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橋斷了,然後呢? — 剖析橋檢制度困境

2020-02-21 17:08:53願景工程、政大新聞合作計畫 李昕芸、林莉庭、許容瑄、張庭瑀、薛人豪

橋檢人員終日在橋內工作,不僅須穿戴完整安全配備,也僅能憑藉手電筒的亮光,於黑暗的...
橋檢人員終日在橋內工作,不僅須穿戴完整安全配備,也僅能憑藉手電筒的亮光,於黑暗的箱梁內行進。 林莉庭/攝影

民國 108 年宜蘭南方澳斷橋事件造成六名外籍漁工死亡,不僅喚起社會大眾對橋梁安全的重視,也讓橋檢人員的專業能力被用民代及媒體放大檢視。

人會自己治癒,但橋不會。」高公局北分局工務科副工程司梁立忠說,假如橋檢人員是醫生,橋就是無法形容傷痛的病人,只能仰賴完善的檢測制度,和橋檢人員長年累積的經驗,才能找出病症。然而,此刻我們所面對的,卻是醫生嚴重不足的困境;越是探究橋檢制度,越發現橋檢人力不足,以及培訓品質參差不齊的隱憂。

高公局工程人員更直言,政府重視興工剪綵勝於保養維護,對安全檢測的資源投入嚴重不足,才會出現如今的橋梁管理漏洞,甚至上演一名工程師要管理上百座橋的窘境。當時間不停敲響斷橋的警鈴,橋檢人員與制度能否及時發出警告,防止意外再次上演?

穿梭於橋梁內外的身影:橋檢人員的日常

身穿反光背心,頭戴安全帽,橋檢人員於五股楊梅高架道路橋(以下簡稱五楊高架)55K處下車。在呼嘯而過的車流中,小心翼翼地循著一旁的橋檢通道緩步而下,後鑽進寬僅半米的橋洞,進入橋的「肚子」裡,打開手電筒,開始一天的檢測工作。

橋檢人員須彎下身軀,鑽過狹小的橋洞,才得以進入橋梁內部。 薛人豪/攝影
橋檢人員須彎下身軀,鑽過狹小的橋洞,才得以進入橋梁內部。 薛人豪/攝影

「沒進來不知道吧?橋裡面是空心的。」交通部高速公路局北分局中壢工務段副工程司蕭澄清,領著我們踏入五楊高架的箱梁內。在手電筒光照下,只見箱梁兩側都是鋼板,中央則是一道道高度及膝,由加勁板(註 1)構成的檻,路長得看不見盡頭。才走不到30米的距離我們已氣喘吁吁;然而每日在約六層樓高的五楊高架爬上爬下,卻是橋檢人員再熟悉不過的日常。蕭澄清笑著說,這已是較輕鬆的路段,他們更常面對的,是沒有橋檢通道,只能靠高空車進行檢測的橋梁。

(註 1):為了加強構件抵抗變形的能力,並保證局部穩定所設置的板狀物件。

部分橋齡較高的橋梁並沒有橋檢通道,橋檢人員只能仰賴高空車進行檢測。 圖/高公局北...
部分橋齡較高的橋梁並沒有橋檢通道,橋檢人員只能仰賴高空車進行檢測。 圖/高公局北分局關西工務段工程司郭凱文

「那個(高空車)搖搖晃晃的,從上面把你吊下去,底下沒有東西在支撐,一不小心就會摔下去。」高公局北分局關西工務段工程司郭凱文回憶起高空作業的驚險,臉上掛著無奈的笑。高空車的重心不穩,使得橋檢人員每次出勤都像在走鋼索,但為確保能檢測到每一座橋梁,他們仍得硬著頭皮,用各種方法到達橋梁內部。「除了這種上上下下的不方便,還會面對很多毒蛇猛獸,比如說箱梁裡面會住蛇。」高公局北分局工務科副工程司梁立忠也道出橋檢人員工作的危險性。

橋檢流程繁瑣 分級檢測提升效率

橋檢工作不僅十分辛苦、危險,橋檢人員也須依循相當繁複的作業流程。自民國 103 年起,高公局運用「全生命週期橋梁管理系統」(Life-Cycle Cost BridgeManagement System,LCBMS)(註 2)進行檢測,共有 18 個檢查項目,從「伸縮縫」、「橋面板」等小構件,到「橋墩基礎」、「大梁」等,橋檢人員都需拍照記錄。

