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大疫之下 大疫之下
TT打完第二劑國產疫苗的自拍。 圖/ TT 提供

TT打完第二劑國產疫苗的自拍。 圖/ TT 提供

我是國產疫苗的志願白老鼠--我想成為有用的「好數據」

編按:

口譯及筆譯工作者TT自願當了國產疫苗的人體受試者。她寫下她的想法,在疫情蔓延時,她用自身的統計學知識消減一般人對疫苗副作用常有的莫名恐懼。

她說:「面對恐懼的方法,就是全盤的了解。」她也說:「身為統計人,當我們擁有成為『有用數據』的覺悟時,副作用,即便是死亡,也是一種『讓之後的醫療朝更好方向前進』的『好數據』。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逾35歲的她想說,這是她個人的經驗,不代表所有人的反應跟她一樣。但這個資料中的「一個案例」提供了面對未知的思考紋理。

此外,她說:「我這篇只是想表達『我為何願意做人體實驗』, 希望大家不要誤會成我是為了證明『國產疫苗很安全,你看我打都沒事唷~』」

感謝TT的勇氣,這是此時台灣正需要的--希望與勇氣,以及更多疫苗!

看到國內疫情漸漸嚴峻起來,我有些想法要說--我是高端國產疫苗,第二批實驗組。

我已經在4月26日完成密集觀察期,接下來進入五個月的長時間觀察。

去年,衛福部在號召國產疫苗意願者時,我沒多想立刻填了自願名單報名了。今年二月,醫院連絡我參與實驗時,我的家人氣得問我為什麼要參加這麼危險的實驗!是不是為了錢?巴拉巴拉的...。

是的,當我說起我自願當疫苗白老鼠時,很多朋友也是不敢相信我竟然敢以身試險。

「副作用怎麼辦?」

「萬一因為不良反應而救不回來,死了怎麼辦?」

「天啊!妳真是勇者。」

這段期間,我都聽多了,我也只是笑笑的說:「沒事。」

先說明我本身的專業。我現在雖然是中日譯者/配音員。但我大學時的本科系其實是「統計系」,成績則是全年級的前五名。統計這門學科,在各行各業都能使用得上。尤其在醫療方面更是需要,因此對於實驗報告、數據分析,雖然現在已經很久沒使用,但大範圍的程度及理論我還算清楚。

因此,在去年疫情剛開始,光是看些許數據、再加上眾人的恐慌渲染,讓我覺得事情非常不妙。友人輕鬆地說:「妳為何要這麼擔心?」,那時我已經開始搜尋與疫情相關的各種數據和學術報告。

面對恐懼的方法,就是全盤的了解。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認為這句話使用在這裡非常恰當。

我不只天天聽指揮中心的記者會報告、還查詢了學術最新資料(英文的)、甚至連開會影片都看。也因為我有生物統計的基礎,資料上的數據我大多都看得懂。再加上日本311時曾被台灣媒體的聳動報導洗禮過,早已不再看各家媒體的加油添醋新聞,我看一些網路上的二手評論(包含傳說中能跟病毒溝通的身心靈文章),但絕不會把這些說法當成一手消息或正確訊息。一切資訊都以學術數據、專家提供的一手資料為主。

漸漸地,眾人越來越恐慌,而我卻越來越冷靜。

當我已經冷靜下來後,思考著自己能做些什麼?除了安撫緊張的家人、冷靜分析資訊給慌張的人、每天勤洗手、噴酒精、戴口罩、以及祈禱之外...我究竟還能做什麼?

此時我看到衛福部的號召,想到自己本身有生物統計的基礎,非常了解在實驗中需要何種數據;因此就報名了。

副作用?

學過醫療生物統計的人都知道,能夠做人體實驗的疫苗,均已通過動物實驗,風險相對地低,所以才敢開始做人體實驗。

是的,每種療法、每種疫苗絕對都有副作用,只是根據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呈現出來的狀況強弱也不同。

然而從數據上顯示出來的成效,是絕對騙不了人的!至少在台灣的騙不了人。另外,身為統計人,當我們擁有成為「有用數據」的覺悟時,副作用、即便是死亡,也是一種「讓之後的醫療朝更好方向前進」的「好數據」。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

人類與病毒的戰爭,從古至今一直都處於劣勢;至今為止,人類戰勝的病毒只有天花病毒,而且還是花了至少3000年以上,最後靠著牛痘疫苗解決掉的。其他病毒,我們一直都是與之共存。

台灣過了一年的平行世界,確實如當初所預料的,延後了疫情變嚴峻的時間,等待疫苗出現。現今有進口的疫苗,之後還會有國產疫苗。

「疫苗有副作用,很可怕。」

前面那句不假,每種治療方法都會有副作用,但可不可怕,而是要看副作用產生的機率。

當嚴重副作用產生的機率只有如被雷打到般的小,就不用妄想擁有平凡體質的自己會這麼輕易被雷打到。

所謂不平凡體質指的是特殊血型啦、家族特殊病史啦、特殊病例啦...等等的。如果都沒有的話,對副作用的「可怕」想像,只是一種自己嚇自己的恐懼。

***

高端疫苗兩劑打完後,已經過了一個半月,這款疫苗的副作用真的相對的低很多。低到我都懷疑我是對照組,打的是安慰劑XD但經過醫生確認其反應,應該是疫苗沒錯。

副作用有多低?

第一劑打完,只有第一天體溫稍微高一些,約37.1度,但第二天就降下來;腸胃蠕動比較明顯...而已。

第二劑打完,體溫高了三天,約37度上下,打完當天腸胃蠕動非常明顯,還會一直放屁XDDDD

打完第二劑後,過了一個月的第二次回診及抽血。 圖/ TT提供
打完第二劑後,過了一個月的第二次回診及抽血。 圖/ TT提供
我曾一度扁桃腺腫脹,但不到痛的程度,就只是腫腫的,吃喝完全不影響。對我來說,這些症狀都比平常感冒還要輕N百倍。

如果不是要自我觀察,我幾乎根本不會知道這些是副作用。啊,其實我也很常扁桃腺腫,所以就算沒打疫苗我也覺得只是普通受涼,有點過敏而已。

打完到現在我都跟平常一樣,沒什麼太大的病痛。但我絕不會說,我都只有這樣,其他人應該沒問題的這種話。畢竟人體實驗還是得看該人體的體質、生活習慣、飲食習慣等等。

這些副作用只屬於我個人的反應,這支疫苗的狀況如何,我還得看之後高端所提出的數據。

我只是提供數據的其中一份子,但這讓我感到無比光榮。

***

最近翻譯時,翻到一句話:「任何的死亡都是有意義的。」

反正人橫豎都是要死,我願意讓我的死亡,成為這世上最有意義的數據。當有這樣的覺悟後,對於當白老鼠的下場(?)是什麼,我也不在意了。

這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支持哪個政黨。在病毒面前,這些根本沒有意義。

怕不怕副作用、怕不怕死?

怕。

但,我為何仍然願意參與疫苗人體測試?

因為,我有成為一組有意義數據的覺悟。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