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人們愛上海洋之時 才會真正開始重視它

2020-06-22 12:53:13願景工程 許詩愷

「洄遊吧 Fish Bar」創辦人黃紋綺的成長、求學經歷都與海相關,熱愛海洋的心...
「洄遊吧 Fish Bar」創辦人黃紋綺的成長、求學經歷都與海相關,熱愛海洋的心推動她回到花蓮七星潭創業,選擇了一條必須兼顧理念與現實的艱辛路。記者/許詩愷攝影

站在海天一線的遼闊沙灘上眺望漁場,腳踏蘊含日曬熱量的土地,任憑風中鹹味灌入鼻腔,又被海潮聲牽引放鬆全身,眼皮再過幾秒就要自行闔上;此時導覽員鼓勵大家打起精神,準備先回室內休息,親手觸摸待會要吃下肚的生鮮。

讀完這段敘述,若你起了「好想嘗試看看」的念頭,其實你已落入以海洋保育為經營宗旨的「洄遊吧」團隊精心雕琢的節奏裡。

「人們要先放開五感,實際感受大海的存在,接著產生興趣,願意認真聽進海洋的知識,聽完後進一步產生感動,才會更積極關心保育。」

洄遊吧創辦人黃紋綺形容,這是一場潛移默化的生態課程。

漁村變民宿村 但海洋子女從未遺忘

這堂課的教室位於花蓮七星潭,雖然名字裡有個「潭」字,但七星潭其實面對著太平洋,八十年前狀似北斗七星的「真・七星潭」則被填平蓋了空軍基地

當時不得已遷徙的遺民們為紀念故鄉,決定把七星潭(Malongayangay)一名帶來原先叫作月牙灣(Cikatingan)的海灘上,如今成為目前最為人所知的稱呼。

在七星潭逐漸取代月牙灣的年歲裡,台北人黃紋綺經常來海邊陪家中長輩,又被同樣住花蓮的表親們帶去上山下海,過暑假就像參加一場自然夏令營。

接著她上大學讀海洋、碩士讀管理,人們逐漸遺忘月牙灣,小漁村也成了民宿村,原先居民賴以為生的「定置漁場」現今僅剩三家業者仍在經營;其中一名頭家便是黃紋綺的親戚,而她沒有忘記外婆的月牙灣。

定置漁場其實離七星潭岸邊非常近,卻極少被真正納入旅客視野中。記者/許詩愷攝影
定置漁場其實離七星潭岸邊非常近,卻極少被真正納入旅客視野中。記者/許詩愷攝影

「想要回花蓮創業,其實最剛開始的動機是不甘心,不甘心被說『搞保育的』活不下去。」黃紋綺的學歷很漂亮,七、八年時間都在國立中山大學研究海洋,也曾為學術計劃出國考察歐美港都,研究生涯未減弱她對環境的關注力道,甚至越發強烈,想著該如何結合所學與理念。

但「搞保育」的確無法發大財,漁業是比農業更封閉、極度倚賴地緣關係的世界。黃紋綺也形容,台灣是一座只有海鮮文化,卻沒有海洋文化的島嶼。

面對這些困難,她決定反其道而行,以「海鮮」引起顧客對「海洋」的興趣。

她決定 用海鮮喚起對海洋文化的認同

黃紋綺觀察到,台灣人普遍嗜魚又喊不出魚名,對海洋的認識止步於玩水,「這樣太可惜了。」她多想讓大家都享受到自己回憶中與海共生的快樂,於是洄遊吧的服務分為三大類型:美食、平台與體驗。

他們架設網購通路出售七星潭海域撈捕鮮魚,附上產地履歷與烹飪教學、生態保育文宣,產品皆以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編製的「台灣海鮮選擇指南」為標準進行篩選,僅提供綠燈(建議食用)魚種,排除有生存危機、體型過小、尚未性成熟的個體,營利歸營利,捍衛保育核心價值仍絲毫不得馬虎。

體驗則包含漁業知識課程、淨灘,以及一定人數提前預約才可成團的出航導覽。

黃紋綺說,她與海洋的情感源自童年生活,但七星潭旅客來來去去,若要讓客人留下風景以外的印象,必須為他們創造「情感連結」。

讓遊客親眼看著漁船在近海工作,甚至將漁獲拖曳上岸,不久後即刻變成料理端上桌,享用前還先上了一場食魚課程,接著接觸在地文史與環保議題。用樂趣勾引遊客,喚醒他們的情感,最後轉變為對七星潭的關注。

採訪當天,國立東華大學學生剛好來訪,他們一邊觸碰著鰹魚「大體老師」,一邊比對螢幕...
採訪當天,國立東華大學學生剛好來訪,他們一邊觸碰著鰹魚「大體老師」,一邊比對螢幕上介紹的魚類特徵。記者/許詩愷攝影

