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觀點新世代 觀點新世代
塔利班(Taliban)二次奪下阿富汗政權,令阿富汗人心惶惶。圖/The Kabultimes

塔利班(Taliban)二次奪下阿富汗政權,令阿富汗人心惶惶。圖/The Kabultimes

阿富汗人的母國被塔利班強暴 人們卻指責阿富汗人不反抗

小編報告:今年17歲的阿富汗青年貝無雙(Benazir),六歲成了難民。她跟著父母、五個弟妹一起流亡到伊朗,又被遣返回國。幾經波折才進入希臘難民營;今日仍在等待希臘政府的庇護。

貝無雙生於亂世,長期受制於國際情勢,她很想透過文字為阿富汗人爭一口氣,進而以第一人稱完成這篇文章。台灣的難民人權倡議者江易安協助編輯此文,並翻譯成中文。

這些日子,我經常聽到人們質問:「為何阿富汗人民不反抗塔利班?」

「塔利班不流血開城!神速拿下喀布爾!」外國媒體指出,塔利班進城以前,大批阿富汗人早已繳械,帶著黃金逃離國家。

這並非事實

儘管我們的中央政府叛逃,許多阿富汗人仍挺身反抗。 一直以來,我們都在對抗霸權的入侵。

▌推薦閱讀>>恐怖組織、殘暴權謀絕不等於阿富汗——與阿富汗人為友的所見所聞

自古以來,阿富汗就是世界列強角逐權力的戰場。

偉大的帝國如馬其頓王國、蒙古帝國、蒙兀兒帝國、伊朗的薩非王朝、大英帝國、蘇聯共和國以及美國,都在我們的土地上留下血腥的足跡。阿富汗已經第二次落入塔利班的手中!

自從1839年第一次英阿戰爭開打,阿富汗就不見盡頭地流淌著鮮血和淚水。圖/AFP
自從1839年第一次英阿戰爭開打,阿富汗就不見盡頭地流淌著鮮血和淚水。圖/AFP

自從1839年第一次英阿戰爭開打,這片備受揉躪的土地就不見盡頭地流淌著鮮血和淚水,英國、蘇聯和美國相繼侵略我們的土地。阿富汗可能是世上唯一遭三個世界強權接續攻佔的國家!

一個世紀以來,阿富汗人民既不能與外國勢力談和,也不能與國內權貴談判,可說是內外交逼。

長期戰亂下,衍生了許多社會問題,例如人口販子誘拐和販賣兒童,予以性剝削。貧困百姓受盡羞辱與凌虐!

部分阿富汗人只想自救,他們靠不義之財積攢財產,透過綁架、勒索名人取得贖金。

政治腐敗是阿富汗的關鍵問題

阿富汗政府有多腐敗?在阿富汗最艱困的時刻,你可以看見,國家元首拋棄了他的人民。許多人沒動力為國家奮戰,因為他們拋頭顱灑熱血,卻換來一個腐敗的政權。我們的政府早已為塔利班再次上台鋪好了路。

這些貪腐的政客有如白蟻,寄生在政府之中,啃食我們的國家,藉著戰爭和苦難得利,把握一切機會奪取權力。

有些人跟我辯稱,塔利班的統治依然得到人民支持。
為什麼呢?

因為前政府無法根除腐敗,它的敗壞導致國家貧窮、城鄉差距拉大,以及明顯的發展不均衡。惡性循環下又更加深中央的腐敗。人們只好相信,塔利班的嚴刑峻法,至少能維護治安。

我不接受這樣的假設。 因我見識到塔利班對女權的剝奪,他們綁架並強迫婦女和女童作為性奴;女孩被禁止上學,婦女被禁止工作。婦女在公眾場合必須穿上遮掩全身的罩袍,還被規定要有男性親屬陪同才能外出。女人在這個國家將不復存在,女人只是俎上肉。

婦女和孩童是塔利班統治之下受害最深的族群。圖/The Globe and Mai...
婦女和孩童是塔利班統治之下受害最深的族群。圖/The Globe and Mail

此外,塔利班相信殺死什葉派信徒、尤其是哈扎拉族的菁英,會為他們贏得天堂上豐厚的回報。

信仰什葉派的哈札拉民族,是塔利班的屠殺對象。圖/Hazara Internati...
信仰什葉派的哈札拉民族,是塔利班的屠殺對象。圖/Hazara International

塔利班的目標是殺死所有什葉派信徒。哈扎拉人大多信仰什葉派。一些塔吉克人、普什圖人和烏茲別克人也信仰什葉派。

部分民族或許可以謊稱他們信仰遜尼派,逃避迫害;哈扎拉人卻無法隱藏自己的身份認同,因為他們長著一雙特殊的「杏眼」,使得塔利班一眼就能辨認出哈扎拉人。

百姓根本無法捍衛自己

生長在一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阿富汗人變得無力又無助。

今日塔利班逼迫一個孩子成為自殺炸彈客,明日再用槍砲轟炸鄰居的小孩……。人們自身難保,又該如何放眼大局、保家衛國呢?

我無法言盡受害者放棄抵抗的理由。是塔利班強暴了我的母國,我們要指責的對象當然是加害者,而不是受害者。

▌推薦閱讀>>看見「難民」標籤背後的真實生命

今日的塔利班,有如昨日的伊斯蘭國。他們將殺戮當作家常便飯。

儘管塔利班與伊斯蘭國視彼此為寇讎,他們殘酷的本質其實一模一樣。

阿富汗人的苦難無法像去年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Perry Floyd)之死那樣得到全世界的關注。對此我深感遺憾。畢竟,我們不是出生在美國那樣安全的國家。

在塔利班攻佔阿富汗之前,我無法想像自己有如此深刻的愛國情懷。

從我知道政客將我的國家賣給屠夫的那一刻起,我的存在本身就充滿劇痛。

我好像失去了生命中的重要他人,我不知道還能在何處覓得平靜,我永遠無法忘懷喪失母國的痛苦。

親愛的母國,您的不孝子非常便宜地將您賤賣了。這樣的背叛令我們感到羞恥。

【作者簡介】

貝無雙(Benazir)是一個來自阿富汗的17歲少女,她於前年(2019年)與譯者江易安在希臘薩摩斯島(Samos)結識,兩人至今保持密切聯絡。

Benazir在波斯語的意思是「獨一無二」,確實人如其名,她喜歡防身術,熱衷於提倡女權,以及推廣教育。貝無雙屬於阿富汗最受迫害的哈札拉族,在她6歲那年,雙親帶著她和5個弟妹逃到了伊朗。

她在伊朗的11年期間接受了大約8年的教育,但是她從未擁有安穩的生活,好幾次被伊朗警察遣返母國,卻又一再逃離阿富汗。

為了追尋理想與自由,貝無雙於前年逃至土耳其,接著3次冒險渡海來到希臘薩摩斯島,再轉送到現在居住的菲利皮亞塔(Phillippiada)難民營。現在她克服萬難,在難民營中教孩子英文,同時等待希臘政府核准她與家人的庇護申請。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