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零奴工巧克力 要甜蜜不要血汗

2020-02-13 13:55:00聯合晚報 願景特約記者蘇瑋璇/荷蘭報導

巧克力代表幸福的滋味,吃上一口,總是讓人嘴角上揚的;但若親眼目睹巧克力原料可可豆的西非產地工人慘況,恐怕讓人想哭。生產全球超過六成可可豆、西非的象牙海岸及迦納,至今仍有兩百五十萬名奴工及童工,相當於近台灣十分之一人口,在大型跨國可可貿易商壟斷的供應鏈中飽受壓迫及剝削,辛苦終日,只賺每日低於一美元的工資。

為終結西非血汗可可奴工,開啟最響亮一槍的,是誕生於荷蘭、以邁向「零奴工」為終極目標的巧克力公司「東尼寂寞巧克力」。從一名記者的調查報導,到數年內打造荷蘭第一大巧克力品牌。2019年底,台灣社會企業「鄰鄉良食」將東尼巧克引進台灣上架。

扯斷鎖鍊標章,是東尼巧克力的對抗宣言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扯斷鎖鍊標章,是東尼巧克力的對抗宣言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荷蘭最夯良心巧克力 台灣上架了

「東尼寂寞巧克力以社會訴求打敗了主流品牌,這種例子在全世界社會企業都很少見。」鄰鄉良食創辦人譚景文說,東尼的經營策略與哲學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他也期待透過國際貿易,讓各國社會企業有更多的銷售機會,擴大規模。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來到「東尼寂寞巧克力」阿姆斯特丹總部,大廳陳列色彩鮮豔繽紛的產品,數十種口味巧克力排滿整面牆,比電影「巧克力工廠」更夢幻;拉下拉霸,一塊塊試吃品紛紛落下,供你無限品嚐。卡通字體、霓虹裝飾……很難想像如此華麗歡樂的場景,創設的初衷是想要捲動廿一世紀的現代奴隸革命。一幅扯斷鎖鍊標章,是東尼與奴工可可產業的對抗宣言,就印在每一條東尼巧克力包裝上。

記者想終結奴工 自己開公司

故事開始於2003年。荷蘭電視台記者Teun van de Keuken進行調查採訪,發現超過20%的西非可可工人在惡劣環境中工作,施灑農藥、操作機具時缺乏防護,被強迫以工抵債,或遭鞭打、挨餓、禁足,童工被人口販運到農園勞動,終日辛苦,可可生產沾滿血汗,他們每日工資卻不到一美元,令他非常感慨。

在報導之外, Teun決定採取行動,要求巧克力大廠改善西非可可農待遇,總是遭嗤之以鼻。他乾脆創業,打造零血汗巧克力品牌,荷文Teun即為英文Tony,lonely代表改革的孤單之路,Tony’s Chocolonely (東尼寂寞巧克力)終於問世。

其實,血汗奴工的真相存在已久。早在2001年,幾家國際大廠例如雀巢、Mars、M&M、Hershey’s等共同簽署「哈金安格協議」(Harkin-Engel protocol),同意消除西非可可園受迫奴工。然而,Teun著手調查時發現,多年過去了,業界兩手一攤,奴工困境幾乎未獲改善。

荷蘭的巧克力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致力提升西非可可農的生活。 圖/東尼寂寞巧克...
荷蘭的巧克力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致力提升西非可可農的生活。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以巧克力罪犯自首 轟動荷蘭

Teun主動寫信給當時深具引響力的名嘴歐普拉(Oprah),聯繫當時正要協同推出電影《查理的巧克力工廠》的雀巢公司,都得不到具體回音。他憤而以「巧克力罪犯」之名向警察自首,自請受刑。

他說,購買血汗巧克力就如同購買贓車,明知產品在生產過程前端不合法還購買,就是犯罪。此案後來遭阿姆斯特丹法院駁回,因為並沒有受害者出面指控;然而Teun的瘋狂行徑,讓荷蘭的產業界、政治圈、媒體及消費者逐漸認識到「零奴工」概念,只是他的孤軍奮戰還不足以撼動產業,決心自己創一家巧克力公司。

想證明不用剝削農民 照樣有利可圖

東尼品牌理念很快獲得迴響,畢竟沒有消費者願意當剝削奴工的幫兇。但東尼巧克力很快體悟現實,消費者用鈔票為良心企業埋單的風潮只是一時的,最終仍須靠可持續、可獲利的商業模式「直球對決」,向業界證明「不用剝削奴工,照樣有利可圖」,將自己打造成產業鏈利益共享的成功案例,用實質利潤養活公司、持續擴張,才足以說服跨國大廠效仿、改變,幫助全球的可可農都脫離奴役。