「我們的淨灘也不是單純帶著大家撿垃圾,是一場『地理』體驗。」黃紋綺強調,海洋不只有美景、美食值得人探索,其實每段海岸都有其特色,它的好與壞都必須被看見,她希望能進一步為海岸勾勒出更多元的風貌。

例如七星潭是知名風景區,海灘垃圾以塑料、菸蒂為大宗。洄遊吧帶領學員淨灘時,會一併講解垃圾來源,解析它們為何出現在此。將「思想」灌入這場「行動」中,最後再清洗可再利用的安全回收物,放進手工肥皂裡當裝飾品,讓參與者有成就感。

返鄉青年勇闖漁業世界 翻轉高齡化與觀光化

如此營運逾三年,合作夥伴從親戚擴展到整個七星潭地區,東昌、朝金、嘉豐三家漁場共五組定置網,再加上數十位漁工。洄遊吧的年輕人們已在高齡化漁村裡扎根,一切看似順利,過程可沒那麼簡單美好。

「定置漁法」的特色是守株待兔,先任憑洄游中的魚群自己游入網中,漁民再收網捕獲,這早在日治時期便常見於台灣近海。而一整組漁網還可細分成垣網、運動網、箱網等部位,每張網子的孔洞設計、作用不同,尚未成熟的魚甚至可直接鑽洞離開,因此比當今主流的「拖網漁法」更富保育概念。

至於一組漁網則需十六人看顧,八人駕著重量在二十至五十噸的CT3漁船出海,由船上最老江湖的漁撈長負責觀察海流與魚群,掌控收網時機;岸上另外八人負責補網、修機具、整理漁獲,一但漁船收網,他們便要衝上木筏將魚群拖曳至岸邊,再開著推土機接手運貨。

簡單來說,這是極需經驗的手工業,漁工們個個是職人。

當海上收網時,漁工們必須衝刺駕著膠筏前去接應,再運回岸上用推土機整理。記者/許詩...
當海上收網時,漁工們必須衝刺駕著膠筏前去接應,再運回岸上用推土機整理。記者/許詩愷攝影

七星潭以「海天一線」美景和一片灰白色的礫石灘聞名,漁工們使用的推土機雖然突兀,卻...
七星潭以「海天一線」美景和一片灰白色的礫石灘聞名,漁工們使用的推土機雖然突兀,卻提醒人們這裡仍然是個漁村。記者/許詩愷攝影

「剛決定要回七星潭創業時,家人親戚全都勸我不要傻了。」即使親戚在地經營漁公司,黃紋綺仍花了超過半年時間,天天清晨六點前抵達海邊觀察漁工作業,抱著《臺灣常見經濟性水產動植物圖鑑》出入漁獲倉庫,勤做筆記又勇於發問,才終於讓自己的舅舅承認她的決心,打進職人們的世界。

但問題還沒結束,剛開始向漁民進貨時,她硬著頭皮向對方提及保育需求,搬出資料要求「這隻還沒長大、這種抓太多了,不能賣。」當然換來一陣白眼。

幸好返鄉青年鍥而不捨的覺悟逐漸被眾人看見,漁民自知定置漁法宛如夕陽產業,一輩子與海共生的他們也最明瞭海洋生了病,非改變不可了。於是開始主動幫忙篩選魚貨,有些人成為洄遊吧的課程講者,或在海上協助定置漁網的觀察行程。

黃紋綺分享,她舅舅原本面對訪客,一句話都不敢講,手寫了十幾張A4講稿帶導覽,活動開始前還先灌 啤酒壓壓驚;現在已能充滿自信的隨口分享捕魚故事,一同接受媒體採訪也不害羞。

只在七星潭還不夠 台灣人都應學習與海共生

夢想終於起了頭,黃紋綺仍在自問,雖然已把海鮮融入成教育的一環,下一步該如何繼續擴大外界認識海洋的管道?

於是在2017年,洄遊吧與統一超商好鄰居文教基金會開始合作,對方直接安排花蓮當地的7-ELEVEN門市與洄遊吧共同設計「漁人藏寶圖」和「小小魚達人」兩項專案,也派遣區經理、數十名店長一起研擬活動及受訓,協助洄遊吧串連在地商家,完成跨業合作。

遊客們拿著「漁人藏寶圖」造訪七星潭魚市場、柴魚博物館、四八高地等景點,再回到遊客中心蓋章後,便可到附近門市兌換飲料,目標是讓旅客認識當地歷史,在保育海洋的同時也復興漁村文化,範圍橫跨在地60間商店、4間7-ELEVEN與多家住宿、飲食業者。

洄遊吧的教室就在七星潭岸邊,學員參加課程們不只學習海和魚的故事,還可以從陽台上一...
洄遊吧的教室就在七星潭岸邊,學員參加課程們不只學習海和魚的故事,還可以從陽台上一邊認識漁網模型,一邊眺望遠方正在作業的漁船。記者/許詩愷攝影

