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地球被X了嗎?--當科學說政治革命是唯一希望

2020-07-07 00:00:00時報出版 納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

二○一二年十二月,在美國地球物理聯盟(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每年於舊金山舉辦一次的秋季會議上,一頭粉紅色頭髮的複雜系統研究員布瑞德・威納(Brad Werner)穿過摩肩擦踵的兩萬四千名地球及太空科學家向前走。今年的會議有些名氣響亮的與會者,包括航太總署航海家計畫(Voyager)的艾德・史東(Ed Stone)和電影製作人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前者要解釋星際空間的一個新里程碑,後者要討論他潛入深海的冒險。

但最令眾人議論紛紛的是威納的時段。講題是「地球被X了嗎?」(全名:地球被X了嗎?地球環境管理的動力徒勞與透過直接行動達成永續性的可能性〔 Is Earth F**ked? Dynamical Futility of Global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and Possibilities for Sustainability via Direct Action Activism〕)。

站在會議室的前方,這位來自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地球物理學家帶領觀眾瀏覽他用來 回答那個問題的先進電腦模型。他說了系統邊界、擾動、散逸、吸子(attractor)、分岔(bifurcation)和其他一大堆不識複雜系統理論的我們大抵無法理解的東西。但意思相當清楚:全球資本主義已讓資源的消耗如此迅速、如此方便、如此暢行無阻,使「地球人類系統」的反應愈來愈不穩定,愈來愈危險。

當一名記者追問「我們被X了嗎」這個問題的明確答案,威納撇開行話,回答:「多多少少。」

但這個模型裡有一種動力提供一些希望。威納命名為「抵抗」:「民眾或一群民眾採用一組與資本主義文化不搭軋的動力」的運動。根據他簡報上的摘要,這包括「直接的環保行動,從主流文化外,例如原住民、工人、無政府主義者和其他社運團體的抗議、封鎖和破壞行動中汲取的抵抗。」

嚴肅的科學集會通常不會以呼籲民眾進行政治抵抗為號召,遑論直接行動和破壞。但話說回來,威納並非呼籲那些事情。他不過是說,要讓一部失控搖晃的經濟機器慢下來,民眾的大規模起義(以類似廢奴運動、民權運動或占領華爾街的方式)是最可能的「摩擦力」來源

我們知道過去的社會運動已經「對主流文化演變的方式造成巨大的影響,」他指出。因此,「如果我們在思考地球的未來,以及我們和環境共同面對的未來,將抵抗納入那種動力的一部分是合情合理的。」而那,威納主張,不是見仁見智的問題,而「著實是地球物理學的問題。」

已有許多科學家為他們的研究發現深感震撼而走上街頭。物理學家、天文學家、醫師和生物學家都曾是反核子武器、核能、戰爭及化學污染運動的先鋒。二○一二年十一月,《自然》刊出一篇由金融家暨環保慈善家傑洛米・葛蘭特姆(Jeremy Grantham)撰寫的評論,呼籲科學家加入這項傳統,「如有必要,被逮捕也在所不惜,」因為氣候變遷「不只是你的性命的危機-也是我們物種存在的危機。」

有些科學家不需要說服。現代氣候科學的教父詹姆斯・韓森就是令人畏懼的行動派,曾因反抗削去山頭的採煤和油砂輸油管而數度被捕。(今年甚至部分為了有更多時間進行運動而離開在航太總署的工作。)兩年前,我參加反對基石油砂輸油管的大規模行動而在白宮外面被捕,而那天被上手銬的一百六十六人當中,包括一位名叫傑森・鮑克斯(Jason Box)的冰河學家:舉世聞名的格陵蘭融冰層專家。「如果不去,我無法跟自己交代。」當時鮑克斯這麼說,並補充:「這個例子光靠投票似乎不夠,我也需要當個公民。」