就如現任首席巧克力官(CCO, chief chocolate officer)漢克·揚·貝特曼(Henk Jan Beltman)說,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impact company)」,「賣巧克力獲利不是目的(goal)本身,而是我們達到百分之百無奴工的終極目標的方法(means)。」

公司上軌道後,創始人Teun退出公司經營,繼續當記者兼任顧問,維持對議題的關注與獨立批判性,東尼寂寞巧克力交到專業經理人手上營運。

為何可可產業長年無法撼動?漢克揚打個比方,現行的可可供應鏈像沙漏。最源頭有百萬計的可可小農,幾乎無議價能力,任憑中盤商砍價;中間由少數跨國食品貿易商把控,到廣大消費者手中時,血汗巧克力已被包裝成愛情商品或友誼象徵; 在西非可可園揮著大刀砍下可可果的童工身影是不被消費者看見的。

從產地入手 「五大主張」扶持可可農

因此,東尼巧克力推出五大主張,與西非可可豆農建立直接且長期的關係:支付更高的價格讓農民有足夠收入足以維持生計;簽訂至少五年的長期合約;協助導入科技或技術體系扶植農民;投資從種植到產銷的專業知識,輔導農民種植多樣化,不只依賴可可豆單一作物。

此外,東尼組成開放生產鏈聯盟(Open Chain Alliance),歡迎其他大廠加入,使用來源無奴工的可可豆。荷蘭最大連鎖超市Albert Heijn自有巧克力品牌Delicata,率先響應加入東尼供應鏈,使用東尼巧克力旗下的可可農提供的可可,不論掛什麼品牌,都可能共同落實「無奴工」產銷。台灣已有廠商躍躍欲試。

終結血汗 需要每個消費者的幫助

漢克揚像個巧克力傳教士,他說,當你知道巧克力生產鏈前端充滿剝削與不公義,就不可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一口口美味。消費者能做的,就是多看一眼巧克力標籤,多掏出一點錢購買「零奴工」產品。

然而,有部分人士主張,就算童工,也能為家庭賺進微薄收入,「零童工」是否讓窮人更慘?漢克揚說,有些童工是被迫工作,有些則是幫忙家人,都是無償勞動。應該的解方是,給可可農家長足夠養家的薪資,小孩就不必下田,回歸校園,下一代才有翻身機會。東尼巧克力與當地合作社攜手,百分之一收入進入東尼基金會,幫助社區成立學校、建立足夠的基礎設施,改變生活水平。

做為社會企業,東尼巧克力已看到台灣作為亞洲樞紐的可能性,更歡迎台灣粉絲給予各種回饋,讓他們在這條「寂寞」道路上,走得不寂寞。

首席巧克力官貝特曼: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
首席巧克力官貝特曼: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賣巧克力獲利不是目的本身,而是我們達到百分之百零奴工的終極目標的方法。 圖/卓瑜玉攝影

首席巧克力官貝特曼:

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賣巧克力獲利不是目的本身,而是我們達到百分之百零奴工的終極目標的方法。

5大主張 終結剝削

1.與西非可可豆農建立直接且長期的關係

2.支付更高價格讓農民有足夠收入足以維持生計

3.簽訂至少五年的長期合約

4.協助導入科技或技術體系扶植農民

5.投資種植產銷專業知識,輔導種植多樣化

東尼巧克力哪裡買

●2019.12起/家樂福大賣場、家樂福超市

●2020.2月起/主婦聯盟、HOLA、SOGO忠孝館百貨超市、安永鮮物、生態綠網購

●2020.3月起/city super。另有百貨超市、超商及電商洽談中

資料來源╱鄰鄉良食

更多優質內容不漏接,歡迎加入udn.com會員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就算淨利潤掛蛋 東尼巧克力也要幫助可可農

2020-02-13

包裝簡單價位高 東尼巧克力攻台測良心

2020-02-13

台灣也有種可可 福灣巧克力Bean to Bar典範

2020-02-13

零奴工巧克力 要甜蜜不要血汗

2020-02-13

熱門文章

零奴工巧克力 要甜蜜不要血汗

2020-02-13

就算淨利潤掛蛋 東尼巧克力也要幫助可可農

2020-02-13

包裝簡單價位高 東尼巧克力攻台測良心

2020-02-13

台灣也有種可可 福灣巧克力Bean to Bar典範

2020-02-13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