(註 2)該系統詳細記錄各橋梁資料,並透過橋檢人員標註劣化或需維修的部分,作為之後維護的依據。

橋檢人員以iPad作為載具,點進APP後需輸入基本資料外,還得在欲檢測的橋梁旁自...
橋檢人員以iPad作為載具,點進APP後需輸入基本資料外,還得在欲檢測的橋梁旁自拍,方能開始檢查。 許容瑄/攝影

針對橋梁劣化的部分,橋檢人員需標記損壞位置及範圍、填寫 DER & U(註 3),並依照經驗列出建議的維修工法。「以前是劣化壞掉才要記,現在即使是好的,你也要拍照。」拓緯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工程師張育雅說,即使他已有八年檢測經驗,但工作時仍絲毫不敢馬虎,一座一公里長的橋,就得花上一天做檢測。

(註 3)檢測員評估橋梁的準則。針對劣化嚴重程度(Degree)做評估,同時亦評估劣化範圍(Extend),考慮劣化對整體橋梁結構安全性之影響(Relevancy)及劣化構件維修的急迫性(Urgency),以理論模式計算橋梁之狀況指標與優選排列等指標。

然而,目前橋檢作業仰賴「目視法」,遭媒體及社會大眾質疑是否導致檢測不全。事實上,交通部在 107 年新編《公路橋梁檢測及補強規範》中標明,「定期檢測」、「特別檢測」僅需以目視法檢查,若仍有疑慮,才需使用儀器「詳細檢測」。主辦橋檢教育訓練課程的中華顧問工程司博士蔡欣局解釋,目視法相較儀器檢測更加快速且易實施,透過分級建立檢測的先後程序,在橋檢人員初步發掘問題後,再進一步以儀器詳細檢測,具體找出問題所在。

資料來源:《公路橋梁檢測及補強規範》 製表:張庭瑀
資料來源:《公路橋梁檢測及補強規範》 製表:張庭瑀

橋檢人力荒 一人管百橋

不過,橋檢流程從來都不被社會所知。「因為比較重視的還是興工,大家都喜歡剪綵,我們橋梁顧得好好的,沒有人管他,他認為橋好好的是應該的啊。」梁立忠無奈地表示,南方澳事件讓社會關注橋梁安全,卻未細想現有橋檢人員不足,及背後制度的缺漏。

「醫生不夠,病人很多。」中央大學橋梁與軌道工程中心執行委員王仲宇以「看病過程」形容橋檢工作。第一線的橋檢人員負責觀察、找出橋梁的傷口,進一步測量紀錄,如同醫院裡的護士;後端的橋檢工程司則擔任醫生角色,在收到紀錄之後分析相關數據,並決定維修方法及材料。然而,因公部門經費不足、人力縮編,每位「醫生」的病人數遠超出負荷。

以高公局副工程司蕭澄清為例,他名下管理的橋梁多達 195 條,橋墩更超過兩千座,光是七大本橋檢報告書的厚度,就比成年男性兩隻手臂展開還長。由於公部門人力緊縮,中壢工務段所有橋檢工作都由蕭澄清,和兩位外包橋檢人員包辦;其他工程段也面臨同樣的人力緊縮問題。以高公局北分局底下共五個工務段為例,每個段都只有一名工程司,平均要管理的橋梁卻多達 155 座,還要在三年內完成所有檢測報告。

「我算過,以(樓地板)面積來算,平均一個人大概管十棟 101 大樓。」梁立忠指出,人力吃緊加上橋梁增加過快,雖養護經費逐年上調,但在無法增加員額情況下,只能將檢測外包廠商,再交由對應的工程司負責分析管理。

不只公部門缺人,就連外包廠商也面臨同樣窘境。拓緯經理侯棒如無奈表示,橋檢人員薪水不低,但工作量大且考驗體力,許多應徵者都還沒談到錢,就失去興趣。不僅中老年工作者不願接,年輕人也不願就職,「找人比監工還累。」侯棒如擔憂未來恐面臨人力斷層。

需要檢測的橋梁越來越多,但橋檢人力卻青黃不接,該怎麼提升橋檢品質?