這值得讚賞,但威納用他的模型做的事情不大一樣。他不是在說他的研究驅使他採取行動 來阻止特定政策;而是在說,他的研究顯示,我們整體的經濟範式正對生態穩定造成威脅。而確實,透過大眾運動反向施壓來挑戰這種經濟範式,是人類避免災難的最佳一擊。

這是艱鉅的任務。但他並非孤軍奮戰。威納是一群人數不多但影響力漸增的科學家的一員, 他們研究自然系統,特別是氣候系統的不穩定,最後做成類似強調轉型,甚至革命的結論。而所有祕而不宣的革命家—曾夢想以較不可能害領養老金的義大利退休者在家中上吊自殺(最近在該國的撙節危機中發生)的經濟制度來取代現有經濟秩序的革命家—應該會對這樣的工作特別感興趣。因為那會使拋棄殘酷制度、改採無疑較公平的制度一事不再只是意識型態的偏好,而是全物種的存續所必需。

英國氣候科學家警告,聯合國「2050年前,要將全球碳排放量削減到只剩1990年時...
英國氣候科學家警告,聯合國「2050年前,要將全球碳排放量削減到只剩1990年時的20%」的主張「純粹是政治的權宜之計」,也沒有科學根據。他們認為這樣的做法,仍不足以緩解地球正在面臨的危機,如要真正因應全球暖化危機,我們需要的是更深刻的手段,而且要立即開始。

領導這群新科學革命家的是英國頂尖氣候專家凱文・安德森(Kevin Anderson ):丁道爾氣候變遷研究中心(Tyndall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 Research)副主任。該中心已迅速確立為英國首屈一指的氣候研究機構。經由向英國國際發展部、曼徹斯特市議會等機構的全體人員發表演說,安德森花了超過十年的時間耐心地將最新氣候科學的含意解釋給政治人物、經濟學家和社運人士聽。運用清楚、易於了解的語言,他為減排設計了一張嚴格的藍圖,細膩地規畫如何讓全球升溫低於多數政府認為可避免災難的指標。

但最近幾年,安德森的報告和投影片都變得更怵目驚心。

在諸如「氣候變遷:不只是危險⋯⋯冷酷的數字和微薄的希望」等標題下,他指出,維持在安全溫度內的機率正迅速縮小。安德森和同事,丁道爾中心氣候緩和專家艾莉絲・鮑斯(Alice Bows)連袂指出,我們已浪費太多時間在政治推託和軟弱的氣候政策上-同時全球消費(和碳排)又急遽上升-以至於如今我們要面臨劇烈的削減,劇烈到會挑戰重視 GDP 成長勝過一切的根本邏輯。

安德森和鮑斯告訴我們,常有人引用的長期緩和目標:至二○五○年前相較於一九九○年減排八○%,純粹是政治的權宜之計,「沒有任何科學根據。」那是因為氣候衝擊不僅來自我們今天與明天的排放,也來自長久以來累積在大氣層裡的排放。他們也警告,僅著眼於未來數十年的目標,而非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立即、斷然減碳,會有一個嚴重的風險:未來數年我們會讓排放繼續飆高,進而衝破我們的「碳預算」,讓我們在本世紀後半萬劫不復。

因此安德森和鮑斯主張,如果已發展國家的政府認真看待讓暖化低於攝氏兩度的國際協議目標,如果減排要秉持公正原則,那麼減排就必須做得更深刻,且盡快開始。安德森、鮑斯和其他許多人警告,攝氏兩度的暖化已經包含一連串危害甚鉅的氣候衝擊, 一・五度會是安全得多的目標。儘管如此,要有五成機會達成兩度的目標,工業化國家必須開始以每年一○%左右的進度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若以一・五度為目標,就要減少更多),而且必須現在就開始。

但安德森和鮑斯進一步指出,光靠大型綠色團體常倡導的一系列保守的碳定價(carbon pricing)或綠色技術方案,是不可能達成這個目標的。這些措施當然會有幫助,但就是不夠:從我們開始用煤作為經濟發展的動力以來,每年減排一○%是史無前例之事。事實上,如經濟學家尼可拉斯・史登(Nicholas Stern)在二○○六年給英國政府的報告中所言,從歷史來看,每年減排一%以上,「只和經濟衰退或動亂有關。」

