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願景選讀 願景選讀
跨國科技、媒體、商業公司透過網路取得使用者資料,再分析這些個資,成為它們銷售產品、強制推薦用戶接收廣告的工具。(路透社)

跨國科技、媒體、商業公司透過網路取得使用者資料,再分析這些個資,成為它們銷售產品、強制推薦用戶接收廣告的工具。(路透社)

監控資本主義時代 我們只是科技與財閥的籠中鳥

谷歌/Alphabet、臉書、微軟等眾多競逐監控收益的公司都堅稱擁有網路的「隱匿性」,其實他們是不得不如此。谷歌等監控資本家必須不斷改善預測,他們也深知必須擴大、多角經營其抽取結構,以便容納新的剩餘來源及供給操作。當然,規模經濟仍然不可或缺,不過在這新的階段中,供給操作擴張,也提升強度,以便容納範圍經濟與行動經濟。這意味著什麼?

轉向範圍經濟的同時出現了一組新的目標:行為剩餘的量不只要大,種類還要多樣。這些變動的發展可從兩個面向來看。第一是抽取操作的延伸廣度,從虛擬世界延伸進入我們實際生活的「真實」世界。

監控資本家深知,他們的未來財富立基於延伸至真實世界的全新供應途徑,隱身於道路、樹木、城市之中;延伸至你的血流、床鋪,欲知你的早餐閒聊、通勤路線、冰箱庫存,埋伏於你的停車位、客廳。

範圍經濟發展的第二個面向是深度。資本家對於追求範圍經濟深度面向更加大膽放肆。具高度預測能力(也因此利益豐厚)的行為剩餘須從個人的私密模式開始抽取。這些供給操作瞄準個人的個性、心情、情緒、謊言、弱點。私密的各個層面都必須捕捉下來,平面化變成一個個數據點,放上工廠輸送帶,送去製造成確定性。

規模雖是高品質預測的必要條件,但光有這點並不足夠,因此顯而易見的是,高品質預測產品要在未來行為的新市場中占有競爭優勢,範圍經濟是必要原料,但萬萬不是唯一原料。行為剩餘必須廣泛而多樣,不過要預測行為,最萬無一失的方法是從源頭開始加以干涉,進而形塑行為。發明用來達到此目標的流程,我將其稱為行動經濟。

為了達成行動經濟,機器流程的設定皆以干涉真實世界中真實人、事、物的現狀為目標。干涉藉由行動來提高確定性,像是引導、微調、煽動、操縱、改造人們的行為,導向特定的標的,這些行為可能極為隱晦巧妙,例如在臉書的動態消息中安插某個詞彙、調整手機中出現「購買」按鈕的時機,或是在你保費遲繳時讓汽車引擎停擺。

這是競爭強度的全新層次,其特點是範圍及行動,且逐漸提升供給操作的侵略性,展開監商業的全新時代,我稱之為現實商業手段(reality business)。規模經濟是透過線上世界中機器的抽取結構來執行。

時至今日,現實商業手段在真實世界中也需要機器結構。這些結構終於實現維瑟(註1)對普及自動化運算流程的願景,這種科技是「編織日常生活的纖維,兩者交織無法區分彼此」,不過其中暗藏玄機。這種科技現在為監控資本家效力。

註1:科學家馬克・維瑟(Mark Weiser)在1991年發表的開創性文章〈二十一世紀的電腦〉(The Computer for the 21st Century)便提及:「最深奧的科技是看不見的,這種科技是編織日常生活的纖維,兩者交織無法區分彼此。」

他形容一種新的思考方式:「能讓電腦隱身至背景之中......機器澈底融入人類環境,而不必迫使人類進入電腦的世界,這樣一來,使用電腦可以像在樹林中漫步一樣自在。」維瑟了解,不論虛擬世界吸收多少數據,那不過就是真實世界的影子。

網路商城使人類能跨越縣市,甚至跨越國界購買商品,但他們卻鮮少盡到告知義務,並為搜...
網路商城使人類能跨越縣市,甚至跨越國界購買商品,但他們卻鮮少盡到告知義務,並為搜集用戶個資的行為負責。(路透社)

