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觀點新世代 觀點新世代
瑞典連鎖超市 ICA 與荷蘭蔬果供應商 Nature & More 攜手,以雷射的方式取代蔬果上的標籤貼紙。圖片來源/Nature & More

瑞典連鎖超市 ICA 與荷蘭蔬果供應商 Nature & More 攜手,以雷射的方式取代蔬果上的標籤貼紙。圖片來源/Nature & More

再生塑料製展架、雷射取代蔬果標籤—看通路創新減塑行動

一次性塑膠對環境造成嚴重破壞是大家都不陌生的問題,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oundation)2019 年統計,全球每年生產超過 3 億 3 千萬公噸的塑膠,有 75% 最終成為塑膠垃圾,無法回收再利用,且有 1/3 直接進入自然環境中,造成永久性的塑膠污染。

有鑑於此,近幾年來,從民間組織、企業到政府,皆吹起減塑的號角,而大眾更將目光聚焦在生活中常常接觸到的餐廳、便利商店等零售通路,期待這些企業採取永續行動。調查指出,消費者越來越傾向光顧實踐環保永續概念的店家。

進一步檢視零售通路的減塑行動,根據綠色和平組織《2020 台灣零售通路企業減塑評比報告》指出,台灣 5 間大型通路光是自有產品的一次性塑膠提供量至少就有 22 億 6828 萬件,零售通路對於拋棄式塑膠的使用量逐年增加,相對於減塑的應對則著力太少。

通路全面減塑並不容易。圖片來源:Muhammad Asysyahiid on U...
通路全面減塑並不容易。圖片來源:Muhammad Asysyahiid on Unsplash

許多零售通路的確想朝著減塑的目標前進,但牽涉到供應鏈的配合和消費者的購物習慣,讓減塑執行起來困難重重。以討論度最高的生鮮蔬果為例,並不是所有品項都適合裸賣,像細嫩的葉菜類蔬果若少了包裝,容易因水分流失而降低新鮮度,一旦賣相觀感不佳,造成滯銷便成為通路的耗損,間接形成食物的浪費。

有些通路選擇完全去除蔬果包裝,將它們陳列在開放式的冷層櫃,並搭配噴霧設備,不時以此為蔬果降溫,維持新鮮度。這樣的做法雖然減去了包裝,但也會造成用電量增加與碳排放提升的副作用。

除了裸賣蔬果外,也有通路嘗試以環保包材包裝商品。例如,台灣蔬食通路「里仁」選用可堆肥生質袋包裝表皮細嫩的瓜果、及容易水分流失的葉菜。但是台灣目前尚未有可堆肥生質袋的回收機制,里仁便邀請消費者回收用畢的包材,統一集中送至合作的堆肥場,製成種樹用肥料。

不過,上述的回收流程需要建立完善的回收機制、與堆肥場合作制定對應的配套措施,也需消費者願意改變購物習慣,要徹底落實並非易事。

雖然通路減塑挑戰多,但仍有不少通路在不同層面、運用不同的方式突破減塑遇到的種種難題。

行動一:從自身做起,盡量減少塑膠使用量

奇夢籽社計以再生塑料製作商品展架。圖片來源/Huemon 粉絲專頁
奇夢籽社計以再生塑料製作商品展架。圖片來源/Huemon 粉絲專頁
以新北市的無包裝商店「Unpackaged.U」為例,主要販售米、豆、零食等乾糧,店內便以密封罐盛裝產品、防止食物受到汙染,並鼓勵消費者自備容器盛裝所需分量,將塑膠的使用量降至最低。

而生鮮超市「安永鮮物」,則從商品展示架著手減塑,他們選用奇夢籽社計的輕型展架——不但完全由再生塑料製成,更具備輕便、易組裝、可重複使用等特性,能依照需求變更不同陳列方式,取代生命週期較短的商用展示架。

行動二:轉彎思考,不用塑膠的創新提案

在台灣,里仁提出「乾式設計」提案,將難以去除塑膠包材的洗髮精與潤髮乳,改為可使用無塑料瓶罐盛裝的洗、潤髮皂。

在國外,瑞典連鎖超市 ICA 則與荷蘭蔬果供應商 Nature & More 攜手合作,以雷射的方式取代酪梨和地瓜上的標籤貼紙,以減少塑料生成與二氧化碳排放量。

行動三:聯合消費者,向塑膠袋說 bye bye

面對消費者,時常會遇到民眾忘記自備購物袋,而必須向通路購買塑膠袋的情形。在澳洲便有多家通路發起「出借購物袋」運動,由民間組織「Boomerang Bags」將回收布料製成購物袋,並分配到合作通路中,供忘記自備購物袋的民眾使用、當下次購物時再歸還,相當便利。如今這套服務已遍及全球超過 900 個社區,顯示出該模式之成功。

澳洲通路商與民間組織 Boomerang Bags 發起「出借購物袋」行動。圖片...
澳洲通路商與民間組織 Boomerang Bags 發起「出借購物袋」行動。圖片來源/Boomerang Bags 粉絲專頁

​當超市、超商和量販店成為主要的採購場域,通路商如何回應減塑風潮便相當重要。目前已有不少通路商開始採取行動,但在這條路上仍有許多困難待解,有賴企業持續研擬方案、展現減塑決心;消費者則從自身做起,支持並響應通路的減塑行動,才能一起邁向更永續的未來。

本文轉載自社企流網站讀者投書,更多社會創新創業資訊請上社企流。

相關文章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