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願景行動者 願景行動者
保卜的新家落腳在淡水真理大學附近,社區的頂樓有片寬闊的陽台,可眺望、可彈奏、可歌唱。黃建亮/攝影

保卜的新家落腳在淡水真理大學附近,社區的頂樓有片寬闊的陽台,可眺望、可彈奏、可歌唱。黃建亮/攝影

台灣指彈吉他之神—保卜.巴督路

保卜.巴督路(Baobu Badulu)彈起吉他好忙!左手飛快在琴弦上游走,一會兒按壓、一會兒變成彈奏,右手也不閒著,一會兒刷弦,一會兒敲打面板,譜出扎實的節拍。簡單一把吉他卻能變幻出多把吉他、鼓、貝斯合奏的樂團效果,讓人看得目不轉睛。

這種彈奏方法叫做finger style。樂評家馬世芳曾稱保卜是台灣首屈一指的finger style(指彈吉他)演奏家。

18歲隻身北上追尋音樂夢,21歲就被知名作曲家李欣芸挖掘。保卜目前35歲,製作的音效、電影主題曲多次入圍金鐘和金馬獎。他憑藉的不只是運氣,更多的是肯花苦功和不服輸的毅力。

「我們要和別人不一樣。」是保卜家族世代傳承的信條。保卜的家鄉在台東縣達仁鄉的台坂部落,因為爺爺自幼由曾祖母一人扶養長大,單親家庭的身分受部落歧視,只能住在部落的外圍,和豬、牛當鄰居,從小受盡同儕排擠和欺負。為此爺爺灌輸信條給保卜的父親、叔叔們,後來父親成為警察,有著安穩的經濟生活,還幫保卜取了一個震天價響的漢名:黃廷堯。期許他能像堯舜一樣「入朝為官」。

不過保卜還是比較喜歡他的族名,代表堅固與分享。一如他沒有從政,而是毅然選擇作為一名音樂家。

指彈吉他出神入化 啟蒙自陳爸

保卜會愛上finger style,關鍵在國三那一年遇到陳爸(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當時陳爸在台東市區的河合鋼琴音樂教室教吉他,保卜是學生之一。陳爸發現保卜的聽力特別好,有絕佳的相對音感,不用看譜,就能摸索出示範旋律。陳爸珍惜保卜的天分,「每次下課都說你再來」,保卜記得陳爸的另眼相看;甚至歡迎他假日到陳爸開的咖啡店練琴。

保卜說,陳爸不在乎賺錢,只要看到他學完一首歌心滿意足的表情,就會很開心,「這種熱情影響我直到現在。」即使陳爸去年猝逝,他的熱情仍在保卜心頭。

學了半年,陳爸眼看保卜的吉他因為弦跟指板距離很遠,彈得很吃力,主動向他的父親提議買一把新的,還親自挑選。話說到此,保卜哽咽地說,「吉他跟陳爸的一模一樣,」外型仿爵士吉他。這把吉他陪著保卜度過青澀的青春時期、北上尋夢,直到他25歲,才因老舊淘汰。

今年陳爸逝世滿周年,孩子的書屋舉辦紀念音樂會,保卜特別偕妻子高蕾雅上台表演〈張三...
今年陳爸逝世滿周年,孩子的書屋舉辦紀念音樂會,保卜特別偕妻子高蕾雅上台表演〈張三的歌〉。圖片/孩子的書屋提供

「用吉他唱歌」 創作靈感周遊原鄉和城市

18歲帶著一把吉他隻身北上,保卜用最土法煉鋼的方法尋夢。白天打工,晚上在民歌餐廳表演。保卜堅持只演奏吉他、彈finger style,常被聽眾質疑「你是原住民,為何不唱歌?」、或嫌他「前奏有夠長。」保卜說:「我是用吉他在唱歌。」

在民歌餐廳表演了兩、三年,當時因《國際漫遊》、《托斯卡尼我想起你》等專輯享譽樂壇的知名音樂製作人李欣芸,有天突然到保卜的部落格留言,說想認識他。起初保卜以為是廣告訊息,直到李欣芸實地到民歌餐廳聆聽他的演奏,才確認這場網路搭訕的真實性。李欣芸當時對保卜用吉他改編電影配樂大師坂本龍一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印象深刻,遂邀請他加入工作室,一同創作音樂。

李欣芸鼓勵他用擅長的finger style創作演奏類音樂。當時他找不到方法,只好回到根源—部落—挖掘,將內心對家鄉的思念、近鄉情怯等複雜心情,轉化為音符,於2013年推出首張演奏類專輯《我愛台坂》。入圍當年金曲獎的演奏類最佳作曲人獎。

今年夏天,保卜再度推出第二張演奏類創作專輯《城市獵人》。有別首張《我愛台坂》從部落出發,保卜將在台北生活十多年「越挫越勇」的態度寫入歌裡,而這靈感來自外公。

外公因車禍,腳骨折長期拄著拐杖,手則因痛風嚴重捲曲,行動不便,走路慢如蝸牛;有次回部落,保卜撞見外公騎機車從旁呼嘯而過,「一開始我不相信,怎麼可能,」跑上前看確定是外公,「實在太酷了。」原來外公嫌奶奶買的殘障電動車太慢,便努力克服手腳不適,騎機車。這經驗勾起保卜在台北逐夢碰上的種種困難,在放棄和突破之間不斷掙扎。外公的毅力激勵了他。

深受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影響,保卜國三那一年開始接觸finger style,...
深受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影響,保卜國三那一年開始接觸finger style,進而愛上。黃建亮/攝影

finger style教導人生不設限 「迷路不是壞事」

保卜超級正向、樂觀。問起演奏類音樂在台灣市場小,一定很孤獨,有沒有碰過低潮?他揣了揣後搖頭,「辛苦歸辛苦,但牙一咬就過了。」這些年來保卜堅持只靠創作維生,除了專輯,就是做電視或電影配樂,不做吉他伴奏等比較容易賺錢的工作,生活其實捉襟見肘。有時下一頓沒錢吃飯、下個月房租繳不出來,這些他說得雲淡風輕,只因相信上帝自有安排。

就像保卜當初選擇鑽研finger style一樣,走向人煙稀少的演奏路固然辛苦。但finger style跳脫傳統吉他演奏框架,就像在鼓勵他人生不要設限。保卜率性地說,有時迷路不是件壞事,換條路走走看,會看見嶄新的風景。

今年保卜開始「斜槓」演戲,出演原民台的迷你劇集「PICUL球勝青春」。他發現無論音樂或演戲,創作的本質都是相通的,只不過演戲是用肢體和表情,音樂是用樂器。這個跨域讓他頗有心得,以前總聽前輩說演戲演入迷會無法出戲,「我終於可以理解了。」接下來他還想演電影,希望他的不設限人生,繼續跨界下去。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