的象徵,也都因擬似人類而受喜愛,一九五○年代澳洲的動物園利用當地鸚鵡表演抽菸或口銜水盆要遊客洗手,是直立式動物擬人化的極端例子。

事實上,馴化動物,使野生動物能適應飼育狀態,並利用調教與訓練,讓牠們減少與人們的衝突感,也一直是動物園的重要課題,這亦是一種人對自然進行的擬人化過程。

這種人類覺得有趣的表演,往往極端發展為讓動物配合人類的社會秩序觀,包括一夫一妻等核心家庭運作模式,加上為動物配置人類的文化聯想,如以印度寺廟圖樣搭配大象,非洲茅屋搭配河馬等。

戰前臺灣的動物園是否常有動物表演,雖無詳細資料可尋,但從慰靈祭時大象跪拜代表動物主祭,以及兒童騎乘大象的報導,可知當時已有動物訓練;另在一九四一年的戰爭時期,也曾見過一次圓山動物園內以酬謝為名義的猴子騎單車演出報導。

猴子騎單車,曾是動物園的主打表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猴子騎單車,曾是動物園的主打表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戰後,圓山動物園因為大型動物如大象、駱駝等逐漸凋零,遊客一度減少到每年二十萬人次以下,比戰爭時期的約三十萬人次少了三分之一。為吸引遊客,動物園開始訓練「小美麗狗博士」、「猴和尚」等節目,從一九五一年至一九七七年,假日均有定期的動物表演活動,帶來不少人潮。

臺北動物園的動物表演主要利用園內的圓形大鳥籠,動物與飼養人員在內,遊客在籠外圍繞觀賞。表演的動物種類包括猴、羊、獅子、老虎、鸚鵡、熊等,節目是獅子跳火圈、羊猴坐蹺蹺板、猴渡繩、踩高蹺、吃西餐、挽二輪車、駕摩托車、跳草裙舞、讀報、抽菸、舞獅、狗扮人牽猴(或猴牽狗)、羊滾桶、鳥升旗、狗算數等。

依一九七○年初臺北市官方報告,該園「經常辦理動物技藝訓練,每星期舉行動物技藝表演」「以娛觀眾」。 除了星期例假日為觀眾娛樂演出,動物園的動物也偶或外借供拍攝電影,如大象馬蘭,牠會聽令作出跪下、站立的動作。 另一種動物表演是競技性質的演出,主要是承繼戰爭時期軍犬與軍鴿表演的遺緒,犬類的表演是由狼狗等作出高飛、招呼、襲擊、拒食、伏臥、持物、搜索等行動,多是擔任軍警工作時所需的技巧。

動物表演時,背景會配以民間習以為常的流行歌曲,與馬戲團娛樂觀眾的方式完全相同。

一九六三年,一位住在圓山動物園旁的遊客,記下帶孩子觀看動物表演的情形:「表演開始,先是猴子和山羊的『墊臺戲』,高掛在籠頂的擴音器裡,也只播放些『午夜香吻』」和『少年的我』等無關緊要的靡靡之音,直到黑熊出場的時候,才果然改放了那隻我曾經在家裡被迫聆聽過千百遍的『風流寡婦』。我立刻在人叢裡伸長了頸子,聚精會神的去欣賞黑熊的舞步,滿以為牠會隨著這隻沙啞的老調子,跳出熟練的華爾滋舞步來,誰知道牠只是在那裡進進退退的亂扭一陣而已。牠那種蠢笨而單調的步伐,也許有點兒類似時下最風行的阿哥哥舞,卻與伴奏的風流寡婦完全扯不上關係。」

這位觀眾的情緒及觀看角度,完全將人類社會生活的觀感嫁接在動物身上,而絲毫未觸及動物的情感或本能,以及其與生態環境關係的意義。

其實早自一九五二年,也就是開始舉行動物表演的次年起,臺北動物園即遭受「虐待動物」的批評,官方的回應是:「該園訓練動物表演,其目的有二:一為助長動物的健康,藉資延長其壽命。另一為引起觀眾興趣,理解動物的知能技藝。

……這與人類需要運動,以助身體健康是同一原理。訓練結果的表現,這也與人們舉行的體育表演會,運動會或其他各種競賽會等意義完全相同。」

該園並強調:「訓練動物時,曾十分注意動物的習性,絕無虐待動物之行為,亦可保證,並無違反愛護動物的宗旨」。

這一套說詞中對訓練動物表演的看法,也反映一九五○年代臺灣動物園界所謂的「愛護動物」觀。

蔡清枝是主持圓山動物園動物表演的關鍵人物,也是一九五○至七○年代初期掌握動物園實際營運的代表性人物。他畢業自日治時期的公學校,戰前曾在日本廣島縣尾道市受過「動物訓練」,並在兵庫縣甲子園 及韓國京城(今首爾)動物園工作,因此習得馴獸技巧,於一九四八年返台進入動物園工作。

