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觀點新世代 觀點新世代
台灣政客對塔利班(Taliban)所知有限,卻藉此炒作國族情緒,消費阿富汗人的苦難。圖/取自uk.news.yahoo.com

台灣政客對塔利班(Taliban)所知有限,卻藉此炒作國族情緒,消費阿富汗人的苦難。圖/取自uk.news.yahoo.com

由阿富汗「反觀台灣」前,多少人真正了解塔利班?

阿富汗為何被塔利班攻陷?塔利班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

這幾天我看到許多新聞報導用「神學士」作為Taliban的翻譯,並把塔利班攻佔阿富汗描述成一場「聖戰」,聲稱塔利班控制阿富汗的目的是建立「純淨的伊斯蘭教國家」。

至於阿富汗被塔利班攻陷的原因,台灣的政客和媒體多歸咎於阿富汗政府的貪腐,或者是美國的背叛,然而這是極度片面的說法,根本不了解阿富汗。因此許多「阿富汗專家」講不到幾句就接到「反觀台灣」,然後無厘頭地把台灣比作阿富汗——國民黨人士把阿富汗戰爭比作台海戰爭,批評民進黨的親美政策會落得「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民進黨人士則把阿富汗政府軍比作國民黨,形容阿富汗政府軍落荒而逃有如國民黨從中國撤退來台的樣子。

台灣政客表面上分析阿富汗的局勢,實際是為了鋪陳他們要說的「反觀臺灣」,炒作國族情緒,攻擊不同黨派,再藉機宣傳自己黨派的治國之道,根本是在消費阿富汗人的苦難。

到底誰是塔利班?塔利班為何攻下阿富汗?讓阿富汗人說給我們聽。

我線上採訪一位阿富汗籍朋友哈米德(Hamid),請他說明塔利班崛起的歷史、文化和國際脈絡。哈米德深諳阿富汗政治,還曾與塔利班交涉,目前他在希臘的國際難民組織擔任翻譯員。

▍塔利班是什麼樣的組織?

哈米德說:「媒體都說塔利班是伊斯蘭教聖戰組織,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與《可蘭經》的教誨背道而馳,根據伊斯蘭的教義來看,他們完全稱不上是穆斯林,這些人可能也不認為自己是穆斯林。」

我驚訝地問:「但是塔利班設立宗教學校,發送古蘭經給每位追隨者耶!」

哈米德回答:「那是因為塔利班招募的對象大多是沒受過教育的穆斯林,塔利班發送古蘭經好收買民心,塔利班只是以宗教的名義,號召無依無靠的人為他們奪權。」

他接著解釋,1989年蘇聯自阿富汗撤離後,阿富汗陷入內戰,戰爭剝奪了人民受教育的機會。目不識丁、走投無路的窮困飢民成為塔利班鎖定的招募對象,他們到農村提供這些民眾糧食、住宿、教育和軍事訓練,這些人便是塔利班主要的組成份子。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也大力資助塔利班,扶植其壯大。

再者,塔利班不只用封閉激進的方式演繹《可蘭經》,灌輸追隨者侵略擴張的思想,哈米德說:「打壓女權也是塔利班的主要政策。他們把女人鎖入家中,為的是讓她們遠離社會、變得無知,淪為增加兵力的生產工具。」

▍塔利班又是如何崛起?

哈米德表示:「被迫散居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普什圖人一直都希望能夠打破邊界、再次統...
哈米德表示:「被迫散居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普什圖人一直都希望能夠打破邊界、再次統一。」圖/作者提供

阿富汗部族之間的衝突、鄰國以及世界列強都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

19世紀英國在南亞的勢力不斷向北擴張,1893年英國征服阿富汗的普什圖族(Pashtun),接著劃下杜蘭線(Durand Line)作為阿富汗和英屬印度的分界線(即當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國界)。杜蘭線迫使阿富汗把東南部廣大的普什圖族家園一半都割讓給英國——這是英國刻意而為,他們故意將普什圖人劃分在兩個國家的邊界,目的是拆散並瓦解普什圖族人的勢力。

同時,英國在制定出杜蘭線後向阿富汗承諾,100年後(1993年)會將這塊強迫割讓的領土歸還阿富汗。

20世紀中葉,英國殖民地紛紛獨立,在1947這年,英國退出南亞,臨走前還埋下地域導火線——在阿富汗與印度之間建立了巴基斯坦這個新國家,其領土包括協定應當於1993年歸還阿富汗的土地,整整佔了巴基斯坦一半的土地面積。

巴基斯坦當局不願意歸還阿富汗領土,然而哈米德表示:「被迫散居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普什圖人一直都希望能夠打破邊界、再次統一。」

在阿富汗處於內戰之時,也是巴基斯坦依約該歸還阿富汗土地的時刻,塔利班崛起了。

成員有一半是普什圖人的巴基斯坦情報局(ISI)扶植阿富汗東南方境內的普什圖族成立塔利班,作為受巴基斯坦控制的傀儡政權。

哈米德說:「巴基斯坦情報局鼓勵塔利班極盡可能地製造混亂和開闢戰場,讓阿富汗成為一個衰弱的國家,方便他們控制阿富汗的政治,以及奪取黃金、礦產、鴉片和水資源。巴基斯坦情報局自始至終都在資助塔利班的恐怖行動,這也是為什麼阿富汗人民近期發起 #制裁巴基斯坦(#SanctionPakistan)的網路標籤運動。」

▍那麼阿富汗的下一步會怎麼走?