「小小魚達人」則前往花蓮市區多家7-ELEVEN門市,講師們帶領孩童在店內尋找以海鮮製造的產品,再進一步介紹這些魚種的生態與特徵,以互動邀請親子了解食魚教育、永續海洋的重要性;今年好鄰居文教基金會更加碼支持洄遊吧,預計將活動移師至台北舉行,提倡「給孩子吃魚,不如讓他們識魚。」

除了各項實體合作外,好鄰居文教基金會也推出「青年深根計畫」輔導花蓮、苗栗返鄉青年進行地方創生,並邀請紀錄片工作者拍攝他們的獨特故事。其中《一起洄遊吧》一片入圍第四屆台北金鵰微電影展共七項獎項,最終奪得優等影片、永續類優等諸多殊榮。

不計一切分享這份心情 就是她們實踐愛海的方式

洄遊吧目前正職成員共四人,除了黃紋綺擅長管理,還包含教育背景出身、擅長插畫的夥伴,至於上述提到的各項活動文宣,也都委託出身花蓮的青年們負責設計。

從七星潭到花蓮市溝仔尾、壽豐鄉、太巴塱,近年花蓮社區營造蓬勃發展,再加上花蓮出生的網路紅人阿翰及黃大謙,新生代饒舌歌手莫宰羊等人皆把故鄉融入創作中。花蓮正吹起一股新氣象,這陣風不從太平洋吹來,而是在此成長,又從外地帶回養分的青年,自行建構出一條返鄉產業鍊。

目前洄遊吧也接下了花蓮市「海是生活節」主辦資格,將在花蓮境內多個漁港、商港舉辦活動,提倡海洋文化的多元性,現場也不忘提供七星潭捕撈的魚貨,並交給「支持環境友善」理念的在地餐廳煮成料理。

黃紋綺還有更遙遠的目標。

在日本本州、四國、九州三個大島之間有片瀨戶內海,當地海洋居民們和外來藝術家合作,每三年一次舉辦為期半年的「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節」,對藝文有興趣的參加者必須搭著遊艇周遊列小島,連帶在參訪過程中融入了島嶼生活。

就像七星潭不是潭,洄遊吧也不是真正的酒吧,黃紋綺期望將洄遊吧經營成一個平台,「能讓大家在這裡自由談論海,串聯起不同面向的人。」透過洄遊吧引領遊客接觸海洋,聚集花蓮有志之士一同培育在地生命力,最後創造出專屬於台灣的海洋文化。

洄遊吧即使腳步已穩,搞食魚教育、海洋保育導覽仍不是個發大財的好方法,問黃紋綺為何敢把夢做得如此巨大,她止不住雀躍的說:「就像我很喜歡海洋,希望大家不要再害怕親近它,唯有當人們都學會愛上海洋之時,我們才會開始真正保護它。」

定置漁網在海面下的結構其實非常複雜,約50%魚兒會先游入第一張「運動網」中盡情游...
定置漁網在海面下的結構其實非常複雜,約50%魚兒會先游入第一張「運動網」中盡情游泳,真正再進入箱網中被捕獲的數量約30%,效率雖低,卻相對具有保育觀念,是傳統漁民們「與海共生」的一門技藝。記者/許詩愷攝影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當人們愛上海洋之時 才會真正開始重視它

2020-06-22

荒野旅人 告別式為參加者捐款 給生態的最後禮物

2020-06-18

簡毓群:海上的批判之眼

2020-06-09

陳盡川:剩下的生命留給海洋

2020-06-01

坂本龍一:當森林崩壞 文明也滅亡 種更多樹吧 !!

2020-05-13

無塑俠客林敬峰:喜歡山林和動物,畫畫是對抗的劍

2020-05-11

劉紹華(下)— 在安全之地,不能停止說

2020-03-30

劉紹華(上)— 看穿疾病裡的歧視與汙名

2020-03-30

食物設計師和她的最佳牛主角 Romie18

2020-03-25

擘畫山林 經理人洪士琪種台灣限定

2020-03-12

樹己樹人「換肝之父」陳肇隆 播下一片樹海

2020-03-12

台灣第一風女人 — 吳詩渝

2020-03-09

國國(上)-你不認識文國士

2020-03-07

國國(下)-還懂得懊悔,就有機會變好

2020-03-07

農田裡的 AI 勘災大軍

2020-03-06

死亡清掃人:我們掃的不只是血跡

2020-02-24

愛「雞」成癡楊環靜 她讓長者看見母雞的力量

2020-02-21

拓展視野 願景工程推出多元精采內容

2020-02-21

熱門文章

荒野旅人 告別式為參加者捐款 給生態的最後禮物

2020-06-18

當人們愛上海洋之時 才會真正開始重視它

2020-06-22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