動物訓練者通常強調其自身的勇氣與耐性,將馴獸法稱為「降龍伏虎絕技」;也多自認是愛護動物人士,「是牠們最忠實的朋友」。 一九七○年代中期之前,蔡清枝甚至是臺灣推展愛護動物觀念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曾在一九七一年受中華民國保護牲畜協會頒獎表揚,事蹟是「早〔朝〕夕與獸和睦相處,而以發自內心的愛護動物的言論,宣揚推展愛護動物運動」。

當時對於動物表演的典型看法,可以一九六七年該協會在臺北市動物園發表有關長頸鹿「鹿鳴」、「長春」命名典禮的賀辭為例:「小朋友們最喜歡看馬戲團的表演,因為馬戲團裡的獅子、老虎、大象都會演戲,……為什麼這些野獸,會聽懂人的指揮來表演呢?實在是因為馬戲團裡的人,懂得這些野獸的脾氣,和這些野獸做了好朋友……為什麼蔡園長能夠和這些動物做朋友呢?……他有無比的勇氣,他不怕野獸,可是最重要的,是蔡園長很愛護這些動物,好像爸爸對待兒子一樣。」

事實上在動物訓練上,食物是重要的工具。蔡清枝說明他的訓練方法,表示訓練前需減少給動物的食物量,由訓練者親自餵食,與動物多接觸,建立熟悉感,「用少許牠們喜愛吃的食物引牠們作各種簡易技藝的動作」,訓練完畢後再予充分的食物並讓牠們休息。此外,重複訓練也是訣竅,「不斷的循環訓練,〔就〕變成了馴服可愛會耍把戲的動物了」。

飼養員陳德和是蔡清枝動物訓練的傳人,一九七七年受訪時,他說明馴獸的訣竅是「用觀察代替鞭撻,用耐心克服野性」,選擇動物的標準則是:「目光呆滯的走獸都不堪大用,而那些黑溜溜的眼珠嘰哩咕嚕不停打轉的搗蛋傢伙,往往可以調教成材,成為跳躍在掌聲中的『明星』。」

記者稱他為「創造快樂的人」,但採用的照片是他右手拿著細棍,站立督導老虎跳火圈。
事實上,他也明白動物有其自然天性(即上述野性),隨時都可能有不受人類馴服的意外發生,因此訓練時他總會以一把椅子隔開人與動物,「是道具又可防身」。

這種作法對照前述一九六七年中華民國保護牲畜協會的「馴獸師是動物的『好朋友』」之說,顯示出在動物表演上,對外修辭與實務間的差距。

無論如何,一九五○到一九八○年代間,臺北市立動物園的動物訓練技術在臺灣甚為著名,特別是延續戰前有關訓練狗的防守、攻擊等軍警犬技能,因此該園也為蔣中正總統訓練犬隻。

陳德和「數度前往士林官邸為老蔣總統訓練兩隻狼犬,……由於老總統的狼犬要發揮保衛主人的角色,因此陳德和不只要教導牠們聽話,還要讓牠們遇到危急時懂得適時攻擊,所以除了教會牠們聽話還要學會『武功』。

但隨著動物表演在一九七○年代末停止,臺北動物園也不再以動物訓練聞名。

動物園或附屬的兒童樂園也提供場地由外界舉行動物演出,如鬥雞、甚至跳蚤表演,亦曾提供遊園會設置釣魚遊戲場。

民俗學家婁子匡看過在圓山動物園舉辦的鬥雞,雞戰場闢在獸檻編號十七號的大鳥籠裡,用草席圍成直徑五尺左右的圓場,高兩尺,雞主和評判人分坐在鳥籠內,幾百名觀眾圍在籠外觀戰。

跳蚤表演在兒童樂園舉行,表演時臺上設放大鏡,每次可供五、六十人觀賞。

關於讓動物廝鬥以招徠觀眾的活動,在一九七一年由中華民國保護牲畜協會印刷發行的《保護動物手冊》中,已提及歐美一些國家禁止公演動物鬥爭及此種訓練,否則連觀看者也須受處罰;此外瑞典亦規定,馬戲團及動物園等動物觀覽與表演團體或組織,在拍攝電影及相關的調教訓練上須受皇家獸醫會(Royal Veterinary Board)監督。

這份由中華民國保護牲畜協會公開印行的手冊,顯示國外相關法規的觀念已開始在臺灣傳播,然而臺灣並未立法。不只是臺灣,連國際上關於動物表演的管理法規,也一直沒有很具體有效的規定,即使一九七○年代英國已漸少見馬戲,但在美國,馬戲團等動物表演仍是國家傳統和文化。