就連蘇聯解體後,也沒有發生過那麼持久、深刻的減排。(蘇聯解體後十年,前蘇聯國家每年平均大約減少五%的碳排放。)華爾街在二○○八年崩盤後也沒發生。(二○○八到○九年間,富裕國家減排約七%,但其二氧化碳的排放在二○一○年即熱情澎湃地反彈,而中國、印度的排放一直持續增加。)

根據二氧化碳資訊分析中心(Carbon Dioxide Information Analysis Center)的歷史報告,美國(等地)唯有在一九二九年市場大崩潰後見到連續幾年年減一○%以上。但那可是現代最慘烈的一次經濟危機。 如果我們不想在達成有科學根據的減排目標時遭遇那樣的慘劇,減排必須透過安德森和鮑斯所謂「在美國、歐盟和其他富裕國家進行徹底、立即的反成長策略」來審慎管理。

這不成問題,只是偏偏我們剛好有一種無視人類或生態的後果、盲目崇拜 GDP 成長勝過一切的經濟制度,而在這種制度中,新自由主義的政治階級已完全放下管理任何事情的責任(因為市場是無形的天才,任何事物都必須委託給市場照料)。

因此,安德森和鮑斯真正要說的是,我們還有時間避免災難性的暖化,但不是在資本主義目前建構的規則裡。

要改變那些規則,這或許是有史以來最好的論據。在二○一二年一篇刊於權威科學期刊《自然氣候變遷》(Nature Climate Change)的文章中,安德森和鮑斯砲火四射,指責許多科學家同僚未全盤托出氣候變遷需要人類做什麼樣的改變。關於這點,值得詳盡引用兩人的話:

在發展排放情境時,科學家一再輕描淡寫其分析的意涵。提到要避免升溫兩度時,「不可能」被翻譯成「困難但做得到,」「急迫、徹底」則改以「具挑戰性」出現-全都在安撫經濟之神(或者說得更精確些,金融之神)。例如,為避免超過經濟學家訂定的最大減排率,他們說減排「不可能」出現早期高峰,還提出低碳公共建設的「大」工程和部署率等天真觀念。更令人困擾的是,隨著排放預算萎縮,愈來愈多人提出地球工程來確保經濟學家的苛刻命令不被質疑。

換句話說,為了要在新自由經濟界裡貌似合理,科學家已大幅淡化其研究的含意。到了二○一三年八月,安德森更加直率地寫道,漸進式變革的小船早就開走了

或許在一九九二年的地球高峰會(Earth Summit)上,或是剛進入千禧年時,攝氏二度的緩和還可以透過政治經濟霸權內的漸進性變革來達成。但氣候變遷是累進的議題!現在,二○一三年,身在高排放(後)工業化國家的我們正面臨截然不同的前景。我們對碳持續、集體的恣意揮霍已耗掉先前(較大的)攝氏兩度碳預算還負擔得起的「漸進性改變」。今天,在說了二十年的大話和謊言後,剩下的兩度預算需要對政治經濟霸權發動革命性變革才能達成了。

我們也許不該感到意外,有些氣候科學家就是有點被自己研究成果的激進意涵嚇到。他們大多只是默默進行他們的工作:測量冰核啦、運作全球氣候模型啦、研究海洋酸化啦,卻如澳洲氣象專家及作家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所言,發現自己「已在無意間顛覆了政治和社會秩序。」

但也有很多人深知氣候科學的革命性本質。那就是為什麼有些決定拋棄氣候承諾、屬意挖掘更多碳的政府,必須找更凶殘的方式來恫嚇國內的科學家,要他們閉嘴。在英國,這種策略已昭然若揭,例如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的首席科學顧問以安・鮑伊德(Ian Boyd)就在最近寫道:科學家應避免「暗示政策是對是錯,」應「透過與體制內的顧問(例如我本人)攜手合作、在公共領域做理性,而非異議的聲音」來表達他們的觀點。