塔利班上台後承諾不會重返20年前的高壓統治,我問哈米德:「你覺得可能嗎?」 哈米德秒回:「絕對不可能!我向你保證!」

「因為塔利班的野心是統治全世界。不過現在國際社會都在向塔利班喊話:『只要阿富汗人民不支持你當政,我們不會支持你成立新政府。』各國在阿富汗的大使館紛紛關閉,只有巴基斯坦和伊朗的大使館還開著;這兩個國家承認塔利班政權,因為他們從支持塔利班獲利。」

塔利班一貫的血腥專制也讓阿富汗人無法忍受。哈米德說:「老一輩經歷過塔利班的殘酷統治,心中留下難以平復的創傷;年輕一代更加沒有心理準備見識如此極端的恐怖,他們無法不畏懼;現在被迫躲進家中的年輕女孩,則沒有心理準備身處在如此封建的社會。」

塔利班捲土重來,年輕人特別的憂慮,哈米德說:「許多老一輩的領袖擔心的是自己的地位,年輕一代思考的則是自己的未來;他們即使吃不飽也要受教育,因為教育代表的是希望,年輕人期盼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哈扎拉人(Hazara)的母親甚至常常處罰小孩不用功就不准吃飯!」身為哈扎拉人的哈米德說完便哈哈大笑。

他接著說:「當塔利班正式接管阿富汗,人民會對他們宣戰。」

我問:「但是阿富汗的政府軍不是已經落跑了嗎?你們哪來的軍隊?」

哈米德回:「政府軍完全不能信任,在20年前受教育的那一代會為人民戰鬥。」

而目前政治家艾哈邁德.馬蘇德(Ahmad Massoud)已經在北部潘傑希爾谷地(Panjshir,波斯語意思為五隻獅子)召集了人馬,組成民兵聯盟與塔利班對戰。

艾哈邁德.馬蘇德是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之子,他的父親是阿富汗抵抗蘇聯的民族英雄,也是出名的反塔利班戰士,有「潘傑希爾之獅」的封號,阿富汗人民把復國的希望寄托在艾哈邁德.馬蘇德身上。

左為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右為艾哈邁德...
左為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右為艾哈邁德.馬蘇德(Ahmad Massoud),父子兩人皆為出名的反塔利班戰士。圖/取自Getty Image

昨日我與一名阿富汗籍學生帕拉維茲(Parviz)通訊時,我問他有沒有什麼訊息希望代為傳達給大眾,帕拉維茲馬上說:「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之子艾哈邁德.馬蘇德沒有逃跑!他想為我們奪回阿富汗!」

阿富汗副總統阿姆魯拉.沙雷(Amrullah Saleh)同樣與艾哈邁德.馬蘇德堅守在潘傑希爾峽谷,他前天在推特發文宣示:「我永遠、永遠、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向塔利班恐怖分子低頭,我永遠不會背叛我的英雄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我不會讓數百萬聽我說話的人失望,我永遠不會與塔利班同在一個屋簷下,絕不!」

可見阿富汗並沒有如美國總統拜登所言「不為自己而戰」,我所認識的阿富汗男男女女幾乎都有堅強的戰鬥意志,許多人置生死於度外。

一名阿富汗哈扎拉族的學生莫太瑟(Morteza)曾經告訴我:「我們一直在和像成吉思汗 這般最強大的征服者爭鬥,但是迄今仍沒有任何人能夠奪下我們的土地,就連現在的塔利班都還無法奪走我們所有的土地。」

今年19歲的莫太瑟其大願是成為阿富汗的領導人並使國家強盛,他與許多阿富汗的年輕人一樣,對知識、真理、自由、平等以及和平有著強烈的渴望。他們被迫流亡到海外,但也把握離開家園的機會去拓展自己的視野和追求教育。

作者認識的阿富汗青年。中間坐著這位,是立志成為阿富汗領導人的莫太瑟(Mortez...
作者認識的阿富汗青年。中間坐著這位,是立志成為阿富汗領導人的莫太瑟(Morteza)。圖/作者提供

我不曉得堅守在阿富汗的沙雷與艾馬蘇德是否能擊敗塔利班,恢復阿富汗的社會秩序,不過我知道這群遠到西方世界求生的阿富汗年輕人,有一朝一日會回國重建他們的家園。

我想像這群阿富汗的年輕人有一天能帶領他們的人民超越戰爭、軍閥和聖戰的心態,以啟迪民智的方式在未來建立新的阿富汗。

本文轉載自《我與難民的逐夢奇緣 The Greek Starry Sky》。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