法律規範缺細則 人員培訓不同調

除了人力吃緊,影響橋檢品質的另一隱憂,則是規範不清的人員培訓制度。蔡欣局指出,台灣尚未建立規劃橋檢訓練的專職單位,恐導致課程品質參差不齊。目前課程培訓完結的發證機關為高速公路局、公路總局、運研所及地方政府,上述四處發證機關,則會分別委託中華顧問工程司等機構設計橋檢課程,因此從內容規畫、主題和講師人選等,也會因機構而異。

資料來源:《交通部公路橋梁檢測人員資格與培訓要點總說明》 製表:張庭瑀
資料來源:《交通部公路橋梁檢測人員資格與培訓要點總說明》 製表:張庭瑀

根據《交通部公路橋梁檢測人員資格與培訓要點總說明》規範,橋檢人員培訓分初訓及回訓。初訓為基礎課程,通過並取得結業證書者,每四年應回訓參與進階課程。蔡欣局提到,美國光初訓就長達兩週,國內初訓卻僅安排一、兩天,且受過初訓便具有檢測資格,並未明確區別人員能力,「以整個課程的制度,我是覺得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資料整理:許容瑄、薛人豪 製表:張庭瑀
資料整理:許容瑄、薛人豪 製表:張庭瑀

然而,除了實地檢測負擔繁重外,報告書的撰寫與整理也是一大工程。蔡欣局解釋無法拉長培訓時間的原因,「老實說要一個人抽出一整個禮拜出來培訓,可能他已經在上班了,你規劃一個禮拜(的課程),他可能來兩天,中間又要處理公務。」他說明,大部分橋檢人員工作量大,很難空出完整的時間進行詳細的規劃與訓練,因此在課程設計上只能想辦法變化形式,以增加課程範圍與加深內容為主要目標。

王仲宇則從學術角度提出建議的解決辦法,「(橋梁)診斷環環相扣,所以我一直說需要國家及技術中心來去發展技術。」他表示,政府應設立國家級的橋梁中心,內部附設培訓單位,橋檢人員需定期進入中心受訓,且發證也需嚴格把關,以盡量確保橋檢人員的能力均等,橋檢品質才得以穩定成長。

興工不再重於養護? 新版規範待考驗

橋檢人員的教育訓練缺乏統一管理單位,檢測過程中須共同依循的規範又未臻完備。這些缺失,直到南方澳斷橋事件才被攤在陽光下。

「所有政策、花了錢的都放在興建這部分,因為這個政績,長官可以拿到,他可以享受這個榮耀,後續的維護管理(是一般大眾)看不到的。」台灣世曦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前總經理王炤烈犀利指出,養護及檢測單位不受重視,是當前橋檢制度存有的一大隱憂。

當政府大多重視興建工程,檢測作業因缺乏相關資源挹注而無法落實,橋檢人員僅能持續在...
當政府大多重視興建工程,檢測作業因缺乏相關資源挹注而無法落實,橋檢人員僅能持續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林莉庭/攝影

不過交通部已於 108 年底修正《新版公路橋梁檢測及補強規範》,明定橋梁設計者須提供維護管理計畫,翻轉過往橋梁「設計歸設計,養護歸養護」的模式;未來興建橋梁的同時,也得落實養護作業,確保用橋安全。

南方澳斷橋事件讓社會各界看出法規缺漏,也終於促使政府著手修法。然而,現階段橋檢訓練有待改善,且檢測人員數量不足,仍是考驗台灣橋梁安全的難關。蕭澄清在言談間曾笑說,「橋哪有看完的一天」;乍聽似是玩笑,卻不經意凸顯橋檢人員負擔之重。

一座座新橋又落成、通車了。媒體上曝光的,永遠是官員風光剪綵的畫面,卻很少人願意關注,我們究竟投注多麼匱乏的資源在安全維護上。在熙來攘往的車流下,於無人照見的橋梁黑暗箱涵中,還有一群人默默以手電筒的微光,為每一座橋的安全把關,並等待社會給他們更多重視。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我們一起坐在這裡的理由:台北車站移工群像

2020-05-22

比抗疫更艱難的街友求生記

2020-04-23

病毒來襲,囤貨之必要 荷蘭人自制「停止倉鼠行為!!」

2020-03-16

是歧視口罩?還是歧視亞洲人?

2020-03-12

外勞怎麼都在直播?— 在直播的世界裡,還有聲音

2020-03-09

不被看見的乖小孩:那些被忽略的障礙者手足

2020-03-05

後記— 從外勞直播看疫情裡的移工處境

2020-02-29

不願讓你吸二手菸 但我無處可去

2020-02-24

拓展視野 願景工程推出多元精采內容

2020-02-21

橋斷了,然後呢? — 剖析橋檢制度困境

2020-02-21

移動的身體(上)-美國免費診所的移地觀察

2020-02-21

移動的身體(下) 從美國經驗回望台灣 如何善待失聯移工的健康

2020-02-21

熱門文章

我們一起坐在這裡的理由:台北車站移工群像

2020-05-22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