但真相還是逐漸水落石出。一如往常對利潤和成長的追求正破壞地球生態穩定的事實,不再是要讀科學期刊才會明白的事。早期的徵兆已在我們眼前攤開,而我們也有愈來愈多人給予相應的回應:阻擋英國巴爾康姆(Balcombe)的水力壓裂開採;干預俄羅斯海域的北極海鑽探準備工作(一如綠色和平的作為);把侵犯原住民主權的油砂業者送進法院;以及其他無數大大小小的抵抗行動。在布瑞德・威納的電腦模型中,這就是減緩那些破壞力所需的「摩擦力」;優秀的氣候運動人士及作家比爾・麥克基本則稱之為對抗地球「高燒」的「抗體。」

這尚未成為革命,但至少是個開端。如果它傳播開來,或許能為我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來 設想,如何在一個無疑沒被X得那麼嚴重的星球上活下去。

此選讀摘自《刻不容緩》〈當科學說政治革命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作者 納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

出版 時報出版

(本文經網路編輯編修)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烏雲之下,把壞日子過成好日子

2020-10-23

拯救童年:為何我坐教室裡 外頭有孩子為人擦鞋?

2020-10-08

川普是如何煉成的?──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

2020-10-08

為愛走他方--晚近香港「哈台」敘事中情感的地緣政治

2020-09-26

金錢買得到核廢料貯存地嗎?----金錢買不到的東西

2020-09-14

縱火犯是最好的救火員:以慈善奪取世界的假面菁英

2020-09-07

終於對母親動手了──獨身中年大叔照護奮鬥記

2020-08-27

到動物園看跳蚤打架──當動物園上演動物表演

2020-08-12

上流老人的斷捨離

2020-08-04

監控資本主義時代 我們只是科技與財閥的籠中鳥

2020-07-29

當資本主義與數位監控危害世界 我們須挺身反抗

2020-07-29

如何當個上流老人?避免「老後破產」心法

2020-07-17

劉秀枝:得乳癌,我算抽到好籤

2020-07-17

憂鬱想死,可以成為安樂死的理由嗎?在比利時,可以

2020-07-17

地球被X了嗎?--當科學說政治革命是唯一希望

2020-07-07

如果可以不管,誰想要雞婆地「情緒勞動」!

2020-06-24

在世界與我之間--兒子,這是你的國家、你的軀體,你得設法安居其中

2020-06-21

人生短短數十年,該出軌嗎?

2020-06-18

這是一個貧窮或富裕都不得自主的時代

2020-06-04

被遺忘與誤解的越南台灣茶農

2020-05-25

為什麼努力工作,卻依然貧困?

2020-05-18

種樹的詩人——吳晟

2020-05-08

給我一個中年婦女,我可以撬起地球

2020-05-05

不安全感:i 世代的新心理健康危機

2020-04-03

恐懼是最莫名的傳染病

2020-03-30

讓森林療癒城市的創傷

2020-03-24

讓我們一起形成一個網路----《武漢封城日記》

2020-03-23

恐懼與瘟疫蔓延時

2020-03-18

街頭浪人變成部落客--吾業遊民(上)

2020-03-18

停泊,我夢想中的遊民旅館──吾業遊民(下)

2020-03-18

我說妳是妳就是──PTT「母豬教」中的厭女與性別挑釁

2020-03-07

搬石頭的人

2020-03-06

我們的英文啟蒙者——齊邦媛先生

2020-03-02

當獸醫師遇上動物溝通師......

2020-02-27

下一場人類大瘟疫

2020-02-27

拓展視野 願景工程推出多元精采內容

2020-02-21

關於老年,你該知道的10個態度

2020-02-21

熱門文章

烏雲之下,把壞日子過成好日子

2020-10-23

拯救童年:為何我坐教室裡 外頭有孩子為人擦鞋?

2020-10-08

川普是如何煉成的?──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

2020-10-08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