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願景選讀 願景選讀
本月初,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廿六屆締約方大會(COP26)期間,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於場外舉辦多場遊行抗議。(特派記者林奐成/攝影) 林奐成

本月初,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廿六屆締約方大會(COP26)期間,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於場外舉辦多場遊行抗議。(特派記者林奐成/攝影) 林奐成

拿回我們的未來 年輕氣候行動者如何搶救地球

科馬爾・卡里希瑪・庫馬爾(Komal Karishma Kumar)說:「我們將動員起來,用選票把你淘汰掉。

這位來自太平洋島國斐濟的年輕女性在二○一九年九月對聯合國官員發言。她跟其他年輕的氣候運動者告訴會員國的領袖,孩子們正在注視他們。當他們到了可以投票的年齡,他們會記得誰採取了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而誰沒有。

你可能還有幾年才能投票,但是你並沒有小到不能參與政治。你往後一輩子所將生活的世界,是今天的政治領袖用他們對氣候變遷的行動(或不行動)所創造的。現在開始讓他們知道你在關注,一點都不會太早。

如果政治行動讓你聽來像是實現社會正義或對抗氣候變遷的最佳途徑,那麼就從找出誰是你選區的政治人物開始吧,從地方上到國家層級。他們對全球暖化跟氣候變遷的議題說了什麼?他們對窮人與原住民的權利說了什麼?他們的行動符合他們的聲明嗎?

可以考慮去旁聽市政會議—你的領導者在那裡回答問題,並與社區討論各種議題。如果你的領導者不舉行市政會議,可以考慮寫信給他們。如果他們已經投票贊同或已經採取行動來支持公平與對抗氣候變遷,就感謝他們。如果他們沒有,就對他們解釋,什麼問題對你最重要,以及理由為何。

越來越多的政治人物開始意識到,他們需要開始注意年輕人。你也許還不是一個選民,但你是一個未來的選民。你也可能有能力影響你家裡的長輩如何投票。

說到投票,如果你的年齡已經到了可以投任何一種票的話,就請去投票吧。請研究候選人的立場,請支持那些最能代表你的觀點、最符合你對未來希望的人。你可以志願協助他們的競選活動。

終極的政治行動主義,就是親自參與政治。如果政治會帶給你很大的活力跟熱情,你可以考慮競選公職。如果在你在學校或大學裡有一個可以競選的職位,你能不能在競選活動中納入社會正義或氣候變遷的議題?你的聲音可以告知或鼓勵他人,讓更多人涉入這些議題。

在學校以外,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的選民正選出年輕人擔任公職。紐西蘭的克洛伊•史禾碧克(Chlöe Swarbrick)代表綠黨競選公職。綠黨是對於保護環境與對抗氣候變遷採取堅定立場的政黨。她在年僅二十三歲時就當選為紐西蘭國會議員。

在澳洲,選民們在喬爾登・斯蒂爾-約翰(Jordon Stelle-John)二十二歲時把他送進國會。作為第一位當選的身障議員,斯蒂爾-約翰代表澳洲綠黨,一個支持生態永續、社會正義以及社區民主的政黨。

斯蒂爾-約翰說,澳洲應該像歐洲和南美的一些國家一樣,把投票年齡降低到十六歲。幾十萬年輕人已經明白表示,他們對未來非常關切。當「一切按照正常」顯然行不通時,年輕人也可能比成年人更不覺得有必要保護這種模式。如果每個國家十六歲的孩子都可以投票,我們會不會更接近一個公平與可居住的氣候未來?

綠色藝術的力量

在羅斯福的新政期間,有創造力的人做出了歷史性的藝術作品。政府對他們提供協助,就像幫助其他工人一樣。透過公共事業振興署與美國財政部,聯邦計畫為數以萬計的畫家、作家、音樂家、劇作家、雕塑家、電影製片人、演員以及手工藝師傅提供了有意義的工作。黑人與原住民藝術家得到了比從前更多的支援。

結果是創造力的大爆發。光是聯邦藝術計畫就產生了將近四十七萬五千件視覺藝術作品,包括兩千張海報、兩千五百幅壁畫以及十萬幅公共空間的繪畫。聯邦音樂計畫提供了二十二萬五千場演出,觸及了一・五億的美國觀眾。

在大蕭條的苦難時期,這些藝術大部分只是為了給人們帶來歡樂和美麗。不過,也有些藝術家是為了捕捉這種苦難,他們想展示,為什麼新政是如此迫切與必要。

今天,當我們為了拯救我們的星球與我們自己而奮鬥時,藝術也可以做相同的事。它既可以給我們帶來歡樂,也可以提醒我們為何奮鬥。

關於氣候變遷的警告,有時看起來像是無止無盡的可怕事實與影像,告訴你事情有多糟,或者將變得多糟。這些事實與影像有它們的功能,但是我們也需要一些能給我們希望的圖像、歌曲和故事。我們需要一種藝術,它能描繪一個正面的未來,以及我們如何走向那未來。

我們改變了我們做事的方式,我們成為一個不只現代化與富裕,而且也有尊嚴與人性化的社會。由於致力於實現讓所有人享有醫療保健與有意義工作等普世權利,我們不再那麼害怕未來。我們不再害怕彼此,我們找到了共同的目標。

也許你是一個藝術家、作曲家或講故事的人。也許你正在嘗試創作影片、電子遊戲,或者漫畫。你可以使用任何這些創造性的工具來分享你的想法、恐懼、希望,還有願景。

有創造力的人總是在尋找新的溝通方式,比如編織者現在正在製作「氣候圍巾」。他們查詢他們的家鄉、國家或世界每日或每年的溫度紀錄,再把溫度跟顏色連結起來;深藍色代表最冷的溫度,深紫色代表最熱的溫度,中間還有綠色、黃色、橘色跟紅色。然後他們織出長長的圍巾,每一排織線代表一天或一年,線的顏色則代表那一天或年的溫度。

你也可以用別的方式分享你的氣候藝術。如果你有用畫筆或縫紉機的才藝,你可以主動替你的朋友或同學製作標籤、布條或衣服,讓他們在遊行示威中穿戴。藝術與抗議活動常常是攜手前進的。無論你的選擇是什麼,都可以把你獨特的創造力放進去。

藝術與娛樂可以讓人們傾聽,幫助他們理解一個訊息,特別是一個沉重的訊息。

找一個運動,或發起一個

我們也越來越常看到,專注於廣泛議題的團體—包括社會正義、環境主義以及氣候行動主義等—將力量集結起來,在教學、策劃、遊行與示威中攜手合作。個人與團體路徑都是好的。前方的道路還有許多空間可容納各種志業與類型的行動主義。

如果為一個共同的志業與他人合作讓你感到振奮,如果你想支持那些跟你目標相同的人並得到他們的支持,那麼就找一個運動加入吧。或者你也可以創造自己的運動,看其他人會不會加入你。

運動會造成效果,你可以成為摩擦力;要讓燃燒世界的機器放緩下來,就需要這種抵抗的力量。


此選讀摘自《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作者 娜歐蜜.克萊恩、麗貝卡‧斯蒂夫

出版 時報出版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