當今有許多熱門字包裝著這些操作手法及背後的經濟誘因,比方說:「普及計算」、「遍存計算」、「物聯網」等。在此我以比較籠統的「機制」來指稱這個複雜的體系。

雖然名稱各異,不過他們都有著共通的願景:將一切事物(不論有無生命)及一切流程(自然、人類、生理、化學、機器、行政、汽車、財務)納入無所不在、永不停擺的工具、資料化、連線、通訊、運算裡。

真實世界中電話、汽車、街道、住家、商店、身體、樹木、建築、機場、城市的各種活動不斷轉換至數位疆域內,數據在此獲得新生,轉化為預測,填滿影子文本不斷擴張的篇幅。

隨著預測指令逐漸凝聚力量,我們發現,抽取只是這野心勃勃計畫的第一階段。行動經濟意味著,真實世界的機器結構必須有能力洞察並行動。光是抽取並不足夠,現在還得搭配執行。因此,抽取結構結合了新的執行結構(execution architecture),透過此結構,各種大量行為都被強加了隱匿的經濟目的。

隨著監控資本家的指令及負責抽取、執行操作的實體基礎設施合而為一並展開運作,也生成了二十一世紀的「行為修正手段」。這項手段的目標並不是施加使人服從或遵守的準則,而是產生一套行為,要能夠可靠、確定地導向預期的商業結果。

顧能(Gartner)是一間聲望卓著的商業顧問暨研究公司,其研究總監明確指出,掌握「物聯網」將成為「促成商業模型轉型的關鍵因素,從『保證帶來成效』演變為『保證結果』(guaranteed outcomes)」。

這種陳述非同小可,因為如果沒有相當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保證的。我們稱為「行為修正手段」的廣大體系,顯現出這股逐漸凝聚的力量。保證結果的前景使我們警覺到預測指令的力量;根據預測指令,監控資本家為了預測未來,必須出手形塑之。在這樣的體系之下,普及計算不只是洞察一切的機器,更是驅使行為的機器,目標是為他們提高我們的確定性。

這種逐漸積累、智慧又強大的機制正在我們周遭一一組織起來。沒有人知道真實的規模為何,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成長。這個領域充斥著誇大的說法,預測經常超越實際結果。儘管如此,將普及計算融入現實,譜畫這幅願景所需的一切規畫、投資、發明已如火如荼展開。結構師的願景與目標、已完成的工作及發展中的計畫,共同構成監控資本主義演變的轉捩點。

儘管在使用軟體、瀏覽網頁之前,網路公司必須提供警語,各國政府也花了數十年擬定規則...
儘管在使用軟體、瀏覽網頁之前,網路公司必須提供警語,各國政府也花了數十年擬定規則,打擊ATM、電話、網路犯罪,消費者仍處於被動。(路透社)

最後,我想要強調的一點是,雖然不需要監控資本主義,也能想像出「物聯網」的存在,但若沒有後者,不可能出現前者。預測指令的每一項指令,都需要真實世界中廣泛的「洞察與行動」原物料。這個新的機制是預測指令的實質表現,代表著一種新的力量,其背後的驅動力來自追求確定性的經濟欲望。兩股向量在此交會:普及計算及監控資本主義的經濟指令。

交會的現象標誌著數位基礎設施的蛻變:原本由我們所擁有的機制,如今掌控著我們。

這樣的陳述也許聽來充滿未來感,不過個人或群體因自身未察的目的,成為持續追蹤、全然洞悉的對象,甚至被迫改向並不是新鮮事。將近六十年前,溫暖赤道陽光下的加拉巴哥群島(Galapagos Islands)上,一隻冬眠中的巨大陸龜被吵醒,嚥下一塊多汁的仙人掌,一位專心致志的科學家在這塊仙人掌中嵌入一具小機械。

當時科學家認為,自由的動物固執異常,因此監控是知識的必要代價。關在動物園中,這些生物就不會表現出科學家想要研究的行為,不過該如何監控呢?

學者過去用於麋鹿群、海龜、鵝的監控方法,現在被監控資本家取來翻新一番,包裝成二十一世紀地球生活必然的特質。唯一的改變是,現在我們成了被觀察的動物。

此選讀摘自《監控資本主義時代》

作者 肖莎娜.祖博夫

譯者 溫澤元、林怡婷、陳思穎

出版 時報文化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