一九七八年春節前,臺北動物園對外宣布,「因考量安全問題,將不舉行動物表演」。 所謂的安全問題,在報導中未明指,其實是指一九七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園內發生的兩雌熊(喜馬拉雅熊與臺灣黑熊)咬死飼養工徐英三的事故,使動物圈養在狹窄環境的問題浮上檯面。

在上述意外發生後,臺北市議會林鈺祥議員在一九七七年質詢時,特別詢及動物的醫療專業化與為動物規劃安寧環境、考量縮短動物展示時間讓動物休息等。

次年初開始,後腿被枷鎖固定在地面鐵環二十五年的大象林旺,也因展示空間擴展,而能離開這付枷鎖。

到了一九八四年,清楚向外宣傳「動物園不是看動物表演的地方」, 此後臺北動物園也未再舉行過去二十餘年間進行的動物表演。

但自二○○一年起,臺北動物園又籌劃恢復動物訓練(二○○四年起名為「動物學堂」),在動物福祉的考量下,對大象等動物適度施以訓練,使「每位管理員都成為該隻動物的密友」,讓牠們能夠聽從命令接受吃藥、打針等各項檢查,深具經驗的陳德和亦擔任顧問。

在觀念上改變,讓動物訓練以動物福利為前提,前代執掌動物表演的主要人員也參與,代表一種新的動物訓練觀已在園內被採納。人們走向關心動物福祉的第一步,往往是學習如何去看待動物作為一種生命,而非一項工具。

此選讀摘自《文明的野獸》

作者 鄭麗榕

出版 遠足文化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與渣男分手的平安心法--七成謀殺,發生在決定分手後

2020-11-16

我的孩子是凶手--殺人者是父母養成的嗎?

2020-11-06

殺了吃穀子的麻雀,數千萬人卻餓死--人類暗黑愚行史

2020-10-28

烏雲之下,把壞日子過成好日子

2020-10-23

拯救童年:為何我坐教室裡 外頭有孩子為人擦鞋?

2020-10-08

川普是如何煉成的?──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

2020-10-08

為愛走他方--晚近香港「哈台」敘事中情感的地緣政治

2020-09-26

金錢買得到核廢料貯存地嗎?----金錢買不到的東西

2020-09-14

縱火犯是最好的救火員:以慈善奪取世界的假面菁英

2020-09-07

終於對母親動手了──獨身中年大叔照護奮鬥記

2020-08-27

到動物園看跳蚤打架──當動物園上演動物表演

2020-08-12

上流老人的斷捨離

2020-08-04

監控資本主義時代 我們只是科技與財閥的籠中鳥

2020-07-29

當資本主義與數位監控危害世界 我們須挺身反抗

2020-07-29

如何當個上流老人?避免「老後破產」心法

2020-07-17

劉秀枝:得乳癌,我算抽到好籤

2020-07-17

憂鬱想死,可以成為安樂死的理由嗎?在比利時,可以

2020-07-17

地球被X了嗎?--當科學說政治革命是唯一希望

2020-07-07

如果可以不管,誰想要雞婆地「情緒勞動」!

2020-06-24

在世界與我之間--兒子,這是你的國家、你的軀體,你得設法安居其中

2020-06-21

人生短短數十年,該出軌嗎?

2020-06-18

這是一個貧窮或富裕都不得自主的時代

2020-06-04

被遺忘與誤解的越南台灣茶農

2020-05-25

為什麼努力工作,卻依然貧困?

2020-05-18

種樹的詩人——吳晟

2020-05-08

給我一個中年婦女,我可以撬起地球

2020-05-05

不安全感:i 世代的新心理健康危機

2020-04-03

恐懼是最莫名的傳染病

2020-03-30

讓森林療癒城市的創傷

2020-03-24

讓我們一起形成一個網路----《武漢封城日記》

2020-03-23

恐懼與瘟疫蔓延時

2020-03-18

街頭浪人變成部落客--吾業遊民(上)

2020-03-18

停泊,我夢想中的遊民旅館──吾業遊民(下)

2020-03-18

我說妳是妳就是──PTT「母豬教」中的厭女與性別挑釁

2020-03-07

搬石頭的人

2020-03-06

我們的英文啟蒙者——齊邦媛先生

2020-03-02

當獸醫師遇上動物溝通師......

2020-02-27

下一場人類大瘟疫

2020-02-27

拓展視野 願景工程推出多元精采內容

2020-02-21

關於老年,你該知道的10個態度

2020-02-21

熱門文章

我的孩子是凶手--殺人者是父母養成的嗎?

2020-11-06

與渣男分手的平安心法--七成謀殺,發生在決定分手後

2020-11-1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