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願景工程 農業隱形大軍 田園裡的黑工
阿成在越南河靜老家時的專長是修電器。來到台灣後,他被分配到一家燒玻璃工廠,眼看可能連七千美元仲介費都還不起,選擇到農村投靠老鄉。偏鄉什麼專業都缺,像阿成能當工人、修車修電器,又能種田最吃香。 記者鐘聖雄/攝影

阿成在越南河靜老家時的專長是修電器。來到台灣後,他被分配到一家燒玻璃工廠,眼看可能連七千美元仲介費都還不起,選擇到農村投靠老鄉。偏鄉什麼專業都缺,像阿成能當工人、修車修電器,又能種田最吃香。 記者鐘聖雄/攝影

小黃運將變失聯移工密友 協助自首「過三關」

有別於一般的計程車司機,阿琴(化名)有非常高比率的乘客,是對台灣人生地不熟的失聯移工。這些移工為了躲避追捕,通常會避免在陌生環境逗留;點對點之間的移動,就得仰賴信得過的司機幫忙載送,一來可免行蹤、身分暴露,二來也避免被壞心的司機坑錢。

阿琴出身農村,她覺得這些非法移工解決不少農村問題,機緣巧合成了許多移工的指定司機。她自豪地說,自己的社交通訊軟體聯絡人名單裡,有超過八百名失聯移工,他們都是她的熟客兼朋友。

她透露,其實不管合法非法,多數台灣移工都受仲介控制,非法農業外勞也不例外。既是地下產業,什麼地方有工作機會,自然就成了仲介眼中寶貴的資訊,不會免費告訴尋工的非法移工。阿琴說:「有些敢抽的,介紹一份工作就跟你收八千一萬,不敢的就兩三千。我是比較好,就聽說哪裡有需要人,就幫忙介紹。」祕密是,農村裡只要有門路又能掌握情報,膽子大些,不管誰也能當起地下仲介。

除此之外,移工們也會依照季節變化,主動從農閒區移動到農忙區掙錢。

農委會的合法派遣移工還沒辦法解決跨區問題,非法的移工們早就建立起更有彈性的解決方案。而阿琴在好多年前,就已經是這個解決方案的一環。

阿琴表示,非法移工會選擇自首返鄉,不外乎家裡出事、想回老家結婚,或者覺得錢已掙夠,不想再躲藏過日子。有時候,她就是那個載送移工到警察局的人。她在路上總要讓移工「過三關」,她會問:「房子買了沒?車子買了沒?錢都存夠了沒?有夠了,我才載你去自首喔!」

看更多報導:隱形農業大軍

相關文章

More
TOP