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大疫之下 大疫之下
需要街友的職缺來自都市底層產業鏈,先有廟宇帶來人潮,接著衍生出市集,菜市場提供原料、夜市進行加工。街友們就像流水線上的小齒輪,靠著這些勞動條件極低的零工求生。記者許詩愷/攝影

需要街友的職缺來自都市底層產業鏈,先有廟宇帶來人潮,接著衍生出市集,菜市場提供原料、夜市進行加工。街友們就像流水線上的小齒輪,靠著這些勞動條件極低的零工求生。記者許詩愷/攝影

林立青:疾病不會挑人,但會優先攻擊社會底層

編按:上週起台北市萬華區發生社區感染,因區域特性,民眾再度把防疫矛頭指向街友、孤老等都市底層階級。

去年願景工程於清明連假期間,推出《比抗疫更艱難的街友求生記》新聞專題,向讀者介紹街友的防疫現況,以及他們在疫情期間越發困難的生活處境。

今天我們獲工人作家林立青同意轉載《疫情之下能做的事情》一文,希望終止歧視,並對防疫觀念達成正向改變。

這次疫情爆發,到處都成為重災區,在我看來,疾病不會挑人,但會找到這個社會最弱的點進行攻擊,最包容弱勢的區域會先成為傳播口,又因為這些地方容易被攻擊,難以有足夠的聲量,所以會被汙名的最慘。

像是街友,但我們只要想一想,能出國還當什麼街友,感染源不大可能是從他們身上來的,但因為環境、空間和隱私性,他們會最先受抨擊,畢竟好罵,生活沒有隱私,資訊接受的較慢

一般人可以躲在家裡面甩蠢,但他們會全部曝光,畢竟太好拍攝了,鏡頭照過去就隨時可以說成故事,也隨時可以吸引人注意。

當然這之中不乏完全不受秩序者,可是哪個人身邊沒有呢?你老闆或你的員工可能就是隨時白目的存在,更不用說多少人連叫自己家人都叫不動了。

疫情下,最弱勢者也是最受影響的,三級防疫封閉的廟宇、圖書館、運動中心、地下街和公有商圈,這些對於台灣有家可歸的人來說只是娛樂空間,但對年老的性工作者和街友來說,是生活重要的場域。

躲太陽、看書報甚至擦澡清潔,這些地方也是無家者和經濟弱勢者取得飲用水的重要來源,現在全沒水可以喝了,甚至廁所也封閉了大半,這必定會影響他們的生活,連同便利超商慢慢的封閉內用區域,這也是他們避暑的空間,現在能去的地方更少了。

早在2003年SARS期間,創世基金會前秘書長郭慧明、時任北市社會局局長顧燕翎等...
早在2003年SARS期間,創世基金會前秘書長郭慧明、時任北市社會局局長顧燕翎等專家都曾呼籲,街友並非社區傳染的唯一途徑,各界不應向街友投射過度恐慌。記者許詩愷/攝影

我過去是戶外工作者,這些平常對外開放的空間對我們來說是福音,比捷運等重大建設都還能夠讓我們有感,例如三溫飲水機,可以夏天給冰水,冬天給熱水,沖泡些飲料泡麵。

現在這些全沒了,沒取水點,沒有乾淨的廁所,沒有可以沖熱飲和泡麵的地方,昨天一個朋友告訴我,他看到年老的女性悄悄走到旁邊垃圾桶裡快速撿起一個口罩,戴上後走入便利超商,買一罐水和一個麵包出來,離開。

看這種事情發生,會覺得很痛苦,很無奈,依據往例,接下來一週以後,各地的社工就會開始忙亂,紓困最快也要半個月以後,這個周末就會開始有人求助,發現生活開始遇到困難,或陷入恐慌,有錢的到超市亂買一通,因為自己害怕,卻不想坐以待斃,覺得要做些什麼,感覺家裡有點物資會安心很多。

可是大家不是沒有物資,也不是沒有錢,只是不知道該捐到哪裡去,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是一個捐款怕被浪費的時代,人性總是要先確定自己安全,才有餘力可以幫助他人

所以我特別珍惜還能夠找方法的人,珍惜他們,這是需要領導力的時候,現在沒有辦法繼續供餐,我們更需要有人可以送物資,送餐,要盤點最弱勢的單位以及需求。

進去車站內上廁所、喝水都需要配戴口罩,因此街友阿義認真保管自己的防疫物資。記者許...
進去車站內上廁所、喝水都需要配戴口罩,因此街友阿義認真保管自己的防疫物資。記者許詩愷/攝影

所以如果你的生活可以過得去,你存款足夠,工作不會受到影響,您可以捐給方荷生里長,他是中正萬華這個重災區最重要的物資供應站和中央廚房,也收蔬菜生鮮。他會做成便當送給需要的居家長者,也正在募集物資包,送至每個需要的家庭,請參考「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

如果你買了很多物資,那可以整理一下,我相信大家和我都一樣有過買一堆用不到的存糧,像是泡麵罐頭,尤其可能買到的自己不會優先吃的,你可以做成食物包,捐給「台灣社區實踐協會」、「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他們可以做成食物包,送給需要的人

你也可以自己做成食物包,可以參考安德烈食物銀行,或者方里長的食物包配比,這是多年來最有用的比例:

1.泡麵三袋共15包,或麵條15把,或蘋果麵包5包

2.魚或者肉罐頭3罐

3.即開即食的八寶粥6罐

4.沖泡的飲料或燕麥2袋

5.土豆麵筋3罐

6.肉鬆或魚鬆1罐

7.小包裝保久乳1組6罐

8.蘇打餅乾或無調味餅乾3罐

9.食物調理包3包

這大概是大家冷靜下來以後可以做的事情,你也可以用這個標準來儲備,或者幫身邊被隔離的朋友備妥食物包,不要亂買,超過的數量也可以捐出。

你也可以把多買的酒精口罩捐出,我已經有朋友捐出消毒噴霧,這是居家照服員、送餐的志工、照顧及輔導的第一線社工最需要的物資。萬華社福中心的楚社工正在大量的收集,發送給各組織。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你也可以買便利商店的商品卡,商品卡可以讓各社工在發放時擁有彈性,等於指定消費地點的貨幣,便利商店到處都有,也可以避免群聚,提供受贈者選擇,也讓他們不會感覺到恐懼和被拋棄。

商品卡其實就是另類現金,多半是以小面額一張100元為主,發送時讓社工同時給予口罩、衛教,與其說是發商品卡,不如說這是建立聯繫的管道,用商品卡建立與弱勢者之間的連結,並且同時給予幫助,目前無家者休憩據點「重修舊好」正在想辦法募集,等著連同口罩和噴霧一起送出。

疫情讓人忙亂,我的作法是冷靜下來,只看記者會,少看即時新聞,少看政治評論,把時間用在聯繫和幫忙上,這是我能選擇,也能做的事情。

延伸閱讀:

林立青《Facebook原文》

願景工程《比抗疫更艱難的街友求生記》

「就算我住在街上,也不想得肺炎啊。」一位街友說,他不想去害到一般人,人們不想靠近...
「就算我住在街上,也不想得肺炎啊。」一位街友說,他不想去害到一般人,人們不想靠近他,這樣的生活剛好符合了社交距離。記者許詩愷/攝影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